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数量金额双双下降,一文了解我国募资市场的最新动态

来源:清科研究(ID:pedata2017)

文:清科研究中心

近日,清科研究中心重磅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回顾与展望》(简称“百页PPT”),回顾近期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变化,展望未来行业发展趋势。清科研究中心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管理基金总规模已接近11万亿元,但募资寒意未消,新募基金数为1,931支,同比下降38.6%,共募集8,310.4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0.4%。募资困境缘起何处?早期、VE、PE机构募资现状如何?募资市场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清科研究中心将将围绕百页PPT,深入剖析我国2019年前三季度募资市场现状,通过数据为您带来募资市场全貌。          1111.jpg        

募资篇

● 募资困境暂难纾解,新募基金数量及金额双双下降

● 2019年第三季度募资下降趋势趋缓,平均募资规模缩水

● 募资集中度保持高位,国资逐渐成为LP主力军

● 引导基金投资步伐加快,资管新规细则出台,利好国资、两类基金参与股权投资市场

● 募资困境暂难纾解,新募基金数量及金额双双下降

受宏观经济金融环境以及监管政策影响,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困境仍未缓解,前三季度新募基金数量、金额均呈下降趋势。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1,931支基金完成新一轮募集,同比下降38.6%,募集金额共计8,310.4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0.4%。其中,前三季度早期市场新募金额53.37亿元,同比下降61.1%;VC市场新募金额为1,334.01亿元,同比下降45.7%;PE市场新募集金额为6,923.02亿元,同比降幅11.8%,但房地产基建类基金、纾困基金募资增长明显。

2222.jpg

3333.jpg

● 2019年第三季度募资下降趋势趋缓,平均募资规模缩水

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季度数据来看,第三季度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有741支基金完成新一轮募集,同比下降16.9%,募集金额共计2,580.8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2.7%,相较于2017年及2018年仍处于相对低位。然而,自2019年第一季度以来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下降趋缓,新募集基金数量缓慢回升。此外,从平均募资金额看,在募资难背景下,2019年第三季度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平均募资额为3.63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2.3%,环比下降26.5%,基金的平均募资规模较2019上半年有所缩减。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完成规模TOP10的基金新募资金额共计1,526.88亿元,其中仅2支来自第三季度,新募金额占比20.0%。

● 募资集中度保持高位,国资逐渐成为LP主力军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股权投资市场募集规模在30亿元以上的基金共计55支,占比2.8%,募资金额共计3,432.90亿元,占比达41.3%,资金进一步向头部机构和国有机构集中。此外,随着《资管新规》等文件对资管产品多层嵌套进入股权投资市场进行限制,以及《外商投资法》及“五大对外开放举措”的出台改善营商环境促进外商投资,股权投资市场对于国有资本与外资的依赖度有所提升。一方面,随着国家对股权投资市场支持力度的加大,募资市场中引导金、国企为主的国资LP愈发活跃,逐渐成为主导力量。2019年前三季度,创业投资市场前10大人民币基金中,除2支未披露名称无法确认外,其余8支均有国资背景,新募集总金额达211.05亿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50亿以上人民币基金中,90%以上获得了国有资本的支持。另一方面,尽管中美之间贸易磋商波折较大且最终结果尚未明朗,但中国市场对外资吸引力依然强劲,头部机构获得外资LP认。2019年前三季度外币基金募集金额1,120.88亿元,其中2019年前三季度募资金额TOP10基金中4支外币基金新募资金合计604.65亿元,占前三季度外币基金新募集总金额的53.94%,主要由华平、中信资本、德弘资本与德太集团等机构募资。

● 引导基金投资步伐加快,资管新规细则出台,利好国资、两类基金参与股权投资市场

目前,随着各地引导基金设立基本饱和,我国引导金发展中心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入存量消化阶段,中后期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逐渐进入投资高峰期。根据清科研究中心调研,在当前募资难的市场环境下,随着引导金投资步伐的加快,政府引导金已成为大部分机构未来的募资首选。而母基金的规模增长也十分迅速,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市场化母基金市场新设母基金146支,募集金额1,037.11亿元,已超2018年全年水平。母基金回暖的募资状况将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股权投资市场的募资困境。此外,国家多项政策出台或将为募资困境带来新变化。2019年10月《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发改财金规〔2019〕1638号,简称“资管新规细则”)出台,对资管产品出资的符合条件的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不视为一层资管产品,适度放开嵌套限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两类基金的募资压力。而在国资监管层面,国务院先后出台《国务院关于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发〔2017〕49号)、《国务院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国发〔2018〕23号)及相关法规文件,遵循抓大放小、简政放权的思路,停止执行原国有股转持政策,下放国有产权流转决策事项的审批权,利好国有资本参与我国股权投资市场,为募资市场增添动力。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