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母基金廖俊霞:被GP“爱上”的LP | 母基金周刊独家

宜信母基金廖俊霞:被GP“爱上”的LP | 母基金周刊独家

宜信母基金廖俊霞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合伙人,曾任某人民币VC基金投资总监,有丰富的创业投资实践经验。2002年进入中国创业投资行业,长期参与早期企业的投融资业务,关注新兴产业发展。曾先后在Zero2ipo清科公司负责研究与顾问业务,对国内VC/PE市场发展有全面深刻的理解,行业资源广泛。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持有经济学硕士学位。作为主要执笔者与人合著有《中国创投二十年》一书.

母基金,虽然以“母”之名,可往往被GP称为“金主爸爸”。而严格的考察尽调,以及对出资人资产的责任,往往也让母基金对子基金要求严格,更像是一个“严父”。

而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的风格却有所不同——主张与子基金职责分明、边界清晰,以价值投资为导向,以专业度为基础,给予子基金充分的理解和支持,建立长久的良性互动关系;另一方面,以专业的投资逻辑帮助投资者参与私募股权投资,在平滑投资风险的同时争取获得更好收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同时为子基金和投资者双方创造着价值。

正因为此,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通过更“母”性的投资方式,被诸多GP“爱上”。近日,在《母基金周刊》发起的一项活动中,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就被GP匿名表白了。

 

宜信母基金廖俊霞:被GP“爱上”的LP | 母基金周刊独家

经历过后的理解

所谓“理解万岁”,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显得尤为重要。就如同有些创业者抱怨自己的投资人不懂行业,不了解自己一样,子基金的管理者也会因母基金对自己的不理解而苦恼。这个时候,对GP的理解程度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LP的受欢迎程度。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对GP称得上是要求简单,目的明确。作为一个非常市场化的专业机构,其唯一的诉求就是财务回报。简单纯粹的要求,使得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在处理LP和GP的关系时,理解力爆棚。

“因为我们管理的是高净值客户和机构的资金,所以唯一的诉求就是稳健长期、可观的财务回报,这是我们与其他类型母基金不同的地方。”廖俊霞对《母基金周刊》分析到,“例如像政府引导基金会希望能为更好地推动区域经济发展,产业资本则希望为某个特定行业或者领域带来生态方面的完善,这些母基金的特定使命都会使得他们对GP的投资提出一些指定性的要求,这对于GP的投资或多或少会产生一定的限制。

作为母基金管理人,廖俊霞对于GP的理解,则与其曾经的直投经历是分不开的。

“做直投,会集中地看若干行业,然后再去深耕一些细分赛道。GP往往需要把一个赛道的前十甚至前二三十的公司都研究过一遍,投资后还要陪伴企业成长,甚至上市或者并购,需要深入企业经营成长的细节非常之多。而母基金则是综合配置不同的行业、子基金、企业阶段和投资策略,覆盖面相对更广泛,很难再对每个行业都像直投基金那样扎得那么深。”廖俊霞说。

正是经历了在直投基金和母基金的历练,廖俊霞对于GP和LP的职责分工非常清晰。“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二级专家,并不是某个领域的一级专家。我们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清楚地了解哪个公司更好,所以我们不对GP的投资决策指手画脚。哪个公司好是GP考虑的事,我们要做的是找到能投到最好公司的基金。”廖俊霞坦言。并且,直投的经历对与GP的沟通也提供了重要的经验。“了解GP会经历的一切,会让沟通变得直接有效、有的放矢,也可以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出一些建议。”

“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充分理解和尊重GP的投资理念,认同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给他们充分发挥的空间,这也是GP们在选择LP时非常看重的。”廖俊霞认为,由于私募股权投资的长期性与相对不高的流动性,宏观经济短期波动等外部因素会在短期内对子基金账面回报率产生影响,而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能够借助自身的专业度对子基金回报的波动进行客观评估,适当地给予GP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理性之上的眼光

廖俊霞认为作为一个优秀的LP,首要的核心能力是能从海量的GP中选出优秀的合作伙伴。直投的经验加上早早就进入母基金行业的积累,也使得廖俊霞在选择GP上有自己独特的方法。

中国基金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底,登记在册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已经超过2万多家,私募基金数量已经接近6万支。大量私募股权基金的涌现,一方面反映私募股权行业发展迅速;但另一方面,不断涌现的基金和层出不穷的行业热点,也导致行业鱼龙混杂。如何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中大浪淘沙,廖俊霞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前瞻性布局很重要,我们要求合作GP是在行业里扎得深的机构,能真正下沉到行业里形成自己的打法,而不是一味追求热炒的项目。”对于市场上一个接一个的投资热点,廖俊霞明确的提出自己的观点,“很多领域当被媒体频繁曝光的时候,大家才认为它是热点。其实事实上,往往当这些领域被媒体爆炒的时候,顶级投资人已经早早布局得差不多了。优秀的GP,根本不会等到风口来了才去追。”

除此之外,廖俊霞还认为:“GP增值服务能力也很重要。现在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很多自带光环的创业者,他们不只是需要钱,而且更清楚地知道需要什么样的资源为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廖俊霞指出,现在创业者群体越来越有经验,能否在投资以后真正为企业带来正面影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GP在投资阶段的竞争力。“我们挑选的,就是这一类GP,他们不是光靠钱去竞争,而更多的是靠自己的服务能力来形成价格优势。”

但是,具体如何去考察一个GP,母基金管理者们很难有一个量化的指标。但是廖俊霞通过了解这些基金在市场上长期的发展历史,看他们在市场中的竞争表现,总结出了自己的一些观点。

第一,历史业绩。行业内的热门项目GP往往趋之若鹜,但是有没有投到好的项目、进入价格是否有优势等等这些问题都会直接反应在GP的历史业绩里。只靠高价拿项目的GP,投资能力就不能算是最好的。

第二,快速学习能力。创业领域投资,每个人每天都在接触新生事物,而对于新生事物的判断力是否敏锐,是一个GP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志,而这种判断力的来源,就是快速学习能力。

第三,带队能力。虽然很多基金团队规模都不大,但是每一个成员都是行业精英。所以,能让每个成员都有战斗力,并且做到相互协同互补和团队长期稳定并不容易,一个管理者的带队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第四,基金管理能力。很多GP很擅长投资,但是管理方面可能欠缺一点或者者还有待观察检验,这是大家对新秀基金比较谨慎的一个原因。

第五,沟通能力。面对优秀的企业,往往会有多个投资人在竞争。所以,如何跟企业进行有效沟通,也是考验一个优秀GP的重点。

“总而言之,我们看好的GP,是在竞争当中必须获胜的GP。”廖俊霞总结道。

敬畏之下的远见

近年,在政府鼓励发展母基金的大环境下,母基金行业得到了快速的成长。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也专门成立了母基金专委会,极大推动着行业的发展,母基金成为了一个新的热词,但同时市场也尚不规范,鱼龙混杂在所难免,涌现出很多伪投资机会。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在2015年开始变得非常热门,交易额大幅上升,投资速度非常之快。虽然2016年稍有回落,但是随着国资大量进场,市场上的资金依然很充沛。这就使得很多不符合行业规律的‘母基金’出现。”廖俊霞称,“之前有朋友向我咨询过一支‘母基金’,我看过它的资料之后发现,它只投了一支基金,这样的‘母基金’我理解可能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了”廖俊霞对于行业乱象,无奈的笑着说。

廖俊霞强调,越是这样的环境,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越是要坚持“价值发现和创造”的逻辑,对于行业心存敬畏,尤其对于那些只追求政策红利和钻监管漏洞来追求短期利益的行为,在母基金看来是既不可持续也不看好的。

除了投资于一级市场投资,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还把视野放在了国际化和二手份额交易之上。

“从国际理论研究来看,资产配置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跨地域国别配置,投资的全球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很多高净值客户原本就有美元资产配置的需求,他们需要专业的机构去为他们做服务。”廖俊霞说。

因此,宜信财富也通过私募股权美元母基金在欧美市场做了布局。“我们有专门的私募股权美元母基金团队,他们的主要成员都来自像Credit Suisse、The Carlyle Group、GoldmanSachs等海外知名机构,有丰富直投经验或母基金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布局全球化,一方面可以从海外学习经验,一方面可以帮助用户做全球配置。”

另外,对于逐渐兴起的二手份额市场,廖俊霞也认为是未来行业发展的大趋势。“就像买卖二手车一样,有了新车,也就相应的会出现很多二手车。”廖俊霞如此比喻。

“目前私募股权市场存量很大,二手份额交易市场也将迎来爆发。而母基金天然适合进行私募股权基金二手份额交易。根据海外经验,二手份额交易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数据处理和分析能力。你需要借助自身庞大数据库才能对这些二手份额资产作出快速的判断,这就是母基金的一个很重要的优势。未来私募股权母基金肯定是这个市场最重要的参与者,我们非常关注这个市场。”

目前,宜信财富已经启动了一支小规模的二手份额母基金。对于二手份额交易,廖俊霞认为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在于交易机会零散,需要一个成熟的抓手去把那交易机会挖出来。“由于母基金跟足够多的GP有过紧密合作,二手份额交易的信息来源也会相对更广泛。

<END>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