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生死劫:60%机构光看项目不投钱

 

在中国,现在有3万家风险投资机构,30万从业者。究竟什么才是生死大事?并不是基金经理们每天出去挖掘创业者,也不是对行业的极度洞察,更不是将优秀年轻人纳入麾下,而是募资。

“对每一家机构来说,募资都不是件轻松的事,而对于那些不是特别牛逼的机构来说,募资就是在经历生死。”餐桌上的M君是一位资深投资人,某人民币基金GP,已经募了几期基金。

两鬓开始斑白的他狠狠喝了一口白酒,从嘴里挤出一个字“累!”。

心累,但又不得不去做,募资必须他上。最初,他是去找一些上市公司老板募资,后来这些老板给钱越来越不痛快,事儿特多。

靠房地产、股票发家的几个土豪也是他的LP,但这些个人LP都有些急功近利,一两年就等不及要回报,把M君搞得焦头烂额,“你以为是在炒股啊!”

但这也不能完全怪LP们。现在的GP五花八门,很多LP被骗的已经找不着北,哪能轻易就把钱撒出去。

如今,M君的上游更多是各种市场化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大型国有企业等等。“跟这些人打交道,得有套路。”M君夹了一口菜,用力送进嘴里,青菜在他牙齿的碾压下发出咯吱咯吱被粉碎的声音。

“首先得要有声量,基金要有点小名气,各种奖要拿一拿嘛,混个脸熟;其次,你真得有几个拿得出手的好项目,投一堆不靠谱的项目,还想空手套白狼,门儿都没有;第三你得学会跟他们打交道,该喝的酒得喝,该吹的牛得吹;第四,你得懂他们的语言,同时明白他们的需求。”看M君这口气,喝得已经有点高了。

他确实喝醉过不少次,为了跟地方政府建立合作,为了获得引导基金的支持,酒有时候就是诚意。他深谙地方政府发展的需求,产业升级、互联网化、供给侧改革、先进制造,投资就是要推动地方新经济发展和GDP提升。

当然,募资也是一门技术活,不是哪个阿猫阿狗投资人随便都能干的。“你别看市场上这么多投资机构,60%的机构光看项目不投钱,真正活跃的就那么几十上百家。”M君继续说,有的创业者不管有枣没枣都要打两杆子,而实际上有些机构别说有枣,花都没开,白白浪费创业者时间。

 

 

募资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小伍就见过一位资深投资人,彼时刚刚宣布从原来的机构离职,高调做了一轮PR,那叫一个风光,布局什么赛道,什么样的投资策略跟媒体说了一遍又一遍。

结果没过几个月,这家刚成立的机构就销声匿迹了。原来是募资一直没有到位,最后只能放弃了,这种尴尬真的特别考验人。

其实,募资也难,也不难。2017年,红杉、创新工场等老牌机构,源码等新机构都有新一期基金完成募集,看上去也是顺理成章。

在募资面前,压力最大的是成立于2014年之后的新基金们。老牌机构与新基金之间募资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来自清科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无论是募集的基金数(138支),还是募资金额,与2016年前三季度比,依然处于低位。

小伍见过最尴尬的一个机构是这样的,公司成立一段时间后,投资团队招聘到位,在特牛逼的写字楼租了办公区,投资人、分析师马不停蹄看项目,公关开始做PR,大大的独角兽看上去就在眼前。

但奇葩的是,许多人慢慢发现,整个基金的风格是只看项目不扣扳机,原来是募资不顺利,手里没有钱。

即便是小有名气的机构和投资人募资也不容易。小伍认识的一个朋友,他们新成立一支基金,几个合伙人也算江湖上小有名气,但几个月了资金还没有到位,预计还需要小半年,心里苦啊。

现在,LP也越来越成熟了,包括很多市场化母基金,都会对GP做全方位DD和考察,尤其是投资的专业能力。可以确定的是,市场上投资机构和新基金金还会继续增加,但大浪淘沙已经开始。

这年头,小伍也算是创业者,曾经每每见到投资人就有种膜拜心理,感觉做投资就高人一等,就得仰望,讲话都不敢大声讲。

但这些年见的多了,一是发现投资人良莠不齐;二是发现投资机构其实也是在创业,七八条枪,三五个亿起步,也不容易,算一算管理费一年四五百万,除去房租、人工和各种软硬件支出,其实合伙人自己也剩不下什么。

有理想的投资人,搏得还是自己投到独角兽的几率,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判断进行投资,并且得到验证。投资人这么多,看上去虽然光鲜,但跑出来真是越来越难了,难怪有许多投资人要选择去创业或者做FA赚快钱。

说到底,都不容易。创业不容易,投资不容易,募资更是不容易。

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否能融到下一轮的钱决定生死;而对投资机构来说,LP们是不是愿意继续信任他,为下一期基金买单,也决定生死。

就像人一样,不管你是家财万贯的互联网新贵,还是屁滚尿流的互联网民工,都逃不过生死。

生死之间,大家都是同路人。

(完)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