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BASED GLOBAL PLATFORM FOR GPs & LPs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募资的奥义:决定募资成败的四个关键词|母基金周刊年度特稿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September 03, 2019



募资的奥义:决定募资成败的四个关键词|母基金周刊年度特稿


作者丨孔小龙 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

微信交流丨13911622046



《母基金周刊》创办快两年了,平均每天跟两家机构交流,聊过的GP大概有一千家左右,那些募资成功的机构究竟做对了什么?
 
弘毅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身后不到三米的地方,一个名叫司徒美堂的白胡子老头儿,到达了他人生的又一个巅峰。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在他89年的人生充满着传奇。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前曾在他的洪门堂口打工,孙中山的反清革命他是幕后功臣之一,就连遗体都安葬在八宝山烈士公墓,周总理亲自主持公祭大会。 
如果把清朝之后的中国当成一个大GP,洪门作为具有300多年历史的“老牌LP”不但出资了一期孙中山的“GMD基金”,也出资了二期毛主席的“GCD基金”,抗战时期又巨额“增资”,支持中国的民族独立。前一阵子网上怒怼港独刷屏的“洪门声明书”,不过是又一次的“投后服务”罢了。
开国大典60年后,李开复宣布创立“创新工场”。他曾自爆当年的募资窘境:“那时我们刚开始,因为当时很穷,没人陪着我去,募资通常是我要飞好多国家,有一次我拿着一个小行李,去13个城市,见了15个投资人,也没有融到几个钱,因为欧洲人当时是很保守的,回来就得了很严重的淋巴癌”。
两个月确诊,六个月化疗,九个月修养,17个月后,李开复“王者归来”。2018年4月,创新工场逆市超额募集5亿美元,2019年6月,完成第三期人民币基金25亿元的募资。 
线性资本创始人兼CEO王淮从一个历经4年3期基金募资、300位LP轰炸的GP视角,为正在寻觅黑马基金的LP提出了筛选GP的建议。 
其中一条是:“明白了他们的‘革命理想’,你还要判断两个问题,他们是不是最合适的革命者,是不是最坚定的革命者。没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容易投成啥火投啥的游击队式投资,最终能做成大事的一定是有执念和有执行力的正规军。知道啥钱该赚,啥钱不该赚,理想坚定,纪律严明,这样才能够在属于他们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上,赚到属于他们的Alpha。”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无不具有远大的志向和坚定的意志。中基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末,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719家,要想在GP泡沫中“剩者为王”,跑赢募资低谷大周期成为顶级机构,“弘毅”是第一个必要条件。
 
长板
 
近15000家GP中,有太多“千人一面”的机构,要想募资成功,靠的是“长板”。具体来说,就是以下三个方面的优势: 
一、出身 
金庸先生的武侠江湖里有很多门派,按照创始人的背景,GP也可以分成很多“门派”,在LP的心智模型里,比较受欢迎的GP主要有三种: 
1、大白马 
大白马机构集各种宠爱于一身,不是普通LP想投就能投进去的,有些顶级GP,已经翻身做主,做起了LP。有些大白马玩儿的更高级,比拼的已经是品牌调性和气质,创办学习型组织或者开展高端培训,顺带还能发展一些财富自由的创业者做LP。 
2、Spin-off出来的黑马
大致可分成和平分手和踢门而出两种。和平分手自立门户的GP,属于比较“明事理、会做人”的那种,往往能紧抱前东家的大腿,让大白马成为自己的基石LP,成就一段佳话;打出家门的GP,募资基本靠个人IP,有时也能拐走老东家的一部分LP。
3、产业出身 
从产业中出来的优秀GP,往往能够获得顶级产业LP的青睐。这些产业LP的参与,能够为一个GP带来多元化且高度相关的协同资源与增值视角。
比如化工行业出身的川流投资,主要LP中除了厦门建发、中金启元与清华紫荆等专业投资机构,还包含了如巴斯夫(BASF)与索尔维(Solvay)等跨国化学材料企业,以及如闰土股份、丹化科技、阳谷华泰与七彩化学等国内领先的化学材料细分行业龙头。 
有些其它门派的GP,也能募资成功,比如去年我在《历史的终结!2018中国母基金行业年度报告》中,曾经写过的其它几类GP: 
“富二怪”:在行业陷入“全民焦虑”的时代,有少数含着金钥匙出生的GP却显得格外的淡定,好像从来没有为募资发过愁,他们的世界里没有资本寒冬,四季如春。
“先知派”:有一些GP总是那么先知先觉,当LP们去看一个新兴热门领域的时候,会发现这个领域的头部公司已经被一些GP提前投资锁定,这些投研能力极强的GP总能找到未来的趋势并投身其中,创造远高于同行的回报。
二、圈子 
有人可能会说,出身跟圈子不是一回事儿吗,其实不然!有时候出身并不一定是你想要的或者现在想要的,而圈子是你自己混的,“水下LP”的开发,以下三个圈子非常重要: 
1、学校圈子 
哈佛、耶鲁为代表的美国大学基金是VC/PE 的重要金主,相比而言,中国虽然没有美国那么多的大学捐赠基金,但也逐步开始出现一些高校基金,比如清华教育基金会和浙大未来母基金等。
根据“IT桔子”的数据,作为 LP 的清华教育基金会,近年来已投资 27 家VC/PE,总额超 20 亿元,对比国内一些市场化的FOF,这个投资量已经能排在 TOP10 了,括了源渡创投、同渡资本、泰有基金、美锦投资等,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基金的发起人基本来自清华系。
商学院圈子也是“水下LP”经常出没的地方,身边有几个朋友的一期基金,就是从商学院的同学中完成募资的,当然最近几年商学院中尤其是EMBA的学员中,企业家和创始人的比例在减少,大公司高管比例增多,募资也不像前些年那么好募了,但总体而言还是值得大力经营的募资“私域增量”。 
2、同乡会圈子 
潮汕、福建、江浙一带的同乡会圈子,都有很大的能量,宁波实力家族卧虎藏龙,有著名的“十大家族”,还有很多低调的家族办公室,默默的投资一些GP和项目。
3、青年企业家圈子 
目前内地的家族基金基本都是第一代或者第二代,而在国际上,比如香奈儿家族等很多家族,都统传承到了五六代以上,已然十分成熟。 
国内的青年企业家投资,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己创业,成功者寥寥无几。
第二阶段:投身VC/PE,创立基金追逐独角兽项目。然而很多明星“独角兽”项目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导致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这些项目在一级市场被热炒之后,登陆二级市场,最终泡沫消散,投资人亏损严重,也给这些对投资本身的逻辑理解稚嫩的青年企业家狠狠的上了一课。
第三阶段:投资基金,做LP。这两年的不少新基金,基石LP中都有青年企业家。

三、业绩

很多时候,母基金不是由投资决策驱动,而是销售决策驱动的,LP都想投进那些业绩特别好的GP基金。
关于评价基金业绩的指标,推荐大家看一下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刘元写的《对一支VC基金的血淋淋解剖》,在加入真格基金之前,刘元作为高级分析师任职于 Greenspring Associates,负责母基金投资及成长期公司的直接投资。刘元说,LP的任职经历,让他从经济周期的维度观察了几十年内四大洲几百支VC基金的起伏周期,得幸有一个宏观视角。
他在这篇文章中不但深入剖析了该如何评价一支基金的业绩,并详细解读了IRR、TVPI、DPI等衡量基金回报的重要指标。 
去年流行IRR,有些GP见到LP,张口就来我们基金IRR是多少多少;今年流行DPI,某些媒体又开始鼓吹:“IRR只是纸面富贵,现在DPI已经成为LP最关注的指标,没有之一。” 
其实IRR、DPI、RVPI、TVPI、MOC是一套指标,不可偏废。在不同的LP眼中,排序也不一样,步长资管中心总裁姒亭佑:“我的排序是MOC,IRR,DPI,RVPI,TVPI。”具体的考量,他会在今年秋季的母基金周刊“IR成长计划”课程中详细讲解。 
毫无疑问业绩越好的GP,拿到钱的几率越大,前提是对“业绩”,有一个正确而全面的理解。
 
效率
 
2014-2017这几年,中国的双创热潮,催生出大量新兴政府引导基金以及其它类型的LP,那是一个GP募资的黄金时期,是LP的增量世界。2018-2022,是LP总量不断减少的存量世界,在一个争夺存量的世界里募资,提升效率就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提升募资效率,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
1、制定合理的募资策略 
有清晰的,可执行的,符合团队资源属性的募资策略十分重要,特别是对很多First-Time Funds。 
欧洲风险资本杂志EVCJ将first-time funds分成三种: 

第一种是没有任何投资记录的

第二种是从机构中Spin-off出来的,有Track Record
第三种是关注特定领域或者阶段的

宜信财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外私募股权母基金投资策略之First-Time Funds研究报告》中,则按照基金管理人核心成员属性,将First-Time Funds分为以下四大类:

第一类是首次参与私募投资的新机构,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并无过多投资经验和行业背景,通常根据市场热度和风向而组建;
第二类是金融从业人员组建的新机构,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在金融或投资领域具有一定的从业经验,对金融行业有着深入的认知和了解;
第三类是裂变机构,此类新机构指的是从老牌传统投资机构裂变形成的新机构; 
第四类是产业背景新机构,此类新机构主要由具备多年产业从业经验的高管转型组建而成,如微影资本、蔚来资本等。

无论属于哪种分类,First-Time Funds都应该把“差异化”做到极致,遵循“从niche market到mainstream”的原则。开辟出一个细分专注的niche market(利基市场)十分重要,比如睿盟希资本,这样一支聚焦视觉科学的专业主题基金,就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第一期基金的募集。(延伸阅读《逆市募资2000万美金!一个美女VC创始人的自白》) 

这两年募资不顺利的First-Time Funds,有很多都是因为募资策略失误,比如一支新基金非要同时看文娱新消费、医疗大健康、智能制造等几个大方向,和团队现有人员结构和能力严重不匹配;比如一期基金开始就喊出目标规模十个亿,结果半年后调整为5个亿,再过半年调整为3个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里还包括了一种特别的First-Time Funds,就是首次做双币基金的机构,美元机构做人民币基金相对而言更容易一些,而人民币机构做美元基金比较困难。 
人民币机构募美元基金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路径:第一种的募资对象主要是中资机构和海外高净值华人的美元资产,这种LP相对而言不太容易持续出资;第二种的募资对象是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养老金、FOF等“老钱”,是美元募资的主流,对GP的挑战也更大。 
首先就是美元基金的管理逻辑和流程与人民币基金有很大不同。比如人民币基金的管理人一般会同时在管相当多支基金,而美元基金很多是投完一支基金再募下一支基金,一般同时只有一支基金是在投资,如果解决美元LP对“利益冲突”的看法,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其次,文化差异需要适应。人民币机构如何跟美元基金的LP进行沟通,也是一个挑战。有些美元基金很少会跟LP沟通,如果GP主动跟LP沟通,这类LP会紧张,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才来找我。 
另外,对于管理层的利益分配、对接班人制度的考虑、以及对于“ESG”的坚持,都会在美元基金LP尽调中有着详细的体现。再有就是一些美元机构LP很在意的“品质感”,比如募资文件的美观程度,办公环境、GP团队的背景出身等。 
关于美元基金的首次募集,还有很多其它策略,这里不详细展开,会写专门的文章和大家讨论。
2、精准的LP“地图”
要想提高募资效率,避免无效沟通,精准对接LP,绘制一份和自身机构相契合的LP“地图”必不可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对于不同阶段的基金,注册地也应该有不同的选择,比如在一些LP看来,今年如果做天使基金,珠海会是比较好的首选地点,如果做VC,选择的余地相对多一些,如果做PE,深圳是首选。 
第二,要知道目前哪些LP账面充足,哪些LP也正处于募资期,哪些LP投资自己机构所在的赛道。我曾碰到一个GP,今年以来已经见了200多家LP,十分勤奋,甚至拿出了一个每周见LP的清单给我看。不幸的是,这份LP名单信息严重滞后,名单上有一半左右的机构今年是没有出资能力或者已经转做直投。 
第三,对不同种类LP的诉求要有清晰的认知。要针对不同类型的LP讲不同的“故事”,不能无论面对什么类型的LP都一个故事讲到底。险资的诉求、政府引导基金的诉求,家族基金的诉求并不完全相同。 
比如产业投资机构(CVC)相对来说对于退出时间表没有那么在意,因为产业投资更多的是注重一个协同效应,而一些家族基金,在做投资时,往往有很多其他的需求,而不单单只看回报,更希望通过合作换取更多资源的共享,如果GP能给他们对接更有效的资源,会大大提高募资的成功率。 
3、第三方募资渠道合作 
在当下的募资环境中,如果每个GP只是做到和过去一样好,一样努力的程度,已经远远不够了,更多的机构开始重视品牌和与Placement Agent(PA)等募资渠道的合作,试图在有限的LP存量市场中,尽可能大的切出自己的那份蛋糕。 
Placement Agent作为LP和GP之间的服务商,实际上也是交易的“风险承担者”,分摊了一部分LP和GP的风险,减少了双方的不确定性。同时作为“认证者”和“监督者”,也具有保证交易双方诚信的功能和职责。 
在募资端,PA主要可以为GP提供三方面的价值: 
首先是“信息优势”。虽然现在基本上每家GP都有自己的专职IR,但能做到像大白马机构一样,设置一个IR团队的GP凤毛麟角,而PA无疑更具信息优势,以《母基金周刊》为例,不但是Social Media,更是Social Network,是一个包含了上千家LP动态的“募资情报网络”。 
其次是PA对于LP诉求的深度理解是GP机构IR或募资合伙人很难具备的,这主要是由于PA和IR之间服务对象的差别所导致的。本质上PA服务于机构LP的需求,是机构LP的资产配置顾问,这就决定了PA的视角主要是站在LP一端,也就是买方一端,而GP机构的IR主要站在卖方一端,一般只能对本机构的需求有深入的了解,无法具备横跨GP和LP两端的认知。 
再次,PA可以缩短与LP决策层沟通所需要的时间成本。目前的募资市场,GP机构的IR或者募资合伙人想直接见到LP决策层,并不容易,每家有出资能力的LP机构决策层那里,都积压了上百支基金等待“接见”。如果能直接“插队”见到LP决策层并深入沟通,可以大大提高募资效率。 
另外,与传统的PA不同,《母基金周刊》想在存量募资世界这个大“零和游戏”的残酷战场,打造一个“非零和博弈”的生态绿洲。 
如果把募资当成一场“大逃杀”游戏的话,15000家GP可能只有一两千家能够最终幸存。我们希望《母基金周刊》服务的这几百家机构,先结成内部的联盟,共享“募资情报”和募资网络。目前周刊的股东、会员机构、“IR成长计划”机构、赞助商已经有300多家GP机构,大家一起共享资源的时候,绿洲内所有人的募资效率都会明显提高,与绿洲外机构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敬畏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些人,你也可以在一些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林肯
这个时代催生了创业的热潮,也带来了资本的泡沫和GP的过剩,为了募资有些机构不惜过度“美化”自己的业绩,用各种方式套取LP的信任,哪怕最后没法为LP创造收益也无所谓,只要能不断的扩大募资规模,赚取更高的管理费就好了。GP泡沫破灭之后,生存下来的一定是有敬畏之心的机构。 
1、敬畏专业 
在中国市场上,GP真正价值体现在能够比LP找到更早的项目,如果是后期的项目,LP也可以直投了。如果不能比LP更专业,很难打动LP。
以“大疆”为例,它的“竞价融资”改变了中国投资游戏规则,虽然条件苛刻,依然有近百家机构认购,火爆异常,很多没有投进去的机构投资人摇头叹息。 
那麦星投资,又靠什么成为“大疆”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呢?答案就是专业的研究能力。得益于多年来对消费趋势的研究,麦星投资认为无人机更应该成为一个消费级的产品。尽管当时无人机还是工业级、专业级的,并没有消费级的应用,但麦星投资首先看到了无人机在大众消费市场的潜力。后面的故事是,麦星投资后的那段时间,“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的业务上快速扩张,估值也早已过百亿美元,麦星的账面回报近百倍。 
2、敬畏LP 
《母基金周刊》特约作者Steven去年写过一篇《告别奇葩!顶级IR的正确打开方式》,吐槽过一个案例: 

最奇葩的来了,某天,某基金IR不知道从哪找到我微信,加之。

妹子上来第一句话:你们还有钱吗?
.....我见过很多IR,但这么直白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哈?告诉我谁没钱了亲?
妹子顿时语塞,从对话开始到结束总共就这两句。

这个“槽点”我也经常遇到,虽然在“LP地图”那部分强调过要知道目前哪些LP账面充足,哪些LP也正处于募资期,但对LP基本的“敬畏之心”还是要有。 

现在一些机构的募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约炮儿”式募资,恨不得所有募资都浓缩成两句话:有钱吗?约吗? 
募资是个相对长期且动态的过程,对LP“长情”很重要。说“动态”是因为有些LP,当时可能当时没有合适的机会,但是后续会有机会。我身边有个朋友的基金,找一个LP募资,当时并不合适,但朋友机构的人品和能力给LP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且他们后续对LP的态度也没有因为不出资有任何改变。当今年这个LP新募了一个相关方向的母基金之后,这个朋友的GP成为了第一个出资对象,获得了两个亿的投资。 
有些GP,对LP机构的“小朋友”并不是很热情,一心想见LP老大。其实LP卧虎藏龙,我身边的几个LP“小朋友”,家里一样很有实力,也投资了不少著名基金。 
3、敬畏行业的道和术 
道的方面,对行业的大趋势成竹于胸,不逆天而动,有些机构靠“歪门邪道”迅速崛起一路狂奔,最后暴毙而亡。术的方面,对募资的策略和技巧运用纯熟,以及对LP需求的精准把握,该抓住的机会不错过。有些机构不屑于做品牌做策略,抱守着从前的辉煌,最后在存量募资世界里,碰的头破血流。 


募资的奥义


弘毅是格局,远大的理想是奋斗的动力,在遭受挫折甚至死亡威胁的时候,也不会轻易的放弃;长板是优势,在2万家GP中脱颖而出的武器;效率是翅膀,能在存量的募资世界中飞翔;敬畏是态度,在机会来临时,能“接得住”。
四者兼得,募资必成;四者得三,募资较易;四者得二,募资维艰;四者得一,募资卒。

推荐阅读
20亿元,包头市拟设立稀土产业基金
WISE2022 新经济之王|前瞻2023新经济风口 保持创新迈进未来
安徽黄山市落地一支10亿元产业发展引导基金
规模30亿 泉港首支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成立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募资的奥义:决定募资成败的四个关键词|母基金周刊年度特稿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September 03, 2019



募资的奥义:决定募资成败的四个关键词|母基金周刊年度特稿


作者丨孔小龙 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

微信交流丨13911622046



《母基金周刊》创办快两年了,平均每天跟两家机构交流,聊过的GP大概有一千家左右,那些募资成功的机构究竟做对了什么?
 
弘毅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身后不到三米的地方,一个名叫司徒美堂的白胡子老头儿,到达了他人生的又一个巅峰。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在他89年的人生充满着传奇。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前曾在他的洪门堂口打工,孙中山的反清革命他是幕后功臣之一,就连遗体都安葬在八宝山烈士公墓,周总理亲自主持公祭大会。 
如果把清朝之后的中国当成一个大GP,洪门作为具有300多年历史的“老牌LP”不但出资了一期孙中山的“GMD基金”,也出资了二期毛主席的“GCD基金”,抗战时期又巨额“增资”,支持中国的民族独立。前一阵子网上怒怼港独刷屏的“洪门声明书”,不过是又一次的“投后服务”罢了。
开国大典60年后,李开复宣布创立“创新工场”。他曾自爆当年的募资窘境:“那时我们刚开始,因为当时很穷,没人陪着我去,募资通常是我要飞好多国家,有一次我拿着一个小行李,去13个城市,见了15个投资人,也没有融到几个钱,因为欧洲人当时是很保守的,回来就得了很严重的淋巴癌”。
两个月确诊,六个月化疗,九个月修养,17个月后,李开复“王者归来”。2018年4月,创新工场逆市超额募集5亿美元,2019年6月,完成第三期人民币基金25亿元的募资。 
线性资本创始人兼CEO王淮从一个历经4年3期基金募资、300位LP轰炸的GP视角,为正在寻觅黑马基金的LP提出了筛选GP的建议。 
其中一条是:“明白了他们的‘革命理想’,你还要判断两个问题,他们是不是最合适的革命者,是不是最坚定的革命者。没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容易投成啥火投啥的游击队式投资,最终能做成大事的一定是有执念和有执行力的正规军。知道啥钱该赚,啥钱不该赚,理想坚定,纪律严明,这样才能够在属于他们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上,赚到属于他们的Alpha。”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无不具有远大的志向和坚定的意志。中基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末,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719家,要想在GP泡沫中“剩者为王”,跑赢募资低谷大周期成为顶级机构,“弘毅”是第一个必要条件。
 
长板
 
近15000家GP中,有太多“千人一面”的机构,要想募资成功,靠的是“长板”。具体来说,就是以下三个方面的优势: 
一、出身 
金庸先生的武侠江湖里有很多门派,按照创始人的背景,GP也可以分成很多“门派”,在LP的心智模型里,比较受欢迎的GP主要有三种: 
1、大白马 
大白马机构集各种宠爱于一身,不是普通LP想投就能投进去的,有些顶级GP,已经翻身做主,做起了LP。有些大白马玩儿的更高级,比拼的已经是品牌调性和气质,创办学习型组织或者开展高端培训,顺带还能发展一些财富自由的创业者做LP。 
2、Spin-off出来的黑马
大致可分成和平分手和踢门而出两种。和平分手自立门户的GP,属于比较“明事理、会做人”的那种,往往能紧抱前东家的大腿,让大白马成为自己的基石LP,成就一段佳话;打出家门的GP,募资基本靠个人IP,有时也能拐走老东家的一部分LP。
3、产业出身 
从产业中出来的优秀GP,往往能够获得顶级产业LP的青睐。这些产业LP的参与,能够为一个GP带来多元化且高度相关的协同资源与增值视角。
比如化工行业出身的川流投资,主要LP中除了厦门建发、中金启元与清华紫荆等专业投资机构,还包含了如巴斯夫(BASF)与索尔维(Solvay)等跨国化学材料企业,以及如闰土股份、丹化科技、阳谷华泰与七彩化学等国内领先的化学材料细分行业龙头。 
有些其它门派的GP,也能募资成功,比如去年我在《历史的终结!2018中国母基金行业年度报告》中,曾经写过的其它几类GP: 
“富二怪”:在行业陷入“全民焦虑”的时代,有少数含着金钥匙出生的GP却显得格外的淡定,好像从来没有为募资发过愁,他们的世界里没有资本寒冬,四季如春。
“先知派”:有一些GP总是那么先知先觉,当LP们去看一个新兴热门领域的时候,会发现这个领域的头部公司已经被一些GP提前投资锁定,这些投研能力极强的GP总能找到未来的趋势并投身其中,创造远高于同行的回报。
二、圈子 
有人可能会说,出身跟圈子不是一回事儿吗,其实不然!有时候出身并不一定是你想要的或者现在想要的,而圈子是你自己混的,“水下LP”的开发,以下三个圈子非常重要: 
1、学校圈子 
哈佛、耶鲁为代表的美国大学基金是VC/PE 的重要金主,相比而言,中国虽然没有美国那么多的大学捐赠基金,但也逐步开始出现一些高校基金,比如清华教育基金会和浙大未来母基金等。
根据“IT桔子”的数据,作为 LP 的清华教育基金会,近年来已投资 27 家VC/PE,总额超 20 亿元,对比国内一些市场化的FOF,这个投资量已经能排在 TOP10 了,括了源渡创投、同渡资本、泰有基金、美锦投资等,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基金的发起人基本来自清华系。
商学院圈子也是“水下LP”经常出没的地方,身边有几个朋友的一期基金,就是从商学院的同学中完成募资的,当然最近几年商学院中尤其是EMBA的学员中,企业家和创始人的比例在减少,大公司高管比例增多,募资也不像前些年那么好募了,但总体而言还是值得大力经营的募资“私域增量”。 
2、同乡会圈子 
潮汕、福建、江浙一带的同乡会圈子,都有很大的能量,宁波实力家族卧虎藏龙,有著名的“十大家族”,还有很多低调的家族办公室,默默的投资一些GP和项目。
3、青年企业家圈子 
目前内地的家族基金基本都是第一代或者第二代,而在国际上,比如香奈儿家族等很多家族,都统传承到了五六代以上,已然十分成熟。 
国内的青年企业家投资,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己创业,成功者寥寥无几。
第二阶段:投身VC/PE,创立基金追逐独角兽项目。然而很多明星“独角兽”项目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导致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这些项目在一级市场被热炒之后,登陆二级市场,最终泡沫消散,投资人亏损严重,也给这些对投资本身的逻辑理解稚嫩的青年企业家狠狠的上了一课。
第三阶段:投资基金,做LP。这两年的不少新基金,基石LP中都有青年企业家。

三、业绩

很多时候,母基金不是由投资决策驱动,而是销售决策驱动的,LP都想投进那些业绩特别好的GP基金。
关于评价基金业绩的指标,推荐大家看一下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刘元写的《对一支VC基金的血淋淋解剖》,在加入真格基金之前,刘元作为高级分析师任职于 Greenspring Associates,负责母基金投资及成长期公司的直接投资。刘元说,LP的任职经历,让他从经济周期的维度观察了几十年内四大洲几百支VC基金的起伏周期,得幸有一个宏观视角。
他在这篇文章中不但深入剖析了该如何评价一支基金的业绩,并详细解读了IRR、TVPI、DPI等衡量基金回报的重要指标。 
去年流行IRR,有些GP见到LP,张口就来我们基金IRR是多少多少;今年流行DPI,某些媒体又开始鼓吹:“IRR只是纸面富贵,现在DPI已经成为LP最关注的指标,没有之一。” 
其实IRR、DPI、RVPI、TVPI、MOC是一套指标,不可偏废。在不同的LP眼中,排序也不一样,步长资管中心总裁姒亭佑:“我的排序是MOC,IRR,DPI,RVPI,TVPI。”具体的考量,他会在今年秋季的母基金周刊“IR成长计划”课程中详细讲解。 
毫无疑问业绩越好的GP,拿到钱的几率越大,前提是对“业绩”,有一个正确而全面的理解。
 
效率
 
2014-2017这几年,中国的双创热潮,催生出大量新兴政府引导基金以及其它类型的LP,那是一个GP募资的黄金时期,是LP的增量世界。2018-2022,是LP总量不断减少的存量世界,在一个争夺存量的世界里募资,提升效率就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提升募资效率,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
1、制定合理的募资策略 
有清晰的,可执行的,符合团队资源属性的募资策略十分重要,特别是对很多First-Time Funds。 
欧洲风险资本杂志EVCJ将first-time funds分成三种: 

第一种是没有任何投资记录的

第二种是从机构中Spin-off出来的,有Track Record
第三种是关注特定领域或者阶段的

宜信财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外私募股权母基金投资策略之First-Time Funds研究报告》中,则按照基金管理人核心成员属性,将First-Time Funds分为以下四大类:

第一类是首次参与私募投资的新机构,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并无过多投资经验和行业背景,通常根据市场热度和风向而组建;
第二类是金融从业人员组建的新机构,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在金融或投资领域具有一定的从业经验,对金融行业有着深入的认知和了解;
第三类是裂变机构,此类新机构指的是从老牌传统投资机构裂变形成的新机构; 
第四类是产业背景新机构,此类新机构主要由具备多年产业从业经验的高管转型组建而成,如微影资本、蔚来资本等。

无论属于哪种分类,First-Time Funds都应该把“差异化”做到极致,遵循“从niche market到mainstream”的原则。开辟出一个细分专注的niche market(利基市场)十分重要,比如睿盟希资本,这样一支聚焦视觉科学的专业主题基金,就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第一期基金的募集。(延伸阅读《逆市募资2000万美金!一个美女VC创始人的自白》) 

这两年募资不顺利的First-Time Funds,有很多都是因为募资策略失误,比如一支新基金非要同时看文娱新消费、医疗大健康、智能制造等几个大方向,和团队现有人员结构和能力严重不匹配;比如一期基金开始就喊出目标规模十个亿,结果半年后调整为5个亿,再过半年调整为3个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里还包括了一种特别的First-Time Funds,就是首次做双币基金的机构,美元机构做人民币基金相对而言更容易一些,而人民币机构做美元基金比较困难。 
人民币机构募美元基金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路径:第一种的募资对象主要是中资机构和海外高净值华人的美元资产,这种LP相对而言不太容易持续出资;第二种的募资对象是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养老金、FOF等“老钱”,是美元募资的主流,对GP的挑战也更大。 
首先就是美元基金的管理逻辑和流程与人民币基金有很大不同。比如人民币基金的管理人一般会同时在管相当多支基金,而美元基金很多是投完一支基金再募下一支基金,一般同时只有一支基金是在投资,如果解决美元LP对“利益冲突”的看法,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其次,文化差异需要适应。人民币机构如何跟美元基金的LP进行沟通,也是一个挑战。有些美元基金很少会跟LP沟通,如果GP主动跟LP沟通,这类LP会紧张,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才来找我。 
另外,对于管理层的利益分配、对接班人制度的考虑、以及对于“ESG”的坚持,都会在美元基金LP尽调中有着详细的体现。再有就是一些美元机构LP很在意的“品质感”,比如募资文件的美观程度,办公环境、GP团队的背景出身等。 
关于美元基金的首次募集,还有很多其它策略,这里不详细展开,会写专门的文章和大家讨论。
2、精准的LP“地图”
要想提高募资效率,避免无效沟通,精准对接LP,绘制一份和自身机构相契合的LP“地图”必不可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对于不同阶段的基金,注册地也应该有不同的选择,比如在一些LP看来,今年如果做天使基金,珠海会是比较好的首选地点,如果做VC,选择的余地相对多一些,如果做PE,深圳是首选。 
第二,要知道目前哪些LP账面充足,哪些LP也正处于募资期,哪些LP投资自己机构所在的赛道。我曾碰到一个GP,今年以来已经见了200多家LP,十分勤奋,甚至拿出了一个每周见LP的清单给我看。不幸的是,这份LP名单信息严重滞后,名单上有一半左右的机构今年是没有出资能力或者已经转做直投。 
第三,对不同种类LP的诉求要有清晰的认知。要针对不同类型的LP讲不同的“故事”,不能无论面对什么类型的LP都一个故事讲到底。险资的诉求、政府引导基金的诉求,家族基金的诉求并不完全相同。 
比如产业投资机构(CVC)相对来说对于退出时间表没有那么在意,因为产业投资更多的是注重一个协同效应,而一些家族基金,在做投资时,往往有很多其他的需求,而不单单只看回报,更希望通过合作换取更多资源的共享,如果GP能给他们对接更有效的资源,会大大提高募资的成功率。 
3、第三方募资渠道合作 
在当下的募资环境中,如果每个GP只是做到和过去一样好,一样努力的程度,已经远远不够了,更多的机构开始重视品牌和与Placement Agent(PA)等募资渠道的合作,试图在有限的LP存量市场中,尽可能大的切出自己的那份蛋糕。 
Placement Agent作为LP和GP之间的服务商,实际上也是交易的“风险承担者”,分摊了一部分LP和GP的风险,减少了双方的不确定性。同时作为“认证者”和“监督者”,也具有保证交易双方诚信的功能和职责。 
在募资端,PA主要可以为GP提供三方面的价值: 
首先是“信息优势”。虽然现在基本上每家GP都有自己的专职IR,但能做到像大白马机构一样,设置一个IR团队的GP凤毛麟角,而PA无疑更具信息优势,以《母基金周刊》为例,不但是Social Media,更是Social Network,是一个包含了上千家LP动态的“募资情报网络”。 
其次是PA对于LP诉求的深度理解是GP机构IR或募资合伙人很难具备的,这主要是由于PA和IR之间服务对象的差别所导致的。本质上PA服务于机构LP的需求,是机构LP的资产配置顾问,这就决定了PA的视角主要是站在LP一端,也就是买方一端,而GP机构的IR主要站在卖方一端,一般只能对本机构的需求有深入的了解,无法具备横跨GP和LP两端的认知。 
再次,PA可以缩短与LP决策层沟通所需要的时间成本。目前的募资市场,GP机构的IR或者募资合伙人想直接见到LP决策层,并不容易,每家有出资能力的LP机构决策层那里,都积压了上百支基金等待“接见”。如果能直接“插队”见到LP决策层并深入沟通,可以大大提高募资效率。 
另外,与传统的PA不同,《母基金周刊》想在存量募资世界这个大“零和游戏”的残酷战场,打造一个“非零和博弈”的生态绿洲。 
如果把募资当成一场“大逃杀”游戏的话,15000家GP可能只有一两千家能够最终幸存。我们希望《母基金周刊》服务的这几百家机构,先结成内部的联盟,共享“募资情报”和募资网络。目前周刊的股东、会员机构、“IR成长计划”机构、赞助商已经有300多家GP机构,大家一起共享资源的时候,绿洲内所有人的募资效率都会明显提高,与绿洲外机构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敬畏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些人,你也可以在一些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林肯
这个时代催生了创业的热潮,也带来了资本的泡沫和GP的过剩,为了募资有些机构不惜过度“美化”自己的业绩,用各种方式套取LP的信任,哪怕最后没法为LP创造收益也无所谓,只要能不断的扩大募资规模,赚取更高的管理费就好了。GP泡沫破灭之后,生存下来的一定是有敬畏之心的机构。 
1、敬畏专业 
在中国市场上,GP真正价值体现在能够比LP找到更早的项目,如果是后期的项目,LP也可以直投了。如果不能比LP更专业,很难打动LP。
以“大疆”为例,它的“竞价融资”改变了中国投资游戏规则,虽然条件苛刻,依然有近百家机构认购,火爆异常,很多没有投进去的机构投资人摇头叹息。 
那麦星投资,又靠什么成为“大疆”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呢?答案就是专业的研究能力。得益于多年来对消费趋势的研究,麦星投资认为无人机更应该成为一个消费级的产品。尽管当时无人机还是工业级、专业级的,并没有消费级的应用,但麦星投资首先看到了无人机在大众消费市场的潜力。后面的故事是,麦星投资后的那段时间,“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的业务上快速扩张,估值也早已过百亿美元,麦星的账面回报近百倍。 
2、敬畏LP 
《母基金周刊》特约作者Steven去年写过一篇《告别奇葩!顶级IR的正确打开方式》,吐槽过一个案例: 

最奇葩的来了,某天,某基金IR不知道从哪找到我微信,加之。

妹子上来第一句话:你们还有钱吗?
.....我见过很多IR,但这么直白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哈?告诉我谁没钱了亲?
妹子顿时语塞,从对话开始到结束总共就这两句。

这个“槽点”我也经常遇到,虽然在“LP地图”那部分强调过要知道目前哪些LP账面充足,哪些LP也正处于募资期,但对LP基本的“敬畏之心”还是要有。 

现在一些机构的募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约炮儿”式募资,恨不得所有募资都浓缩成两句话:有钱吗?约吗? 
募资是个相对长期且动态的过程,对LP“长情”很重要。说“动态”是因为有些LP,当时可能当时没有合适的机会,但是后续会有机会。我身边有个朋友的基金,找一个LP募资,当时并不合适,但朋友机构的人品和能力给LP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且他们后续对LP的态度也没有因为不出资有任何改变。当今年这个LP新募了一个相关方向的母基金之后,这个朋友的GP成为了第一个出资对象,获得了两个亿的投资。 
有些GP,对LP机构的“小朋友”并不是很热情,一心想见LP老大。其实LP卧虎藏龙,我身边的几个LP“小朋友”,家里一样很有实力,也投资了不少著名基金。 
3、敬畏行业的道和术 
道的方面,对行业的大趋势成竹于胸,不逆天而动,有些机构靠“歪门邪道”迅速崛起一路狂奔,最后暴毙而亡。术的方面,对募资的策略和技巧运用纯熟,以及对LP需求的精准把握,该抓住的机会不错过。有些机构不屑于做品牌做策略,抱守着从前的辉煌,最后在存量募资世界里,碰的头破血流。 


募资的奥义


弘毅是格局,远大的理想是奋斗的动力,在遭受挫折甚至死亡威胁的时候,也不会轻易的放弃;长板是优势,在2万家GP中脱颖而出的武器;效率是翅膀,能在存量的募资世界中飞翔;敬畏是态度,在机会来临时,能“接得住”。
四者兼得,募资必成;四者得三,募资较易;四者得二,募资维艰;四者得一,募资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