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数字化科创的底层逻辑

2019年9月25日上午,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厦门市政府指导,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酒店正式开幕,近2000位LP/GP嘉宾相聚厦门。在峰会上,原全国社保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基协母基金专委会主席王忠民分享了数字化科创的底层逻辑。

忠民.jpg

王忠民认为开源源代码、进行统一的云计算、所有权拥抱使用权。是数字化科创时代的三个底层逻辑。在未来将会极大的降低成本,将会构建出加速效应和投资链条。未来一切财富都是数字,一切投资是数字,一切产业化是数字,一切收益回报是数字,未来资本只能建立在数字逻辑上。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们很难给现在这个时代一个定义。

这是一个信息时代、互联网时代还是数字化时代?让人纠结不清。每一个时代的定义都不一样,都有着有自身的逻辑、社会组织形态、投资和创业形态。

提到数字化,全世界市值排行榜前十的公司无一例外坚守了数字化的创业、运营、生态和投资。如果说哪个公司背后的股东和投资者成为全球首富、亚洲首富,也都是因为坚守了数字化创业才而获得的成功。

最近马云在联合国获得了一个头衔,不是因为他在阿里辞职董事局主席,而是因为新的岗位叫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的组长,担负着全球化的高级别的数字合作职能。

放眼全球,旧金山的湾区一定是数字化逻辑中表现最充分的地区,所以这个湾区很重要。中国的港珠澳湾区,有了产业公司的时候,湾区数字化竞争能力怎么样?这个问题也值得思考。

但总体来看,股权不断被并购、持续成长的一定是数字化公司。在数字化这个领域中,什么底层逻辑会影响到LP和GP?我今天带来三个方面的观点:

第一是开源源代码。

所有的创新来自于数字化生态中最初始的源代码。我创造了一组源代码,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开发一条产业线、一个场景、一个生态体系。但是我把它开源了,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搜到它,可以改变任何一个源代码,改变后,能形成新的产业和产品。

而且开放了源代码,你用的时候是免费的,你就可以低成本竞争。

如果本来手机里装的都是收专利费用的软件,忽然有一天,因为开源源代码,所有的手机用户可以很便宜地买到一个手机,所有的手机厂商说只改变一个程序、做了一个应用就可以免费。其他的手机厂商要接入的时候,找一个最好用,最有用的源代码操作系统的时候就用安卓了。今天的消费者因此受益,开发者用最少的钱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操作系统,手机便宜了很多。

全世界有很多源代码都已免费,这些源代码属于不同的细分领域,别人就不用自己写了,可以直接在平台上搜适合自己的源代码来用。这种情况下,世界资源就共享了,你只需要有选择源代码的能力就好,比自己开发快的多。

第二是云计算,它会从产业的角度,把过去所有关于基础设施的理念全部改变。

云计算时代,全世界所有的硬件都可以在云中构建起来,用最低的租用费用把别人的服务能力全部共享在一个平台中,这个云平台可以让全世界的算力和算法全部市场化配置,用最低的成本获得。

如果现在用软件,我的SAAS平台不仅给你一个简单单一软件,而且给你软件组,给你操作群,给你操作系统,SAAS平台已经可以做到软件平台做的系统可以给你PAAS平台成组成套的提供。

当云存储了现在和未来的算法的时候,就可以把其中的数据变成软件服务平台。云存储使得世界上工业化时代之前的基础设施都被颠覆。过去的工业化时代,所有的物理形态的基础设施,包括服务形态的基础设施都有一个边际成本递增,边际收益递减效应。但是当云服务基础设施来的时候,由于云服务可以无边际服务更多人,边际成本将趋近于0,云服务平台可以无边际地服务全世界。

由于数字化的产品没有拥挤性,没有排他性,所以有强整合属性和永远效能,而且数字化平台中的终端企业边际收益永远递增,不会递减。

数字化的产业,包括从电商到金融,金融从一般金融支付到金融信用,每延展一次应用成本就增加。基础设施数据化之后,平台和应用使用云存储,使得人类在过去经济学道理中的边际成本递增和边际收益递减的规律,一下成为边际成本无限趋近于零,可以容纳所有创新化的软件,边际收益可以无限增多。

我们可以从基金的回报看,过去只有五倍、七倍、八倍收益率,现在居然有十倍,甚至短短几年就会有几十倍的收益率,这是因为投资的业态体系变了,资本边际回报率已经突破原来基础设施的限制。今天为什么能出现市值过万亿的公司,是因为今边际收益是无限递增的。

第三条,协议即创新,协议即制度,协议可以创造一切无穷的东西。如果初始端口是开源的,全世界拥有全球最新的云计算的配置,可以服务一切创新的基础设施的工具,这些工具应有尽有时,你就会发现,只要在终端数字化场景中找一个链接,这个链就可以把基于数字化产业的任何一个东西,用协议链接起来,这个协议会创造一个全新的过去物理世界和人类世界中从来没有过的产品和服务,甚至新硬件。

一个APP就是一个协议,这个协议可以是一种新制度、新规则、新的生态体系、新的公司组织方式。今天最有冲力的事,就是原来的FACEBOOK是做社交的,突然间可以用独立的协议方再去全球范围内推出一个虚拟货币。当所有的央行、使用者、所有的FACEBOOK参与者都有这个货币时,他们都可以参与FACEBOOK的服务。

中国社会这几年的进步无非是一个APP可以创造一个产品,一个公司,一个行业,甚至垄断性的行业服务。那是因为既有源代码的提供者,云服务的提供者,还有基础协议摆在那,你只是协议的一次应用而已。

GP投资一个企业,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怎么估值。如果投电信产业做数字化的东西,这时候就要估值未来。

首先是估值未来可以带来多少数据流,其次是把数据流每年的增加速度算出来,还有数据留存稳定高频高附加值的客户有多少,可以把数据结构分门别类列出来。

估值核心点一直在改变,真正到盈利阶段,一定是估值很贵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拿不到了,一定被市场估值高高撬起了。

不仅风险投资,还有PE投资、二级市场、并购,他们的估值逻辑在这个时代已经全部被改变了。

而如果头部公司提供舒适的源代码,如果强大的公司提供云平台,你把自己放在生态体系中,这个体系中有大部分的创业者、早期的投资者,你参与这个产业业态时就签了协议,一签协议就成了生态体系一部分。所以你用免费操作系统的时候可以增加开发,增加应用,把生态体系扩展了。

这个时候,创业和投资者处在这个所谓的加速器中。你进入投资的时候,源代码是免费的,基础设施是免费的,你创业投资和风险投资的投资成本是极低的。而投资创业的成本越低,创业者失败的次数可能越多,你永远可以在创新路上尝试。

这时候,跟你签的协议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就是,生态体系中那些核心企业,他要分配你未来的收益。你没有挣钱的时候他根本不管你,你有了收益,他分完了之后,如果你业务再好,他就给你更多的投资。

甚至今天我们发现,独立的风险投资人要找到好的项目,远不如你参与到他的生态体系中去,和生态链条以及产业链条更契合。因为你生产出来创新的东西一定有一个生态体系和产业体系中内在的嵌和,跟他的生态体系有了深度信息内在黏性。如果估值要上去,一定要成为生态体系中利润的贡献者,估值体系才会上升,产业体系就会更加的牢固。

最后把这三点概括一下,开源源代码、进行统一的云计算、所有权拥抱使用权。是数字化科创时代的三个底层逻辑。在未来将会极大的降低成本,将会构建出加速效应和投资链条,人类在这样的产业链条中,利用数字化,将其放在服务领域、教育领域、医疗领域,等任何一个领域的生态体系中扩展。

未来一切财富都是数字,一切投资是数字,一切产业化是数字,未来一切收益回报是数字,未来资本只能建立在数字逻辑上。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