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解的2019,期待的2020 :母基金行业年终回顾

时代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后、左、右,任何一个你无法去掌握的方向,周期的力量在逐渐压缩主观能动性生效的敞口。

三个失败的选题

  

这一年,我毙掉了自己三个执行过半的选题,它们的死因不一而足。但,回过头看,死去的它们却恰是2019年股权投资市场的真实写照。

今年5月份左右,我开了一个题:关于探讨人民币基金在募资受阻时的双币化问题。2018年开始了所谓的“资本寒冬”,受美元LP相对稳定的投资节奏影响,大量人民币单币种基金管理人开始尝试募集双币,试图成为募资消息频频刷屏的美元基金之一。

实话讲,我不看好任何临时抱佛脚的行为。

但上半年仍有不少人民币基金对双币化蠢蠢欲动。毕竟,活下去是当前市场GP最关心的问题。但选题最终依然夭折,鲜有成功案例,其执行路径也毫无代表性可言。采访到为数不多的双币化“成功”募集的GP坦言:“我们规模不大,凭借过往积累拿到了一些美元。”

其实不难想见,在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上一个时代,美元机构的本土化进程,本就一路崎岖坎坷。遭遇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投资逻辑移植的水土不服,本土LP的教育适应一系列艰难困苦,最终在创业板开闸的契机下引爆,正式进入本土化投资时代。当下中美关系紧张,人民币市场的业绩已经很难证明自己,又如何能说服更陌生,更现实的美元LP?

双币化不成,回归到人民币LP身上。下半年开始,”母基金也没有钱了”成为行业新焦虑。爆发性增长之后被寄予“厚望”的母基金们,成了GP们吐槽的对象。“资产包打开看了一溜够,最后发现没钱投。”母基金们也很焦虑,双重管理费以及对资本、资产两端都缺乏控制力的硬伤让母基金的脆弱显露无遗。

母基金作为一级市场的金融工具之一,其存在有着独特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于是,我开了一个关于“人民币母基金募资”的新题。

然而,在经过与多位母基金管理人、母基金IR沟通后,我还是把这个选题默默的毙掉了——“正确”的方法就在那里,该募不到的依然募不到。从出资人结构来看,母基金的潜在出资人群体与直投基金几乎一样,甚至母基金的潜在出资人范围更窄,在市场普遍缺钱的情况下,也只有国资LP个高净值个人尚可为之。而这两部分,大局早已确定。我开的题,又成了“伪命题”。

接近年底,“焦虑文“越来越多。到底写些什么才能对行业有所裨益呢?在小龙建议下,我开了第三个题,关于GP的过冬姿势。

然而,这个题依然被我毙掉了。按说,这是一个没什么执行难度的题目,生存的高压之下,细小的路径也会尤为明显。但聊了一大圈,实在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活下去”这个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千奇百怪的操作手法下,变得秘而不宣。姿势难看,羞于见人。

  

遮羞布、试金石


沉默是遮羞布,也是试金石。

回顾了被自己毙掉的三个选题后,我陷入了恐慌。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摆在行业面前的问题,似乎都已无解。

“行业到底怎么了?”

带着这个问题,问了一圈LP。

"

A君:行业正在出清,将有一大半GP会在这个冬天死掉。



B君:《资管新规》以后,银行的钱出不来,资本流通受阻……



C君:前几年投基金踩了一堆坑,我们已经不做LP了。

"

我又去问了几家募资有困难的GP,“你们打算怎么做?”

"

X君:我们正在压缩团队,主要精力暂时会放在投后上。有项目退出预期比较好,等退了再募吧。



Y君:内部事实上已经停止投资了,明年我们会着重培养团队,重新搭建投资体系。



Z君:我手头有个项目,A轮XX基金投的,未来的独角兽。你帮我问问谁感兴趣?


………

"

当然,也有朋友讲了真话。“人民币基金这些年投出去了多少?退出来了多少?有人真正统计过么?”他不是提问,而是反问。

出奇一致的是,他们都要求匿名。

沉默成了行业的遮羞布,无论真实情况如何,大家再也不愿意公开谈论自己的“方法论”,也不再公开展示自己的IRR。哪怕是LP越来越关心的DPI,也成了GP们讳莫如深的字眼。

大家都不敢讲真话,因为你不知道哪句话就戳中了别人的痛,“损害”了别人的利益。在这个封闭而又私密的圈子里,谁都不愿意树敌。

同时,在沉默中,股权投资市场已经在逐渐的出现“僵尸化”现象。不仅仅体现在前文中提到的母基金募不到资,缺乏出资能力的问题,同时也涌现出大量GP通过裁员、“休假”、来停止投资,试图捱过冬天的现象。

当然,沉默之下,仍然暗流涌动。“募资难”的本质,是GP和LP之间的供需出了问题。市场从大张旗鼓的讨论资金面紧缩的论调,逐渐回归到讨论“投资人内部矛盾”的小声BB。不少的GP选择了“少说话、多做事”,意识到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自身能力的不足。想要而不知道怎么得到,想看清却无法系统的预判。开始打造投研能力,锻炼团队、提前布局,探索精细化管理。

毕竟市场短期会劣币逐良币现象,但长期来看,市场机制一定是驱逐劣币的。理性会迟到,却从来不缺席。


夸下的海口


就在前两天,有朋友吐槽,年底投资圈焦虑文太多,急需正能量。我一失足,就夸下了海口。说正能量正在路上。思来想去,2019的正能量,确实不多。好在观察下来,仍有一些细枝末节让人看到希望。值此跨年之际,分享给大家。

虽然2019年,LP出资收紧了不少,活跃度也有所下调。但值得庆幸的是LP已经走在专业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回。无论是αLP,还是第三方资管,终于在这两年对GP中无比强势的关系中,吸收到了大量高价值营养,2019无疑是LP专业化的黄金时代。

LP在对GP项目以及储备项目的了解中,专业性有明显的提高。对于资产的评估和判断能力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有LP的朋友在去年还在用GP给出的项目估值来做汇报材料,今年已经开始下场了解独立测算了。

同时,很多LP通过对于被投、拟投GP的资产分析,更宏观的对某些赛道和行业得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并开始做趋势判断分析。已经产生和GP抢饭碗的能力。

在有了对资产的判断和更加清晰的行业认知以后,LP们对GP的审视也更为清晰。有LP对GP的尽调清单和问题模板,在一年内进行了两次迭代。在让GP头痛的同时,事实上倒逼了GP的专业化,加速了行业的发展进程。

虽然看似LP专业化并不能直接解决募资问题,但却是“规范”私募股权市场和重塑LP信心的核心。

此外,股权投资市场面对着过往路径依赖的失灵,探索和求变的行为也更加落地。当市场回归理性,GP的分化和多样性也将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不同的团队、地域、资源禀赋可能会意味着GP的不同发展运营模式,GP已经开始向产业化、精细化、和投行化探索发展。

今年是CVC的大年,无论是阿里、腾讯代表的新兴互联网CVC还是像建发新兴、君联资本为代表的传统CVC,在今年都成为了焦点。GP和产业的结合,成为越来越明显的趋势,产业资本也成为LP的一个重要来源。(详见《“LP化”生存!中国CVC大棋局》)。

精细化管理的垂直型GP也成为LP们青睐的对象,开始在寒冬当中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径。

GP投行化的趋势,一方面补足了国内市场Buy out的缺失,同时也为缺了一条腿的退出市场把腿接上。(详见《PE行业全面“入冬”,Buyout拐点正式到来》)

2019不是寒冬的结束,也许真正的凛冬还在路上。但只要还没倒下,就得面对着前方的挑战。迷茫的阴郁笼罩了一整个2019,我们只能期待2020的春天,天至少是晴的。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