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私募数字化转型刻不容缓丨FOF Global

2018年中国开始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新冠疫情加速推动数字基建的国内进展。线下交流的减少正在使私募大头为管理问题绞尽脑汁,可以说数字化转型将挽救私募基金于水火之中。本文结合近年来的国外实例介绍了数字化转型在私募中的具体应用场景并制定了数字化操作手册。


笑墨丨作者
丨编辑
 
“数字基建新时代”——中国私募行业面临的新环境
 
数字基础设施是现代工业社会赖以运行的硬件,而现代工业在日常运行和研发方面对数字技术的依赖越来越高,因此人们越发意识到数字化基建的重要性。其实早在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明确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定位。由于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影响,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的数字化建设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热点之一。 
一些传统行业受冲击较大,而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未来,国家将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2020年初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仅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全世界。大部分企业受到病毒影响,办公、生产和销售受到显而易见的冲击,世界经济也陷入了新的一轮衰退,金融行业的运行也深受影响。 
巴克莱公司(Barclays Plc) 、贝莱德公司(BlackRock Inc)、摩根士丹利、富国银行等接连确认员工感染新冠肺炎。为了降低大量员工患病的风险,全球各大银行采取分散部分员工队伍,隔离疏散,测试并拟启用备用办公场所等,以确保业务能够继续开展。 
在这次的冲击下,那些已经掌握或部分掌握了数字管理技术的机构能够更好的应对,而那些在数字基础设施方面落后的公司,则面临更大的挑战。 
可以预见的是,各行各业进入数字化模式仅仅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私募行业和诸多行业存在密切联系,若想保持办公和服务的高效,赶上数字化浪潮尤为重要。
 
私募行业也需要数字化
 
在私募行业中,一定的规模效应可以给GP提供可观的竞争优势,但如果私募基金的规模过大,管理的复杂性会带来更多的负担和成本。私募基金更加迫切地需要扩大数字基础设施规模和处理更多的数据,应对复杂性带来的问题。 
另外,现代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GP)与客户之间互动方式越来越多,根据互动方式不同GP需要对账户进行分门别类的单独管理,管理难度提升。今天,公司经常创建各种各样的新关系:盲池(blind pools)、单个账户(separated accounts)、sidecars(侧挂车投资,是一种投资策略,其中一个投资者允许另一个投资者控制资金的投资目标和方式)、共同投资(joint investment)和机构投资人以战略伙伴关系名义组合起来形成的账户等。
新冠疫情下私募数字化转型刻不容缓 
图片来源:2018年麦肯锡公司GP调查问卷
通常,GP还是会通过增加人员这种过时的方法来应付管理问题。事实证明,在许多情况下,这是一种昂贵而低效的解决方案。人员的增加并没有降低管理的复杂程度,反而拉低了财务、运营、人力资源等方面的效率,增加了成本。
但数字化技术在创造预期规模经济的同时,还能维持后台和中层职能的高效运转,因此GP们可以更顺利地扩大基金规模和增加基金种类。如今,更多的公司愿意将实现数字化作为目标,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雇佣更多雇员埋头苦干。
 
数字化在私募行业的应用场景
 
理论上,数字化系统可以对大量数据集进行快速提取、转换、搜索、分析和共享等,是真正地具有一系列大数据分析能力。数据处理可以产生描述性分析(基本报告和商业智能),说明性分析(行动建议)和预测性分析(对未来发展的洞察力)。
具体到私募股权投资,各个方面都存在着数字化转型的机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年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基金会计、风险与合规、投资组合风险管理以及大数据分析等领域最适合数字化。其他可能受益的领域包括尽职调查、客户入职和客户关系管理等。 
从实践出发,GP数字化转型之后可以基于数字化系统的分析进行“拔优扶弱”。先说“拔优”,根据微软年前发布的物联网(IoT)信标分析报告,IoT用户在两年内的投资回报率预计可以达到30%,如果GP能够投资和帮助这些制造企业接受工业物联网的模式,将得到充足的回报。至于“扶弱”,毕马威(KPMG)交易咨询合伙人迈克•米尔斯(Mike Mills)表示,“拥有数字化技术的GP能够帮助陷入困境的企业找到利用数字技术降低成本、增加收入的最佳方式。”  
当然,GP数字化最主要的实践在于投后管理数字化。例如,在制造业中,数据分析可以管理装配线上的配料流减少浪费,预测自动化流程中生产设备何时可能需要维护。在物流业务中,GP可以长期收集各种资产的运营数据,了解它们的用途和效率并生成预测分析。在市场营销方面,GP可以利用数字化系统跟踪消费者体验进行数据分析,帮助优化市场细分和人口统计,进而对其投资组合公司的销售流程进行改进使营销活动个性化,以便更好地提供产品定制、帮助客户发现和购买新产品、提高目标销售。 
通过将制造业、供应商管理、采购、配送、营销或客户服务等业务领域数字化,GP可以确定哪些领域可以提高效率和商业决策。
 
数字化转型操作手册
 
毕马威建议GP在开始数字化进程时,应明确自己在数字化领域的地位,评估最适合和最需要数字化的业务领域并开展数字化升级,例如投资项目筛选和投后管理。 
现在,LP给GP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要求获得丰厚的回报、更多的信息、更高的透明度以及更高的数据粒度,或许在不远的将来,LP们会把数字技术作为GP专业性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因此相关数字技术的理解和运用能力对于GP们变得至关重要。为了成功实施数字驱动的价值创造战略,GP应: 
1. 雇用具有数字技术背景的专业人员。这些关键员工应能够向管理团队提供建议,包括新硬件和软件的购买和内部开发以及聘用具有重要技能的数据分析师等。
2. 建立数据管理功能。收集、汇总、构造、调节、保护和使用大数据的过程非常复杂,GP需要给投资组合公司足够的建议,例如如何获取数据管理技能或如何通过第三方技术提供商进行访问。
3. 数字化进程务必务实。GP应该从小做起,避免一下子解决所有问题,因为试图在投资组合公司中过早实施太多技术变革会导致失败和大量资本损失。重点需要针对可能影响价值创造的重大技术缺陷。
4. 保证透明度。GP在年度报告、投资者会议和其他渠道上向内外部公布数字化工作的进展。
 
西方国家私募行业已经发生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早已被视为影响新投资的最重要趋势。早在2018年Preqin对300家GP的调查中,约70%的受访者承认,数字化程度在他们的投资决策中非常重要。 
Two Six Capital是率先在私募股权投资中使用数据科学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参与了已完成的320多亿美元私募股权交易。该公司擅长使用大规模的、基于云的工程来在短时间内处理大数据集,这种能力可以让它洞察投资组合公司中每天发生的事情,也让它在投资决策时间非常有限的商业调查阶段具有显著优势。 
另一个例子是黑石集团(The Blackstone Group),它创建了一个专注于数据科学、大数据和高级分析的数据提案团队。该团队与公司的投资专家合作,以改善投资流程、进行新的投资并优化现有的投资组合公司的运营。 
欧洲顶尖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EQT也在进行数字化转型,推动工作方式向云计算辅助转变。它还创建了一个名为Motherbrain的高级系统,该系统通过筛选大型数据集来寻找可能的投资机会。另外,该公司组建了一支强大的团队以支持投资组合公司的数字化,比如培训公司员工了解市场中的数字信号。 
“数字化转型至关重要,所有企业都应该考虑这一点。少数GP已经拥有专门致力于数字转型的团队,而其它公司才刚刚开始数字化日程,”米尔斯表示。“现在有很多机会通过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来降低成本并取得更大进步,但要在更多GP身上传递数字转型的真正力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