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BASED GLOBAL PLATFORM FOR GPs & LPs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April 30, 2021

风险投资里的每个角色都在频繁地波动,制造出了庞大的信息量。在这样实时更新、实时变化的风投数据里,LP需要一张能看清大趋势的缩略图,也需要一只聚焦到特定基金身上的放大镜;GP也需要一枚能展示LP动态的风向标。


王潜 刘嘉培丨作者

溯元育新丨来源


一场风险投资的新游戏什么时候能开始,得看GP募资的能力。不过募到资金之后,接下来的投资和退出cash out对GP来说又是很大的考验。就像所有的创业公司在成立之初都觉得前景无量,可能前几场仗打得都很漂亮,募资似乎比想象中轻松。



不过,一些创业公司在后期青云直上,另一些则一落千丈 ,游戏没到终章之前, 第二天的情况永远有出人意料的可能,风险投资也是如此。

风险投资里的每个角色都在频繁地波动,制造出了庞大的信息量。在这样实时更新、实时变化的风投数据里,LP需要一张能看清大趋势的缩略图,也需要一只聚焦到特定基金身上的放大镜;GP也需要一枚能展示LP动态的风向标。


募资的战线拉得太长


融资的过程可能是大多数GP最谦卑的时候。这有点儿像业力循环,在这个循环里,LP或者投资风险基金的机构,有时候会纵容和沉溺于某些GP让人火冒三丈的行为:做事不透明,拖延,含糊其辞,甚至哄骗LP,而这些做法有时候正是这些GP发家的手段。

不透明、犹豫不决和偏见:所有失败的投资都会陷入这三潭烂泥。无论是风投机构还是创业者在募资,确定投资人并非易事。所以,GP可以先问自己三个简单的问题:

(1)谁在积极地投资?

(2)他们的决策标准/流程/时间表是什么?

(3)你在期望什么条件?

任何一个踏上融资之旅的GP和企业家,一般最先遇到的两个问题都是:我应该和哪个天使投资人/VC聊聊?他们能真心帮我引荐吗?毕竟, 风险投资是为数不多的客户(企业家)需要由中间人经手,引荐给服务提供商(VC)的生意。

看不清投资人投资能力和意愿,总归是会让人沮丧的,它在很多方面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和摩擦。LP作为「买家」,可能觉得「卖家」的GP出价过高 ,GP却期待着LP的进一步优化。当然了,私有市场里总会有些不透明。但是在模糊和黑暗里行走的时候,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LPGP僵持的时间更长,令人惴惴不安的募资过程,双方的焦虑和猜疑也会持续升温。

一方面,这种效率低下的现象需要消除,所以需要有人扮演筛选庞大数据的角色。人们可以在浏览器上搜索航班、筛选房源,风险投资也可以这样。毕竟,每年有2万笔风险投资,投资的资金超过500亿美元。像AngelList这样站在LP和GP中间的平台,可以用自己的心力减少LPGP之间因为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摩擦和阻滞,节省所有人的时间。

让LP-GP-企业家的链条里,每个角色都透明地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LP提供资金和帮助,GP专注于投资,企业家专注于公司和产品。而不是在互相博弈和权衡中,拉长募资的战线。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另一方面,规模比较小、在5000万美元以下的基金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对大多数这些微型VC来说,募资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跋涉,而募资的效率除了要看自己的能力,投资人和他们对不对路也是一项因素。

募资成功与否既要看GP自身的坚韧,也要看GP和LP之间的关系。许多大型基金都有专职负责维护投资人关系的成员,他们专门管理LP和GP资金方面的事务。不过,微型VC负担不起这样的全职团队成员,但他们对探知LP风向的需求会继续增长,这将是一块缺失补天石的漏洞。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

投资有时看天吃饭,是运气还是实力跟LP讲不清楚


投不投一家基金,LP的决策标准主要是看GP的业绩记录。但GP业绩就像车上的后视镜,全面是全面,可它代表的是过去,在世界这条时刻变化的高速路上,过去不容易被复刻,也不是未来成功的保证。

虽然宏观上讲,每个行业和赛道都有周期性,但搅局的黑天鹅也随时会出现。假如某个GP的合伙人退出了他们的风投机构,这个GP的个人成绩往往会被夸大。因此,现在LP在业绩的基础上又加了一层筛选标准,就是GP多只基金回报率的一致性。

这样一来,刚刚起步的新GP往往会发现自己被关在了门外。更大的争议是,是GP的技能还是运气产生了一致的风险投资回报,仍然没有答案。

看看2001-2010年的IRR数据,前25%的收益率从37.6%(2001年)下降到9.5%(2006年),然后又回升到19.8%(2010年),前25%和后25%之间的差值很大。让LP头疼的事是找到一个站在前25%行列的GP,而一旦找到这样的GP,又很难预测他们能不能一直领先,能不能保持住出色的表现。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担任过瑞信董事总经理和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的Michael Mauboussin,曾经在他的《实力、运气与成功》(The Success Equation- Untangling Skill and Luck in Business, Sports, and Investing)里提出一个重要的观点:基金经理投资和竞技体育非常类似,有两个关键因素会影响成绩:实力和运气。

样本数越小,运气的影响成分越大。比如单场决胜负的世界杯足球,经常会有冷门;七战四胜模式下的NBA季后赛,爆冷的概率就很小。投资也是类似,但更高的技巧往往让人更依赖运气。

这听上去很令人费解,越熟练,却越依赖运气?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荣誉教授Richard Epstein在《博弈论和统计逻辑》(The Theory of Gambling and Statistical Logic)一书中可能给出了答案:「我们宁愿聪明地输掉,也不要无知地赢。

那风险投资是不是聪明地输掉了?根据Cowboy Ventures的Aileen Lee分析的数据,1538家公司中只有1家成为了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这是一个非常不尽人意的比率。


变现能力弱,亏钱能力强


GP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投资的胜算,虽然方式可能很煎熬。斯坦福商学院教授Chip Heath和Dan Heath两兄弟在他们的经典经管书《让创意更有黏性》(Made to Stick)里,描述了英国石油公司如何作出减少「干井费(dry-hole cost,钻出没有油的井的成本)」的决策。

作为世界石油勘探的领头羊,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简称BP)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有过梦幻般的经历,当时BP发现了大量未开发的石油储量,这些储量很容易被他们的勘探家发现。

然而烈火烹油的走势在80年代终结了。油井越来越小,越来越难发现,钻一口井的成本高达4000万美元,但是每钻100口井才能遇到个大油井,比他们估计的每钻10口碰到1口大油井的概率少太多了。于是BP的勘探成员开始用逻辑和经验合理化失败的钻井,因为他们知道,打一口大井的收益足以弥补所有干井的亏损。这和我们之前讲的风投幂律曲线分布很像。

总这么着也不行,所以为了避免浪费开支,BP推出了雄心勃勃的「No Dry Holes」策略,禁止打出干井。

这么做内部压力很大,但是高管头很铁,没人能再用「哦,我们打了一口干井,但我们学到了东西」这种借口来解释失败。坚持了十年,BP钻出油井的概率从1/100上升到了2/3。换句话说,胜算从1%飙升到66%。

总的来说,英国石油公司反思了处境之后,可能在资金上肉疼了很久,但还是咬着牙提高了胜算。如果痛苦或者损失没有得到反思,就不会进步,而不进步的代价最后很可能会由LP承担。

不过,我们现在很少看到风投公司反思亏损。在医学界,举行一次发病率和死亡率(M&M,Morbidity and Mortality)的会议很常见,医生从失误的操作和病人的并发症中学习,改变自己的行为和判断。而在风投界,却像是悄悄地「埋葬了死者」,默默地和合伙人分道扬镳,然后继续蒙着头向前走。

如果能在业务的某些部分发现类似的模式,就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USV的LP,Brad Feld表示,他们(Foundry Group)每年都会评估每一家投资组合公司,问问自己是不是还青睐于它。如果没有,为什么不?这可以是LP敦促GP提高投资胜算的开始。

反观GP,可以问自己:我们在什么条件下做出投资决策?我们的哪些假设出错了?如何降低再犯同样错误的概率?最后得出的公式是,失败+反思=进步,失败+合理化=自欺欺人。

说到底,大多数LP觉得一个GP的失败主要有两个方面:

(1)变现能力弱,LP的钱被套牢很久。

(2)投资的风险高,LP可能会亏掉所有的钱。

从这两方面看,如果LPGP之间的交互足够透明,LP就能把钱更放心地交给GP,当然前提是让足够优秀的GP出现在LP面前,这就需要搭建起来筛选风险投资和经理人的模式。

可以想像的是,有了筛选机制的把关,LP不会怀念总有很多GP每天打电话推销自己,GP也不会怀念信息不对称带来的精力虚耗,就像20世纪初福特的Model T问世之后,没什么人会想让马车变得更好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推荐阅读
疫情三年募资“进化史”
总规模10亿元,南京市首支S基金落地建邺
250亿美元!安宏资本十号全球私募股权基金募集完成
伊利股份出资3.5亿元设立健瓴种子基金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April 30, 2021

风险投资里的每个角色都在频繁地波动,制造出了庞大的信息量。在这样实时更新、实时变化的风投数据里,LP需要一张能看清大趋势的缩略图,也需要一只聚焦到特定基金身上的放大镜;GP也需要一枚能展示LP动态的风向标。


王潜 刘嘉培丨作者

溯元育新丨来源


一场风险投资的新游戏什么时候能开始,得看GP募资的能力。不过募到资金之后,接下来的投资和退出cash out对GP来说又是很大的考验。就像所有的创业公司在成立之初都觉得前景无量,可能前几场仗打得都很漂亮,募资似乎比想象中轻松。



不过,一些创业公司在后期青云直上,另一些则一落千丈 ,游戏没到终章之前, 第二天的情况永远有出人意料的可能,风险投资也是如此。

风险投资里的每个角色都在频繁地波动,制造出了庞大的信息量。在这样实时更新、实时变化的风投数据里,LP需要一张能看清大趋势的缩略图,也需要一只聚焦到特定基金身上的放大镜;GP也需要一枚能展示LP动态的风向标。


募资的战线拉得太长


融资的过程可能是大多数GP最谦卑的时候。这有点儿像业力循环,在这个循环里,LP或者投资风险基金的机构,有时候会纵容和沉溺于某些GP让人火冒三丈的行为:做事不透明,拖延,含糊其辞,甚至哄骗LP,而这些做法有时候正是这些GP发家的手段。

不透明、犹豫不决和偏见:所有失败的投资都会陷入这三潭烂泥。无论是风投机构还是创业者在募资,确定投资人并非易事。所以,GP可以先问自己三个简单的问题:

(1)谁在积极地投资?

(2)他们的决策标准/流程/时间表是什么?

(3)你在期望什么条件?

任何一个踏上融资之旅的GP和企业家,一般最先遇到的两个问题都是:我应该和哪个天使投资人/VC聊聊?他们能真心帮我引荐吗?毕竟, 风险投资是为数不多的客户(企业家)需要由中间人经手,引荐给服务提供商(VC)的生意。

看不清投资人投资能力和意愿,总归是会让人沮丧的,它在很多方面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和摩擦。LP作为「买家」,可能觉得「卖家」的GP出价过高 ,GP却期待着LP的进一步优化。当然了,私有市场里总会有些不透明。但是在模糊和黑暗里行走的时候,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LPGP僵持的时间更长,令人惴惴不安的募资过程,双方的焦虑和猜疑也会持续升温。

一方面,这种效率低下的现象需要消除,所以需要有人扮演筛选庞大数据的角色。人们可以在浏览器上搜索航班、筛选房源,风险投资也可以这样。毕竟,每年有2万笔风险投资,投资的资金超过500亿美元。像AngelList这样站在LP和GP中间的平台,可以用自己的心力减少LPGP之间因为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摩擦和阻滞,节省所有人的时间。

让LP-GP-企业家的链条里,每个角色都透明地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LP提供资金和帮助,GP专注于投资,企业家专注于公司和产品。而不是在互相博弈和权衡中,拉长募资的战线。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另一方面,规模比较小、在5000万美元以下的基金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对大多数这些微型VC来说,募资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跋涉,而募资的效率除了要看自己的能力,投资人和他们对不对路也是一项因素。

募资成功与否既要看GP自身的坚韧,也要看GP和LP之间的关系。许多大型基金都有专职负责维护投资人关系的成员,他们专门管理LP和GP资金方面的事务。不过,微型VC负担不起这样的全职团队成员,但他们对探知LP风向的需求会继续增长,这将是一块缺失补天石的漏洞。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

投资有时看天吃饭,是运气还是实力跟LP讲不清楚


投不投一家基金,LP的决策标准主要是看GP的业绩记录。但GP业绩就像车上的后视镜,全面是全面,可它代表的是过去,在世界这条时刻变化的高速路上,过去不容易被复刻,也不是未来成功的保证。

虽然宏观上讲,每个行业和赛道都有周期性,但搅局的黑天鹅也随时会出现。假如某个GP的合伙人退出了他们的风投机构,这个GP的个人成绩往往会被夸大。因此,现在LP在业绩的基础上又加了一层筛选标准,就是GP多只基金回报率的一致性。

这样一来,刚刚起步的新GP往往会发现自己被关在了门外。更大的争议是,是GP的技能还是运气产生了一致的风险投资回报,仍然没有答案。

看看2001-2010年的IRR数据,前25%的收益率从37.6%(2001年)下降到9.5%(2006年),然后又回升到19.8%(2010年),前25%和后25%之间的差值很大。让LP头疼的事是找到一个站在前25%行列的GP,而一旦找到这样的GP,又很难预测他们能不能一直领先,能不能保持住出色的表现。

失败GP容易陷入的三潭烂泥,LP如何搭建筛选GP的模式?担任过瑞信董事总经理和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的Michael Mauboussin,曾经在他的《实力、运气与成功》(The Success Equation- Untangling Skill and Luck in Business, Sports, and Investing)里提出一个重要的观点:基金经理投资和竞技体育非常类似,有两个关键因素会影响成绩:实力和运气。

样本数越小,运气的影响成分越大。比如单场决胜负的世界杯足球,经常会有冷门;七战四胜模式下的NBA季后赛,爆冷的概率就很小。投资也是类似,但更高的技巧往往让人更依赖运气。

这听上去很令人费解,越熟练,却越依赖运气?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荣誉教授Richard Epstein在《博弈论和统计逻辑》(The Theory of Gambling and Statistical Logic)一书中可能给出了答案:「我们宁愿聪明地输掉,也不要无知地赢。

那风险投资是不是聪明地输掉了?根据Cowboy Ventures的Aileen Lee分析的数据,1538家公司中只有1家成为了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这是一个非常不尽人意的比率。


变现能力弱,亏钱能力强


GP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投资的胜算,虽然方式可能很煎熬。斯坦福商学院教授Chip Heath和Dan Heath两兄弟在他们的经典经管书《让创意更有黏性》(Made to Stick)里,描述了英国石油公司如何作出减少「干井费(dry-hole cost,钻出没有油的井的成本)」的决策。

作为世界石油勘探的领头羊,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简称BP)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有过梦幻般的经历,当时BP发现了大量未开发的石油储量,这些储量很容易被他们的勘探家发现。

然而烈火烹油的走势在80年代终结了。油井越来越小,越来越难发现,钻一口井的成本高达4000万美元,但是每钻100口井才能遇到个大油井,比他们估计的每钻10口碰到1口大油井的概率少太多了。于是BP的勘探成员开始用逻辑和经验合理化失败的钻井,因为他们知道,打一口大井的收益足以弥补所有干井的亏损。这和我们之前讲的风投幂律曲线分布很像。

总这么着也不行,所以为了避免浪费开支,BP推出了雄心勃勃的「No Dry Holes」策略,禁止打出干井。

这么做内部压力很大,但是高管头很铁,没人能再用「哦,我们打了一口干井,但我们学到了东西」这种借口来解释失败。坚持了十年,BP钻出油井的概率从1/100上升到了2/3。换句话说,胜算从1%飙升到66%。

总的来说,英国石油公司反思了处境之后,可能在资金上肉疼了很久,但还是咬着牙提高了胜算。如果痛苦或者损失没有得到反思,就不会进步,而不进步的代价最后很可能会由LP承担。

不过,我们现在很少看到风投公司反思亏损。在医学界,举行一次发病率和死亡率(M&M,Morbidity and Mortality)的会议很常见,医生从失误的操作和病人的并发症中学习,改变自己的行为和判断。而在风投界,却像是悄悄地「埋葬了死者」,默默地和合伙人分道扬镳,然后继续蒙着头向前走。

如果能在业务的某些部分发现类似的模式,就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USV的LP,Brad Feld表示,他们(Foundry Group)每年都会评估每一家投资组合公司,问问自己是不是还青睐于它。如果没有,为什么不?这可以是LP敦促GP提高投资胜算的开始。

反观GP,可以问自己:我们在什么条件下做出投资决策?我们的哪些假设出错了?如何降低再犯同样错误的概率?最后得出的公式是,失败+反思=进步,失败+合理化=自欺欺人。

说到底,大多数LP觉得一个GP的失败主要有两个方面:

(1)变现能力弱,LP的钱被套牢很久。

(2)投资的风险高,LP可能会亏掉所有的钱。

从这两方面看,如果LPGP之间的交互足够透明,LP就能把钱更放心地交给GP,当然前提是让足够优秀的GP出现在LP面前,这就需要搭建起来筛选风险投资和经理人的模式。

可以想像的是,有了筛选机制的把关,LP不会怀念总有很多GP每天打电话推销自己,GP也不会怀念信息不对称带来的精力虚耗,就像20世纪初福特的Model T问世之后,没什么人会想让马车变得更好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