基于中国的全球GP与LP服务平台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雄关漫道从头越:FOF Weekly 2021新年致信

母基金周刊
更新 January 01, 2021 来源: FOF Weekly


多舛艰难的2020年即将进入最后一夜。古今中外,每个国家、行业、企业和个人的前途及命运,在任何历史性的宏大叙事中,都是危机与机遇并存,推陈与出新并行。


陈能杰


现任《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兼CEO,商业思想类畅销书《新商业图景》作者。曾任和君集团合伙人,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





未有大变局

 

“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

李鸿章曾在两个奏折中提到“数千年未有之变局”。第一封奏折写于1872年同治十一年,第二封奏折写于1875年光绪元年。其时,清廷在两次鸦片战争中均败北,首都北京遭到八国联军入侵,又因太平天国内乱和沙俄趁火打劫而元气大伤,中国签订了《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瑷珲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都是中国在过去的几千年未见的变局。

国际秩序要变。从一个东亚称雄的帝国到面向全球,从已知世界中的绝对龙头到只是全球地区一极;从以中华帝国为至高核心的藩属朝贡体系,到互相平起平坐甚至后来沦为低人一等的、弱肉强食的现代民族国家丛林;

经济基础要变。中国几千年来基本一直都是传统的农业社会,政府面对的经济问题主要是农耕问题。如今面对全球的工业、商业经济的冲击,整个经济基础面临完全颠覆;

国家体制要变。过去中国的体制对内是基于农业社会下的“大一统”帝国制度,对外是基于较为封闭的东亚文化圈的朝贡体系。现在前者经济基础面临完全改变,后者面对西方的坚船利炮和现代民族国家思想冲击完全解体,原有的政治体制和相关政策与现行状况不匹配;

认知思想要变。传统的中国社会,知识结构以道德文章和经世济国学问为主,自然科学方面主要为实用技术为主。现代科学知识体系的理学、工学、经济学、生物学、医学完全没有,突然间这些原来几乎没有的学问变成了世界主流的学问,原来的知识结构和学术思想已经更不上时代的发展;

文化价值观要变。西方文化和思想的强烈冲击,使得自身原有的颇为自信的价值观被原来看不起的西方价值观大大颠覆了,道德理念、信仰和价值观面临巨大改变。

总之,整个国家面临全方位完全的改变。而这个改变,在历史上几乎无法找到任何经验,如何吸收西方的东西,如何改造自己原有体系,改造过程中可能有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作为晚清最富争议的人物,李中堂把准了历史的脉搏,但未能扼住国运的咽喉。晚清兴办洋务以来,此后百余年,整个国家,一代又一代人都卷入巨变的洪流之中。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内忧外患接踵而来,不仅面临军事和经济领域落后带来的挑战,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也面临推倒重来的危机。在列强侵略和现代化的历史背景下,急剧的新陈代谢,促使中国旧的社会结构由脱榫走向解体,但旧邦新造的道路却依旧曲折而漫长。

走近新千年第二个十年的尾声,世界又面临新的变局:全球化进程遭遇逆流;新技术、新产业革命催生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深刻变化,经济格局“南升北降”,与此同时,全球金融危机深陷,疫情下的恐慌和衰退加速、大国博弈驶进未知水域……世界,仿佛再一次进入“无锚之境”,何去何从?

 “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速度之快前所未有,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陈代谢和激烈竞争前所未有,全球治理体系与国际形势变化的不适应、不对称前所未有。”习近平主席用三个“前所未有”,形容进入21世纪后的国际格局变化。“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主席这一重大论断,深刻揭示了世界新的时代特征。国际格局变化背后,交织着两股巨大力量: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全球化进入新阶段。

中国成为最大自变量。近年来,中国综合国力发展之快、世界影响之大同样百年未有。中国,正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伴生着百年未有之不确定性和百年未有之机遇。20世纪是美国主导的世纪。美国从兴起到衰落的百年轮回周期,是贯穿世界百年的主轴。中国的成长,在一定程度上也印照了西方世界和美国全球化体系的没落。概括地说,“百年未见之大变局”就是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正在走向终结,而中国或者东方新兴国家正在崛起,东西方的力量和财富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双方力量出现了日趋均衡的局面。 “百年未见之大变局”在很大程度上是指这种当今世界此消彼涨的大势。

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直言:21世纪上半叶的世界历史重点将是关于中国。”从晚清面临“三千余年一大变局”,百年来从高处坠地、落后挨打,到重新回到世界舞台中央,作为发展引擎带领全球进入新时期。

回到我们所处的私募股权行业,20201230日,行业服务龙头企业,也是我们的股东清科创业在港股上市,他们曾伴随中国私募股权行业过去20年从无到有成长,经历了行业最蓬勃、野蛮生长的20年。但从2018年开始,随着资管新规、行业洗牌、金融开放加速、资本市场和技术割裂等新的变化,行业开始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时代,从求数量、求速度向求质量、求精细化耕耘演变。以清科上市为标志性事件,行业开始面临新的“未有之变局”。

在面临“未有变局”,如何在临“危”寻“机”:变乱交织中,重重挑战下,实现发展赶超,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开创发展新范式的历史机遇?

首先要“重建自信”。

从国家的角度从李鸿章时期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到孙中山先生开启的“三民主义”的民国,再到1949年毛泽东带领共产党建立新中国,解决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国家独立的问题,邓小平改革开放40年解决中国发展起来的问题。一直都在补课或者“摸着石头过河”。到了现在,中央反复讲“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背后是因为正面临完全未知、没有对标的的新时代,新格局。

从行业角度,我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年在“理论自信”的构建上,做了探索,针对行业提出了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并做了一系列的理论阐述和传播:希望对行业面对新的形势和未来20年的发展,提供理论支撑:

《软实力,中国投资机构的最大“命门”》

《中国投资机构迈入“软实力”时代》

以此为主题举办了今年9月在中国母基金峰会和榜单。

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圆满举办!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100榜单公布

发布了《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报告

其次要重建秩序。

从国家层面,一方面从长期看,中美两大经济体要脱钩。以前中美是一个全球化体系中的垂直分工关系,在一条船上,在此基础上维持总体稳定。现在随着贸易战、科技战的爆发,世界将出现两个并行的资本、科研体系,中美关系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一条船变成两条船、甚至是两个船队。我们要顺势而为,自力更生,推动“内循环”;另一方面从地缘政治角度,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泛亚共同体,建立“外循环”。 

从行业角度,一方面投资机构要积极“双币化”,能更好布局覆盖两个资本和科技市场;另一方面积极探索在中国特色金融和创新体系下的投资新范式。

《临界生长的力量:母基金周刊2020新年致信》

变局激荡、秩序重塑。站在新时代的关口,如何选择,怎样行动,关乎国运,关乎未来。


伟大的转折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

19351月红军强渡乌江,攻占遵义。115日至17日,在这里召开了中国革命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遵义会议”,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25日,在一个叫“鸡鸣三省”(川贵云)的村庄,博古把军事指挥权正式移交给毛泽东。

刚开始红军计划经娄山关北上四川,和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会合,攻打四川土城,没料到川军十分能打,红军折兵数千,败下阵来。毛泽东当机力断,决定放弃和张国焘会合的这一长征初始目标,回贵州攻打战斗力薄弱的黔军。这是长征途中的最重大的战略转折。黔军企图凭娄山关天险力阻红军,会合川军、滇军和中央军聚歼红军于云贵川交界处。彭德怀亲自带兵以急行军在226日下午抢占娄山关,接着几天,又在娄山关周围歼敌二个师,取得了自从惨败湘江,损失一半人马以来的长征途上的第一个大胜利。

226日下午,毛泽东策马经过娄山关,写出了词章 《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娄山关战役是长征途中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遵义会议后的第一个大胜利。从今而后,红军改变了以往的被动挨打局面,在战略上转入主动的态势。

此前,由于受“左倾冒险主义”影响,红军节节败退。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红军在战略指导上彻底放弃了消极防御的路线,转而实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指导方针,即着眼打破强敌的围追堵截,寓战略防御于战役进攻之中,以战役攻势争取战略防御主动。从消极到积极,一改之前“处处受制于敌”“走也走不动,打也打不好”的被动处境,红军就像获得了新的生命。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找到了前进的正确方向,探索出了革命发展的正确道路,是使我军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

我们公司发展到2020年,也面临市场行情下行,竞争格局突变,个别同行“不讲武德”,特别是公司过去从媒体开始创业,历经三年,逐步成长为投资行业服务平台,三年的“媒体-社群-服务”的规划走完,其中历程并非线性,充满了曲折。新的三年要走向何方?怎么走?

我发现,面临内外部的转折,无论是方向如何,快速发展或是业务受阻,背后隐藏的都是人的问题,人由共识而凝结成组织,从而朝着共同的方向发力。

首先,我们认识到创新是为了人类发展,由人推动的,而投资行业通过资本配置推动这件事情;其次,在我们所处的资产管理和私募股权的行业,人是竞争的胜负手。要通过“统一战线”最大限度的整合行业人才,为我所用;再次,通过治理结构,组织架构的调整,确定第一决策人,优化合伙人议事规则,提高决策和执行效率;最后,通过建立人才标准、价值评估,聚焦个体意义和成长,最大程度的激活个体,释放能力。

具体可见《联合的力量:投资行业胜负手》

找到影响胜负手的关键人,遵循统战路线,联合一切力量,相信人的能动性,就能面对任何的转折。


奥德赛之旅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岛,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希腊诗人卡瓦菲斯

前段时间读到梁宁在《一个产品经理的奥德赛之旅》讲到这个故事,印象很深。

2800年前,伟大的诗人荷马在史诗《奥德赛》讲述了特洛伊战争结束后,英雄奥德修斯(木马计构思者)回家途中,因激怒海神波塞冬,遭遇海难全军覆没,奥德修斯虽因机智和勇敢逃过一劫;但波塞冬余怒未消,使奥德修斯找不到回家的航线在大海上漂流十年。这十年的漂流,奥德修斯遇到了各种情况:

在最志得意满的时刻被打翻在地,在好不容易喘口气的时候又陷入危机;神一样的对手(他的对手真的是神——海神波塞冬),猪一样的队友(他的队友也确实被变成了猪),他遇到女神,也下到冥府(也就是咱们的地狱),在地狱(也就是一切的尽头)遇到了各种人的亡灵——率领他们去特洛伊打仗的王阿伽门农的亡灵,和最著名的英雄阿基里斯的亡灵,和这些人交谈后,奥德修斯确认了自己的命运。最后,历经所有的困难,奥德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就是著名的伊萨卡岛。著名的诗句“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岛,愿你的道路漫长”就是讲这段奥德赛之旅。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段奥德赛之旅。在这场漂泊中,我们也会遇到奥德修斯曾遇到的一切希望、失望、打击与诱惑,会在这个漂泊的某个时间点,像奥德修斯一样,看到自己的命运,看到自己的国然后我们就会成年了所谓的成年,不是18岁法定成年, 也不是30而立,而是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从此不再漂泊。你会牢牢地守住自己的国,不管它是一张书桌,一条渔船,一个车库,还是一颗果树;你为它负起长期责任,不管大小,它就是你的世界,你的王国;你不再漂泊,而是专注于建设自己的世界,这才是成年在那之前,只要你依然在漂泊、依然在寻觅、内心依然不能确定“这里就是我的世界”,不论年龄多大,你都还在奥德赛时期。

梁宁在分享中提到,在“奥德赛之旅”的漂泊中,拥有三个能力,这样才能更好的走“奥德赛之旅”,从小白变成国王,拥有自己的王国。

判断能力,设计你的评估系统,练习对自己负责。在这场漫长的奥德赛之旅里,你会一直向前,一直遇到新的人,你需要不断修正、升级你的评估模型;知道自己听从和依赖的到底是什么,你才能真的在这场旅行中成长,这才是对自己负责,你才有可能对更大一点的范围负责。

增长能力,设计你的增长系统。如何通过正确的劳动,持续做出正确的决定,完成自己的第一个增长闭环,开始享受被动增长——就是在这个闭环里持续劳动,持续耕耘,持续收庄稼。还是你会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做决定的能力,走出自己的演化之路,冲破天花板,完成台阶的跨越。

关系能力,建设你的共同体。进入关系从什么时间开始?从冲突开始。很多人怕冲突,很多人回避冲突,很多人看到冲突就停止。冲突才是关系的开始。冲突从形式来讲,核心是两个:“指责”与“内疚”,原因都来自于上一个阶段的理想化预期。指责,是指责对方没有做到自己的预期。内疚,是内疚自己没能达到对方的预期。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你看到的所有的问题,本质上其实都是差距。问题这个词,给人的负面感和否定感太强。但差距这个词,才是真实的面对客观事实:大家一起看看,能做点什么。大家一起面对差距,评估差距,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这就是成长,大家是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整合——因为一起成长的,所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的关系,才是亲密的关系。整合完毕,大家不害怕露出短板被嫌弃,才会进入协同创作阶段。比如一起去冒险、一起做一件事情,一起去创业。

2020年,我个人也正好“北漂”第10年,也是我的“奥德赛之旅”。从二线城市的本科毕业,来到北京,工作上从第一份工作的广告营销,到管理咨询和资本,再到自己创业,从一个职场小白到一个还不够称职的CEO通过阅读和工作实践,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判断能力,学会对自己负责;通过能力的积累、突破和工作投入,不断提升增长能力,建立增长系统;通过亲密关系的挫折和工作中管理,不断理解冲突,磕磕碰碰的学会处理关系。

最重要的事,我找到了我的“国”——就是我目前我所在的团队和事业,是我愿意为之负责和专注建设的世界。

奥德赛时期是人生的必经阶段,没有人可以不经历漂泊与探索就进入稳定。希望每个人能不断的提升自己,更好的面对漂泊,面对失望,面对冲突,走好你的奥德赛之旅,找到自己的国。

我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被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面对时代的大变局,面对事业的大转折,面对人生的奥德赛之旅,我们可以把握行业,带领公司,完善自我,穿越一路的“至暗时刻”,找到人生的“国”。

根据我的同学、好兄弟蔡振国在他的《2021年投资策略——乘势而行,大哉壮哉》中提到了易学的逻辑:2021年是辛丑牛年,是繁荣的起点,是厚积薄发、大哉壮哉的一年,是从“且看且行”到“大胆前行”的一年,是从“持盾而行”到“弃盾急行”的一年。 2021年的年度汉字是“奘”,凡大而壮者为奘。

我也相信,2020年即将翻篇“从头越”,迎来的2021年是“大哉壮哉”一年。

最后摘选一段现代诗人海子的《祖国(或以梦为马)》,与大家共勉。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生命的“火”,藉此得度一生的变局、转折和旅途以及茫茫黑夜,顺祝大家在新的一年皆得所愿,家人安康。


陈能杰

2021年1月1日凌晨于西双版纳湄公河畔



推荐阅读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批子基金-华映(南京)成功落地运营
昆明高新区与中科院创投设立100亿元生物技术产业投资基金
普洛斯日本和欧洲两支物流收益基金完成新一轮募集
公司创投惊喜过后意难平:北京中关村公司型创投税收政策的失与得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雄关漫道从头越:FOF Weekly 2021新年致信

母基金周刊 更新 January 01, 2021 来源: FOF Weekly


多舛艰难的2020年即将进入最后一夜。古今中外,每个国家、行业、企业和个人的前途及命运,在任何历史性的宏大叙事中,都是危机与机遇并存,推陈与出新并行。


陈能杰


现任《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兼CEO,商业思想类畅销书《新商业图景》作者。曾任和君集团合伙人,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





未有大变局

 

“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

李鸿章曾在两个奏折中提到“数千年未有之变局”。第一封奏折写于1872年同治十一年,第二封奏折写于1875年光绪元年。其时,清廷在两次鸦片战争中均败北,首都北京遭到八国联军入侵,又因太平天国内乱和沙俄趁火打劫而元气大伤,中国签订了《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瑷珲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都是中国在过去的几千年未见的变局。

国际秩序要变。从一个东亚称雄的帝国到面向全球,从已知世界中的绝对龙头到只是全球地区一极;从以中华帝国为至高核心的藩属朝贡体系,到互相平起平坐甚至后来沦为低人一等的、弱肉强食的现代民族国家丛林;

经济基础要变。中国几千年来基本一直都是传统的农业社会,政府面对的经济问题主要是农耕问题。如今面对全球的工业、商业经济的冲击,整个经济基础面临完全颠覆;

国家体制要变。过去中国的体制对内是基于农业社会下的“大一统”帝国制度,对外是基于较为封闭的东亚文化圈的朝贡体系。现在前者经济基础面临完全改变,后者面对西方的坚船利炮和现代民族国家思想冲击完全解体,原有的政治体制和相关政策与现行状况不匹配;

认知思想要变。传统的中国社会,知识结构以道德文章和经世济国学问为主,自然科学方面主要为实用技术为主。现代科学知识体系的理学、工学、经济学、生物学、医学完全没有,突然间这些原来几乎没有的学问变成了世界主流的学问,原来的知识结构和学术思想已经更不上时代的发展;

文化价值观要变。西方文化和思想的强烈冲击,使得自身原有的颇为自信的价值观被原来看不起的西方价值观大大颠覆了,道德理念、信仰和价值观面临巨大改变。

总之,整个国家面临全方位完全的改变。而这个改变,在历史上几乎无法找到任何经验,如何吸收西方的东西,如何改造自己原有体系,改造过程中可能有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作为晚清最富争议的人物,李中堂把准了历史的脉搏,但未能扼住国运的咽喉。晚清兴办洋务以来,此后百余年,整个国家,一代又一代人都卷入巨变的洪流之中。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内忧外患接踵而来,不仅面临军事和经济领域落后带来的挑战,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也面临推倒重来的危机。在列强侵略和现代化的历史背景下,急剧的新陈代谢,促使中国旧的社会结构由脱榫走向解体,但旧邦新造的道路却依旧曲折而漫长。

走近新千年第二个十年的尾声,世界又面临新的变局:全球化进程遭遇逆流;新技术、新产业革命催生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深刻变化,经济格局“南升北降”,与此同时,全球金融危机深陷,疫情下的恐慌和衰退加速、大国博弈驶进未知水域……世界,仿佛再一次进入“无锚之境”,何去何从?

 “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速度之快前所未有,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陈代谢和激烈竞争前所未有,全球治理体系与国际形势变化的不适应、不对称前所未有。”习近平主席用三个“前所未有”,形容进入21世纪后的国际格局变化。“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主席这一重大论断,深刻揭示了世界新的时代特征。国际格局变化背后,交织着两股巨大力量: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全球化进入新阶段。

中国成为最大自变量。近年来,中国综合国力发展之快、世界影响之大同样百年未有。中国,正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伴生着百年未有之不确定性和百年未有之机遇。20世纪是美国主导的世纪。美国从兴起到衰落的百年轮回周期,是贯穿世界百年的主轴。中国的成长,在一定程度上也印照了西方世界和美国全球化体系的没落。概括地说,“百年未见之大变局”就是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正在走向终结,而中国或者东方新兴国家正在崛起,东西方的力量和财富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双方力量出现了日趋均衡的局面。 “百年未见之大变局”在很大程度上是指这种当今世界此消彼涨的大势。

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直言:21世纪上半叶的世界历史重点将是关于中国。”从晚清面临“三千余年一大变局”,百年来从高处坠地、落后挨打,到重新回到世界舞台中央,作为发展引擎带领全球进入新时期。

回到我们所处的私募股权行业,20201230日,行业服务龙头企业,也是我们的股东清科创业在港股上市,他们曾伴随中国私募股权行业过去20年从无到有成长,经历了行业最蓬勃、野蛮生长的20年。但从2018年开始,随着资管新规、行业洗牌、金融开放加速、资本市场和技术割裂等新的变化,行业开始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时代,从求数量、求速度向求质量、求精细化耕耘演变。以清科上市为标志性事件,行业开始面临新的“未有之变局”。

在面临“未有变局”,如何在临“危”寻“机”:变乱交织中,重重挑战下,实现发展赶超,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开创发展新范式的历史机遇?

首先要“重建自信”。

从国家的角度从李鸿章时期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到孙中山先生开启的“三民主义”的民国,再到1949年毛泽东带领共产党建立新中国,解决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国家独立的问题,邓小平改革开放40年解决中国发展起来的问题。一直都在补课或者“摸着石头过河”。到了现在,中央反复讲“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背后是因为正面临完全未知、没有对标的的新时代,新格局。

从行业角度,我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年在“理论自信”的构建上,做了探索,针对行业提出了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并做了一系列的理论阐述和传播:希望对行业面对新的形势和未来20年的发展,提供理论支撑:

《软实力,中国投资机构的最大“命门”》

《中国投资机构迈入“软实力”时代》

以此为主题举办了今年9月在中国母基金峰会和榜单。

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圆满举办!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100榜单公布

发布了《中国投资机构软实力》报告

其次要重建秩序。

从国家层面,一方面从长期看,中美两大经济体要脱钩。以前中美是一个全球化体系中的垂直分工关系,在一条船上,在此基础上维持总体稳定。现在随着贸易战、科技战的爆发,世界将出现两个并行的资本、科研体系,中美关系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一条船变成两条船、甚至是两个船队。我们要顺势而为,自力更生,推动“内循环”;另一方面从地缘政治角度,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泛亚共同体,建立“外循环”。 

从行业角度,一方面投资机构要积极“双币化”,能更好布局覆盖两个资本和科技市场;另一方面积极探索在中国特色金融和创新体系下的投资新范式。

《临界生长的力量:母基金周刊2020新年致信》

变局激荡、秩序重塑。站在新时代的关口,如何选择,怎样行动,关乎国运,关乎未来。


伟大的转折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

19351月红军强渡乌江,攻占遵义。115日至17日,在这里召开了中国革命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遵义会议”,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25日,在一个叫“鸡鸣三省”(川贵云)的村庄,博古把军事指挥权正式移交给毛泽东。

刚开始红军计划经娄山关北上四川,和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会合,攻打四川土城,没料到川军十分能打,红军折兵数千,败下阵来。毛泽东当机力断,决定放弃和张国焘会合的这一长征初始目标,回贵州攻打战斗力薄弱的黔军。这是长征途中的最重大的战略转折。黔军企图凭娄山关天险力阻红军,会合川军、滇军和中央军聚歼红军于云贵川交界处。彭德怀亲自带兵以急行军在226日下午抢占娄山关,接着几天,又在娄山关周围歼敌二个师,取得了自从惨败湘江,损失一半人马以来的长征途上的第一个大胜利。

226日下午,毛泽东策马经过娄山关,写出了词章 《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娄山关战役是长征途中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遵义会议后的第一个大胜利。从今而后,红军改变了以往的被动挨打局面,在战略上转入主动的态势。

此前,由于受“左倾冒险主义”影响,红军节节败退。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红军在战略指导上彻底放弃了消极防御的路线,转而实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指导方针,即着眼打破强敌的围追堵截,寓战略防御于战役进攻之中,以战役攻势争取战略防御主动。从消极到积极,一改之前“处处受制于敌”“走也走不动,打也打不好”的被动处境,红军就像获得了新的生命。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找到了前进的正确方向,探索出了革命发展的正确道路,是使我军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

我们公司发展到2020年,也面临市场行情下行,竞争格局突变,个别同行“不讲武德”,特别是公司过去从媒体开始创业,历经三年,逐步成长为投资行业服务平台,三年的“媒体-社群-服务”的规划走完,其中历程并非线性,充满了曲折。新的三年要走向何方?怎么走?

我发现,面临内外部的转折,无论是方向如何,快速发展或是业务受阻,背后隐藏的都是人的问题,人由共识而凝结成组织,从而朝着共同的方向发力。

首先,我们认识到创新是为了人类发展,由人推动的,而投资行业通过资本配置推动这件事情;其次,在我们所处的资产管理和私募股权的行业,人是竞争的胜负手。要通过“统一战线”最大限度的整合行业人才,为我所用;再次,通过治理结构,组织架构的调整,确定第一决策人,优化合伙人议事规则,提高决策和执行效率;最后,通过建立人才标准、价值评估,聚焦个体意义和成长,最大程度的激活个体,释放能力。

具体可见《联合的力量:投资行业胜负手》

找到影响胜负手的关键人,遵循统战路线,联合一切力量,相信人的能动性,就能面对任何的转折。


奥德赛之旅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岛,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希腊诗人卡瓦菲斯

前段时间读到梁宁在《一个产品经理的奥德赛之旅》讲到这个故事,印象很深。

2800年前,伟大的诗人荷马在史诗《奥德赛》讲述了特洛伊战争结束后,英雄奥德修斯(木马计构思者)回家途中,因激怒海神波塞冬,遭遇海难全军覆没,奥德修斯虽因机智和勇敢逃过一劫;但波塞冬余怒未消,使奥德修斯找不到回家的航线在大海上漂流十年。这十年的漂流,奥德修斯遇到了各种情况:

在最志得意满的时刻被打翻在地,在好不容易喘口气的时候又陷入危机;神一样的对手(他的对手真的是神——海神波塞冬),猪一样的队友(他的队友也确实被变成了猪),他遇到女神,也下到冥府(也就是咱们的地狱),在地狱(也就是一切的尽头)遇到了各种人的亡灵——率领他们去特洛伊打仗的王阿伽门农的亡灵,和最著名的英雄阿基里斯的亡灵,和这些人交谈后,奥德修斯确认了自己的命运。最后,历经所有的困难,奥德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就是著名的伊萨卡岛。著名的诗句“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岛,愿你的道路漫长”就是讲这段奥德赛之旅。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段奥德赛之旅。在这场漂泊中,我们也会遇到奥德修斯曾遇到的一切希望、失望、打击与诱惑,会在这个漂泊的某个时间点,像奥德修斯一样,看到自己的命运,看到自己的国然后我们就会成年了所谓的成年,不是18岁法定成年, 也不是30而立,而是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从此不再漂泊。你会牢牢地守住自己的国,不管它是一张书桌,一条渔船,一个车库,还是一颗果树;你为它负起长期责任,不管大小,它就是你的世界,你的王国;你不再漂泊,而是专注于建设自己的世界,这才是成年在那之前,只要你依然在漂泊、依然在寻觅、内心依然不能确定“这里就是我的世界”,不论年龄多大,你都还在奥德赛时期。

梁宁在分享中提到,在“奥德赛之旅”的漂泊中,拥有三个能力,这样才能更好的走“奥德赛之旅”,从小白变成国王,拥有自己的王国。

判断能力,设计你的评估系统,练习对自己负责。在这场漫长的奥德赛之旅里,你会一直向前,一直遇到新的人,你需要不断修正、升级你的评估模型;知道自己听从和依赖的到底是什么,你才能真的在这场旅行中成长,这才是对自己负责,你才有可能对更大一点的范围负责。

增长能力,设计你的增长系统。如何通过正确的劳动,持续做出正确的决定,完成自己的第一个增长闭环,开始享受被动增长——就是在这个闭环里持续劳动,持续耕耘,持续收庄稼。还是你会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做决定的能力,走出自己的演化之路,冲破天花板,完成台阶的跨越。

关系能力,建设你的共同体。进入关系从什么时间开始?从冲突开始。很多人怕冲突,很多人回避冲突,很多人看到冲突就停止。冲突才是关系的开始。冲突从形式来讲,核心是两个:“指责”与“内疚”,原因都来自于上一个阶段的理想化预期。指责,是指责对方没有做到自己的预期。内疚,是内疚自己没能达到对方的预期。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你看到的所有的问题,本质上其实都是差距。问题这个词,给人的负面感和否定感太强。但差距这个词,才是真实的面对客观事实:大家一起看看,能做点什么。大家一起面对差距,评估差距,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这就是成长,大家是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整合——因为一起成长的,所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的关系,才是亲密的关系。整合完毕,大家不害怕露出短板被嫌弃,才会进入协同创作阶段。比如一起去冒险、一起做一件事情,一起去创业。

2020年,我个人也正好“北漂”第10年,也是我的“奥德赛之旅”。从二线城市的本科毕业,来到北京,工作上从第一份工作的广告营销,到管理咨询和资本,再到自己创业,从一个职场小白到一个还不够称职的CEO通过阅读和工作实践,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判断能力,学会对自己负责;通过能力的积累、突破和工作投入,不断提升增长能力,建立增长系统;通过亲密关系的挫折和工作中管理,不断理解冲突,磕磕碰碰的学会处理关系。

最重要的事,我找到了我的“国”——就是我目前我所在的团队和事业,是我愿意为之负责和专注建设的世界。

奥德赛时期是人生的必经阶段,没有人可以不经历漂泊与探索就进入稳定。希望每个人能不断的提升自己,更好的面对漂泊,面对失望,面对冲突,走好你的奥德赛之旅,找到自己的国。

我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被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面对时代的大变局,面对事业的大转折,面对人生的奥德赛之旅,我们可以把握行业,带领公司,完善自我,穿越一路的“至暗时刻”,找到人生的“国”。

根据我的同学、好兄弟蔡振国在他的《2021年投资策略——乘势而行,大哉壮哉》中提到了易学的逻辑:2021年是辛丑牛年,是繁荣的起点,是厚积薄发、大哉壮哉的一年,是从“且看且行”到“大胆前行”的一年,是从“持盾而行”到“弃盾急行”的一年。 2021年的年度汉字是“奘”,凡大而壮者为奘。

我也相信,2020年即将翻篇“从头越”,迎来的2021年是“大哉壮哉”一年。

最后摘选一段现代诗人海子的《祖国(或以梦为马)》,与大家共勉。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生命的“火”,藉此得度一生的变局、转折和旅途以及茫茫黑夜,顺祝大家在新的一年皆得所愿,家人安康。


陈能杰

2021年1月1日凌晨于西双版纳湄公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