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球平台用于GPs和lp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从1.0到3.0: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与变局

母基金周刊
更新 September 21, 2020 来源: FOF Weekly

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从2002年起步发展至今,对产业发展的扶持日趋增强,运作模式也日趋完善。以产业为根基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成为刺激经济增长、开展招商引资和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有力手段。在资本市场遭遇寒流的阶段,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无疑成为股权投资LP的中坚力量。

在主题论坛《政府引导基金新变局》中,深创投副总裁蒋玉才,金财投资董事长吕宗才,江苏省文投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兼任江苏省大运河投资公司总经理王国丰,上海科创投集团副总经理朱民,亦庄产投总经理唐雪峰就政府引导基金如何进行策略升级,更好发挥出产业引导基金的价值进行了分享和探讨。论坛由厦门创投总经理谢洁平主持。

以下为各位嘉宾论坛发言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从1.0到3.0: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与变局


稳步向前的政府引导基金


谢洁平:很荣幸作为在地机构的代表来主持这一场圆桌论坛,也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厦门。

首先抛砖引玉介绍厦门创投。厦门创投是厦门金圆投资集团的子公司,是厦门市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的平台,也是厦门市产业投资基金的受托管理机构。厦门市非常重视基金的作用,始终把基金作为带动产业转型的重要抓手。截止到目前,我们管理的各类产业投资基金已经超过了700亿的规模,其中包括参股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基金,厦门市产业引导基金,国企改革发展基金,小微示范城市基金及现代服务业基金等。

接下来有请各位简要介绍一下自己以及管理基金的最新情况。

蒋玉才:我是来自深创投的蒋玉才,深创投实际上是做两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深创投作为一个创投投资公司,管理了大概三千多亿的资金总规模,在创投这个领域做出了比较好的投资业绩,获得了业界的一些肯定。

同时从2016年开始,深创投就接受市政府的委托,进行深圳市引导基金的管理。2010年深圳市引导基金成立的时候,规模是30亿,2015、2016年我们规模扩大到1千亿,现在总的实际到位资金超过了1400亿。我们从2016年开始,陆陆续续成立了150多支基金,承诺出资600多亿,实际出资200多亿,扶持了一大批企业。经过几年的运作,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引导基金参股子基金的项目投资总数超过了2000家,上市公司超过了50家,同时业绩还在逐渐的体现和爆发中。

吕宗才:我是江苏金财投资有限公司的吕宗才,金财投资是2013年9月份成立的,其前身省产权交易所自2010年就负责管理省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随着财政资金使用方式改革力度的加大,省政府认为应该集中各方资源,将一些分散的基金进行整合,打造统一的政府投资基金平台,所以在2015年9月成立省政府投资基金。该基金为有限合伙制架构,省财政厅是LP,金财投资是GP,钱都来自于财政资金。目前总的实缴规模是192.66亿,对外认缴310亿,参股投资了66家子基金,一共投了1024个项目,投出去的资金是730多亿,带动社会投资2900多亿。

王国丰:我是来自江苏文投的王国丰,同时兼省大运河基金的总经理。我们基金管理团队在负责运作江苏省大运河文化旅游发展基金,这个基金是江苏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习总书记“把大运河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重要指示批示而设立的省级政府引导基金,基金特定使命,特定投向,范围比较专注。但从空间、时间和内容上来讲,它的范围比较广,可投资的空间比较大。

大运河有3000多公里,2500多年的历史,国家提出大运河文化带,就是要沿着大运河这个轴线投资布局文化。我们现在提出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最终要体现的是文化自信,所以我们是一个有特定使命,更专注的基金。

我们基金投向围绕在三个大的方向:第一,站在市场的角度去打造世界遗产;第二,提炼大运河文化,然后进行保护、传承和利用;第三,促进文化旅游融合高质量发展,为人类提供美好的生活。

现在我们有13支基金,总规模达到了109.45亿元,今年的目标大概是18支基金,达到130亿的规模。大运河基金比较年轻,我们在行业里做了一项创新,江苏省成功在全国首单发行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专项债券,期限10年,利率2.88%,规模23.34亿元。把政府信用嫁接到母基金上来,利用政府的信用进行融资,是我们做的一个创新。

朱民:上海科创投成立的时间比较早,最早是成立于1992年的上海科投,另外一个前身是隶属于上海市发改委的上海创投。2014年战略重组后,组成了上海科创投,是上海市引导基金的管理人。我们既做引导基金的管理人,也是很重要的GP,也在做直投。所以我们的角色在两个方面,都在不断的转化。

就引导基金这个主题,上海科创投管理的上海市级的引导基金是115亿,出资70亿,对接了60多家子基金,放大的规模大概是600亿左右。我们在科创板取得了较好的业绩。就引导基金的子基金来说,上板交易的就有16家;在审批过程中的,还有16家;我们下一步预备报会的,将近有20家。所以上海市引导基金作为全国最早的省级引导基金,终于收获了一个开花结果的结局。但是长期要守得住寂寞,十年磨一剑,引导基金进入到了2.0的阶段,我们非常希望和新老朋友共同探讨上海创投基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唐雪峰:我的工作单位叫亦庄国(产)投,是北京开发区的国有投资平台,主要业务是母基金和产业基金。我们这个公司是母基金中的“邓丽君”,在这个行业从业时间比较长的人,对我们这个单位的名字很熟悉,最近两三年加入行业的,对我们就比较陌生了。主要原因是市场上的机构感觉我们最近不太活跃了,但实质上我们这几年一直都在加大投资的力度和节奏,只是投资方法跟过去相比有一些变化。用数字来说,我们最活跃的时候,大概是15、16年,参与了大概30多个基金,基金总盘子加起来是600多亿。到今天,我们大概参与了80多支基金,加起来的总盘子大概是6400多亿,认缴的规模是600多亿。所以从数字上来看,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持续的投资,投资的力度也比以前大的多,只是花到了一些市场中的机构不太关注到的一些领域里,我们一直在这个市场里活跃着,只是需要跟大家找到新的契合点,让我们一起更多的合作。

谢洁平:亦庄国投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等重大产业项目投资上,其实是做得很好的,也实现了政府招商引资和产业发展的意图。


政府引导基金的新变局


谢洁平:今天论坛的主题是“政府引导基金的新变局”,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其实是通过参股基金的模式,投到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上去,支持国家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服务实体经济。我想引导基金一直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产业,一个是科创,这就是引导基金的初心和使命。

这些年,政府引导基金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2000年到2014年,主要是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开始,投的是初创期和成长期的企业;从2015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进入了一个发展的快车道,伴随着国家的双创发展战略快速成长。2015年一年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就超过了之前十年的总和。很多地方的引导基金聚焦在“产业”上发起设立基金;2018年到现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十部委资管新规的出台,包括今年财政部出台的《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 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等,对政府引导基金的运作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要求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自身进化,从1.0进化到2.0,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引导基金可能进化到3.0的版本。

今年的经济形势特别复杂,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疫情冲击着全球经济形势,国内的经济也进入到国际国内双循环这样一个大的变局里面。那么作为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面临着什么样的新变局、新形势,或者接下来要用什么样的新打法、新思考,去应对市场的变化?

蒋玉才:从两个方面来讲,因为我们在座的人都是引导基金实际的管理者,大家都有一个比较共性的问题,创投行业是一个充分市场化竞争的领域,引导基金的管理如何来实现市场化?

政府引导基金介乎于传统财政管理体制和市场化的创投基金管理体制之间,它又要接受传统的财政严格的审计和管理,又要以市场化的方式代表政府去支持市场化的基金。所以这里面确实好多需要我们作为引导基金管理人,去面对和应对的一些挑战和问题。

在1.0阶段的时候,引导基金的管理者都是政府的直属机构。2010年我就在创投办,以政府部门的身份去管理引导基金,严格按照政府的薪酬体系考核。2016年以后,整体划拨给了深创投,可以分享深创投的市场化管理体制和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现在好多地方政府都是把引导基金委托给国企管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

但是委托给市场化的国企管理之后,对管理引导基金的这个团队,也要尽可能的采取一些市场化的方式去管理。不能只要求引导基金的管理者以市场化的方式去支持别人,引导基金的管理团队本身,虽然承担了政府的职能,也要有一部分市场化的激励和考核,这样才是一个更可行的,更持续的,更长久的方式。

第二,我们的引导基金这几年运作下来,出资上放缓了节奏,但是我们有几个方面的转变:一个是我们加强了整个引导基金的绩效评价,和引导基金参股子基金的绩效评估;再就是引导基金把大量的资金投出去,于是一般性的创投基金和并购基金、股权投资基金,大量的往前移,成立了天使母基金,在社会上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这是市委书记亲自主抓的一个工程,我们成立了一百亿的天使母基金,这在全国、在全球都是规模比较大的。而且我们这个天使母基金制定了非常优惠的条件,假如你这个天使母基金运作到一定的程度,满足了当时的投资要求和市政府的产业目标之后,政府出资部门收回本金就可以了,百分之百的奖励都给了团队,所以优惠的力度也是非常大的。

最近天使母基金运作也非常好,全国各地的天使投资机构纷纷到我们这里来申请天使基金的运作,取得了比较好的开端。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就聚焦于后端,具体项目的引进的时候,引导基金作为政府的平台,参与配合支持大项目的落地。

大概就是有这么几个方面的转变。

谢洁平:深圳这个城市血液里具有创新的精神和意识,蒋总刚才提到深圳的做法,往两头走,前端投天使基金,后端抓大项目,我想这真正体现了国家要求的引导基金“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科技”的精神,深圳已经走在了前面。    

吕宗才:主题是新变局,今年讨论最多的就是“变”,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自己归纳为“一少三多”。

一少就是说在增量资金的注入方面,是在减少的,更多进入了存量资金的滚动发展阶段。因为在2016年到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大规模的发展,财政资金不可能持续不断和大规模来注资。另外今年经济下行,“六稳”“六保”任务非常重,财政预算也不可能给引导基金注资很多。

相对于前面几年,现在恐怕进入到了一个存量资金的滚动发展阶段,我们收回的投资可以循环投资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布局,现在陆续有项目的退出,用于循环投资。

三多是指,首先投资方向上我们更多做聚焦,两个方向,一个是投资国家战略和省级战略,省委省政府确定的一些重大的项目、重点的领域、重要的区域;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回归到创业创新创投,放大财政基金的杠杆效应,吸引社会资本一起来做这个事情。所以后期我们也会再成立一个双创基金。

其次我感觉到就是要更多重视合规和规范性,国家也是越来越重视这一块,可能会在更高层面来研究政府投资基金的发展问题。作为国有管理机构,经常接受审计、巡视和监督,合规性非常重要。

第三,更多重视绩效评价。财政部7号文今年印发后,绩效评价就更为重要。我们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从去年开始对子基金进行绩效评价,今年对成立一年以上的子基金马上又要进行评价,绩效评价将成为常态化工作。

王国丰:今年的题目“变”,我想投资人应该要掌握的几个点,一个是变与不变,我们要始终去找到变的东西和不变的东西;第二,我们要找确定性和不确定性,要从不确定性里面把确定性找出来;第三,量变到质变,募资难标示着从量到质,基金业在进行更高质量的发展。

对行业的未来特别是母基金的未来,我是长期看好的。

首先是经济长期向好发展,所以需要基金,我们处于投资一个好的时期。

第二,从政府弥补市场失灵的角度来讲,必须需要政府的母基金去弥补市场失灵,而且经济的总量在增大,所以这一块基金的规模也会增大。

第三个是特定的使命和特定的任务,需要特定的基金出现。所以基金也在不断更新,有的基金可能不需要了,而半导体基金、科技基金、乡村发展振兴基金、大运河基金……这些基金都会趁势而上,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期。

另外市场投资基金没有起来的时候,更需要政府引导基金发挥作用,但是不要去挤占市场,而是带动市场,给市场提供更好的资源。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应对更好的未来。

朱民:简单两句话表达我的观点。

第一句话是使命不能忘,这句话是说给GP听的,你要来申请引导基金,你得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我的使命就是要为国家育苗,为上海市科创中心建设做出一支生力军,选择优秀的GP团队。在这个基础上,你来理解我和适应我,我来挑选你,这是一个相互之间的关系,你首先要了解我的使命是什么,我们要坚持既定的使命,不然引导基金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就社会化了。这是一个基本的点。

第二,创新不能停,我们在合作的过程当中,在理解自身、理顺自身结构的过程中,要不断创新管理方式。在最近几年里,我们更多关注上海市政府关心的人工智能、集成电路和生物医药三大重点产业。这些领域当中,我们肯定是会优先倾注很多的实力和关注。大家在申请的时候,一定要在这个领域当中进行相关的布局。

另外,我们作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希望做早做小做微做科技。你一定要适当进行战略调整,最后立足到自己作为管理者的市场化问题,其实在这里我非常崇尚一句话,就是要“想政府所想,为市场所需”,这是我们引导基金和申请我们引导基金的GP,都应该牢记的两句话。去各地政府申请引导基金,一定要想政府所想,但是你要为市场所需,运用好市场的机制,形成平衡点。

唐雪峰: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我们对于引导基金变化的观察,大概三点:第一个是少,未来我们认为,引导基金的量会逐渐的大幅度变少,前几年政府基金这个行业里面有一个不好的倾向,大家倾向比的是目标规模,其实并不见得有那么多的预算。但这传达了一个不好的信号给市场,让GP产生了一个幻觉,就是市场上有很多的钱,大家都在扩规模,拼命去募资,都以为自己三缺一,要拿政府的钱,结果资管新规等政策出台,大部分变成了一缺三。现在政策又在变化,未来你看到的政府引导基金规模可能会变小,但那应该是实际的规模,不要产生幻觉。

第二,要求在变高,政府引导基金对GP合作的条件在逐步的调整,这个和市场的反馈其实也有一定的关系,过去几年大家一直探讨一个话题,政府基金不够市场化,一直在呼吁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结果来了,监管部门出台了新的政策法规,给政府引导基金提出了更加市场化的要求。但这个市场化的理解和大家的理解的确有些不一样,新规里面要求要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经济效益进行考核。以前我引导基金投资,几年之后退出,只要本金,收益让度给GP。现在因为考虑市场化,开始考核引导基金的市场效益,这个时候就是要同股同权,要追求经济效益,就不仅仅是以前要求的产业招商等要求,还附带了经济要求,这个是大家要做好准备的一点。

第三就是快,政府引导基金对于合作的GP,要求招商、产业、科技和创新的节奏快了,以前我们的引导基金是先给钱,在基金的存续期里完成引导基金提出的反投等任务,现在很多引导基金是先聊反投贡献的项目,再聊基金的事。在这三点之下,如果在座的各位想去申请政府引导基金,一定要自己盘算一下自己的资源和能力,是不是能满足这个地方政府给我的要求,如果不能,我的建议就是千万不要去拿政府引导基金,因为如果你不具备这个条件,你拿了,一定是不太愉快的事情,只有你有能力满足这个地方给你的要求,它才是你坚强的后盾,能给予你无限的帮助。

谢洁平:唐总说出了政府引导基金的心声。这场对话含金量很高,大家脑力激荡,碰撞出了火花,作为在地的机构之一,我也再次欢迎大家来厦门投资兴业,也可以考虑把基金设在厦门,厦门是很好的投资热土。再次感谢大家!


推荐阅读
「2020中国母基金年会-产业投资新十年」圆满举办!中国投资机构年度人物榜单公布
创投人才引进又下一城:满足条件的创投人才可直接落户上海
刘鹤在人民日报撰文:对金融体系进行结构性调整 大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2020中国母基金年会-产业投资新十年」参会指南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从1.0到3.0: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与变局

母基金周刊 更新 September 21, 2020 来源: FOF Weekly

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从2002年起步发展至今,对产业发展的扶持日趋增强,运作模式也日趋完善。以产业为根基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成为刺激经济增长、开展招商引资和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有力手段。在资本市场遭遇寒流的阶段,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无疑成为股权投资LP的中坚力量。

在主题论坛《政府引导基金新变局》中,深创投副总裁蒋玉才,金财投资董事长吕宗才,江苏省文投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兼任江苏省大运河投资公司总经理王国丰,上海科创投集团副总经理朱民,亦庄产投总经理唐雪峰就政府引导基金如何进行策略升级,更好发挥出产业引导基金的价值进行了分享和探讨。论坛由厦门创投总经理谢洁平主持。

以下为各位嘉宾论坛发言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从1.0到3.0: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与变局


稳步向前的政府引导基金


谢洁平:很荣幸作为在地机构的代表来主持这一场圆桌论坛,也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厦门。

首先抛砖引玉介绍厦门创投。厦门创投是厦门金圆投资集团的子公司,是厦门市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的平台,也是厦门市产业投资基金的受托管理机构。厦门市非常重视基金的作用,始终把基金作为带动产业转型的重要抓手。截止到目前,我们管理的各类产业投资基金已经超过了700亿的规模,其中包括参股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基金,厦门市产业引导基金,国企改革发展基金,小微示范城市基金及现代服务业基金等。

接下来有请各位简要介绍一下自己以及管理基金的最新情况。

蒋玉才:我是来自深创投的蒋玉才,深创投实际上是做两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深创投作为一个创投投资公司,管理了大概三千多亿的资金总规模,在创投这个领域做出了比较好的投资业绩,获得了业界的一些肯定。

同时从2016年开始,深创投就接受市政府的委托,进行深圳市引导基金的管理。2010年深圳市引导基金成立的时候,规模是30亿,2015、2016年我们规模扩大到1千亿,现在总的实际到位资金超过了1400亿。我们从2016年开始,陆陆续续成立了150多支基金,承诺出资600多亿,实际出资200多亿,扶持了一大批企业。经过几年的运作,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引导基金参股子基金的项目投资总数超过了2000家,上市公司超过了50家,同时业绩还在逐渐的体现和爆发中。

吕宗才:我是江苏金财投资有限公司的吕宗才,金财投资是2013年9月份成立的,其前身省产权交易所自2010年就负责管理省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随着财政资金使用方式改革力度的加大,省政府认为应该集中各方资源,将一些分散的基金进行整合,打造统一的政府投资基金平台,所以在2015年9月成立省政府投资基金。该基金为有限合伙制架构,省财政厅是LP,金财投资是GP,钱都来自于财政资金。目前总的实缴规模是192.66亿,对外认缴310亿,参股投资了66家子基金,一共投了1024个项目,投出去的资金是730多亿,带动社会投资2900多亿。

王国丰:我是来自江苏文投的王国丰,同时兼省大运河基金的总经理。我们基金管理团队在负责运作江苏省大运河文化旅游发展基金,这个基金是江苏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习总书记“把大运河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重要指示批示而设立的省级政府引导基金,基金特定使命,特定投向,范围比较专注。但从空间、时间和内容上来讲,它的范围比较广,可投资的空间比较大。

大运河有3000多公里,2500多年的历史,国家提出大运河文化带,就是要沿着大运河这个轴线投资布局文化。我们现在提出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最终要体现的是文化自信,所以我们是一个有特定使命,更专注的基金。

我们基金投向围绕在三个大的方向:第一,站在市场的角度去打造世界遗产;第二,提炼大运河文化,然后进行保护、传承和利用;第三,促进文化旅游融合高质量发展,为人类提供美好的生活。

现在我们有13支基金,总规模达到了109.45亿元,今年的目标大概是18支基金,达到130亿的规模。大运河基金比较年轻,我们在行业里做了一项创新,江苏省成功在全国首单发行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专项债券,期限10年,利率2.88%,规模23.34亿元。把政府信用嫁接到母基金上来,利用政府的信用进行融资,是我们做的一个创新。

朱民:上海科创投成立的时间比较早,最早是成立于1992年的上海科投,另外一个前身是隶属于上海市发改委的上海创投。2014年战略重组后,组成了上海科创投,是上海市引导基金的管理人。我们既做引导基金的管理人,也是很重要的GP,也在做直投。所以我们的角色在两个方面,都在不断的转化。

就引导基金这个主题,上海科创投管理的上海市级的引导基金是115亿,出资70亿,对接了60多家子基金,放大的规模大概是600亿左右。我们在科创板取得了较好的业绩。就引导基金的子基金来说,上板交易的就有16家;在审批过程中的,还有16家;我们下一步预备报会的,将近有20家。所以上海市引导基金作为全国最早的省级引导基金,终于收获了一个开花结果的结局。但是长期要守得住寂寞,十年磨一剑,引导基金进入到了2.0的阶段,我们非常希望和新老朋友共同探讨上海创投基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唐雪峰:我的工作单位叫亦庄国(产)投,是北京开发区的国有投资平台,主要业务是母基金和产业基金。我们这个公司是母基金中的“邓丽君”,在这个行业从业时间比较长的人,对我们这个单位的名字很熟悉,最近两三年加入行业的,对我们就比较陌生了。主要原因是市场上的机构感觉我们最近不太活跃了,但实质上我们这几年一直都在加大投资的力度和节奏,只是投资方法跟过去相比有一些变化。用数字来说,我们最活跃的时候,大概是15、16年,参与了大概30多个基金,基金总盘子加起来是600多亿。到今天,我们大概参与了80多支基金,加起来的总盘子大概是6400多亿,认缴的规模是600多亿。所以从数字上来看,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持续的投资,投资的力度也比以前大的多,只是花到了一些市场中的机构不太关注到的一些领域里,我们一直在这个市场里活跃着,只是需要跟大家找到新的契合点,让我们一起更多的合作。

谢洁平:亦庄国投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等重大产业项目投资上,其实是做得很好的,也实现了政府招商引资和产业发展的意图。


政府引导基金的新变局


谢洁平:今天论坛的主题是“政府引导基金的新变局”,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其实是通过参股基金的模式,投到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上去,支持国家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服务实体经济。我想引导基金一直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产业,一个是科创,这就是引导基金的初心和使命。

这些年,政府引导基金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2000年到2014年,主要是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开始,投的是初创期和成长期的企业;从2015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进入了一个发展的快车道,伴随着国家的双创发展战略快速成长。2015年一年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就超过了之前十年的总和。很多地方的引导基金聚焦在“产业”上发起设立基金;2018年到现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十部委资管新规的出台,包括今年财政部出台的《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 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等,对政府引导基金的运作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要求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自身进化,从1.0进化到2.0,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引导基金可能进化到3.0的版本。

今年的经济形势特别复杂,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疫情冲击着全球经济形势,国内的经济也进入到国际国内双循环这样一个大的变局里面。那么作为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面临着什么样的新变局、新形势,或者接下来要用什么样的新打法、新思考,去应对市场的变化?

蒋玉才:从两个方面来讲,因为我们在座的人都是引导基金实际的管理者,大家都有一个比较共性的问题,创投行业是一个充分市场化竞争的领域,引导基金的管理如何来实现市场化?

政府引导基金介乎于传统财政管理体制和市场化的创投基金管理体制之间,它又要接受传统的财政严格的审计和管理,又要以市场化的方式代表政府去支持市场化的基金。所以这里面确实好多需要我们作为引导基金管理人,去面对和应对的一些挑战和问题。

在1.0阶段的时候,引导基金的管理者都是政府的直属机构。2010年我就在创投办,以政府部门的身份去管理引导基金,严格按照政府的薪酬体系考核。2016年以后,整体划拨给了深创投,可以分享深创投的市场化管理体制和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现在好多地方政府都是把引导基金委托给国企管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

但是委托给市场化的国企管理之后,对管理引导基金的这个团队,也要尽可能的采取一些市场化的方式去管理。不能只要求引导基金的管理者以市场化的方式去支持别人,引导基金的管理团队本身,虽然承担了政府的职能,也要有一部分市场化的激励和考核,这样才是一个更可行的,更持续的,更长久的方式。

第二,我们的引导基金这几年运作下来,出资上放缓了节奏,但是我们有几个方面的转变:一个是我们加强了整个引导基金的绩效评价,和引导基金参股子基金的绩效评估;再就是引导基金把大量的资金投出去,于是一般性的创投基金和并购基金、股权投资基金,大量的往前移,成立了天使母基金,在社会上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这是市委书记亲自主抓的一个工程,我们成立了一百亿的天使母基金,这在全国、在全球都是规模比较大的。而且我们这个天使母基金制定了非常优惠的条件,假如你这个天使母基金运作到一定的程度,满足了当时的投资要求和市政府的产业目标之后,政府出资部门收回本金就可以了,百分之百的奖励都给了团队,所以优惠的力度也是非常大的。

最近天使母基金运作也非常好,全国各地的天使投资机构纷纷到我们这里来申请天使基金的运作,取得了比较好的开端。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就聚焦于后端,具体项目的引进的时候,引导基金作为政府的平台,参与配合支持大项目的落地。

大概就是有这么几个方面的转变。

谢洁平:深圳这个城市血液里具有创新的精神和意识,蒋总刚才提到深圳的做法,往两头走,前端投天使基金,后端抓大项目,我想这真正体现了国家要求的引导基金“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科技”的精神,深圳已经走在了前面。    

吕宗才:主题是新变局,今年讨论最多的就是“变”,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自己归纳为“一少三多”。

一少就是说在增量资金的注入方面,是在减少的,更多进入了存量资金的滚动发展阶段。因为在2016年到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大规模的发展,财政资金不可能持续不断和大规模来注资。另外今年经济下行,“六稳”“六保”任务非常重,财政预算也不可能给引导基金注资很多。

相对于前面几年,现在恐怕进入到了一个存量资金的滚动发展阶段,我们收回的投资可以循环投资的。我们从2016年开始做布局,现在陆续有项目的退出,用于循环投资。

三多是指,首先投资方向上我们更多做聚焦,两个方向,一个是投资国家战略和省级战略,省委省政府确定的一些重大的项目、重点的领域、重要的区域;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回归到创业创新创投,放大财政基金的杠杆效应,吸引社会资本一起来做这个事情。所以后期我们也会再成立一个双创基金。

其次我感觉到就是要更多重视合规和规范性,国家也是越来越重视这一块,可能会在更高层面来研究政府投资基金的发展问题。作为国有管理机构,经常接受审计、巡视和监督,合规性非常重要。

第三,更多重视绩效评价。财政部7号文今年印发后,绩效评价就更为重要。我们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从去年开始对子基金进行绩效评价,今年对成立一年以上的子基金马上又要进行评价,绩效评价将成为常态化工作。

王国丰:今年的题目“变”,我想投资人应该要掌握的几个点,一个是变与不变,我们要始终去找到变的东西和不变的东西;第二,我们要找确定性和不确定性,要从不确定性里面把确定性找出来;第三,量变到质变,募资难标示着从量到质,基金业在进行更高质量的发展。

对行业的未来特别是母基金的未来,我是长期看好的。

首先是经济长期向好发展,所以需要基金,我们处于投资一个好的时期。

第二,从政府弥补市场失灵的角度来讲,必须需要政府的母基金去弥补市场失灵,而且经济的总量在增大,所以这一块基金的规模也会增大。

第三个是特定的使命和特定的任务,需要特定的基金出现。所以基金也在不断更新,有的基金可能不需要了,而半导体基金、科技基金、乡村发展振兴基金、大运河基金……这些基金都会趁势而上,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期。

另外市场投资基金没有起来的时候,更需要政府引导基金发挥作用,但是不要去挤占市场,而是带动市场,给市场提供更好的资源。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应对更好的未来。

朱民:简单两句话表达我的观点。

第一句话是使命不能忘,这句话是说给GP听的,你要来申请引导基金,你得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我的使命就是要为国家育苗,为上海市科创中心建设做出一支生力军,选择优秀的GP团队。在这个基础上,你来理解我和适应我,我来挑选你,这是一个相互之间的关系,你首先要了解我的使命是什么,我们要坚持既定的使命,不然引导基金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就社会化了。这是一个基本的点。

第二,创新不能停,我们在合作的过程当中,在理解自身、理顺自身结构的过程中,要不断创新管理方式。在最近几年里,我们更多关注上海市政府关心的人工智能、集成电路和生物医药三大重点产业。这些领域当中,我们肯定是会优先倾注很多的实力和关注。大家在申请的时候,一定要在这个领域当中进行相关的布局。

另外,我们作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希望做早做小做微做科技。你一定要适当进行战略调整,最后立足到自己作为管理者的市场化问题,其实在这里我非常崇尚一句话,就是要“想政府所想,为市场所需”,这是我们引导基金和申请我们引导基金的GP,都应该牢记的两句话。去各地政府申请引导基金,一定要想政府所想,但是你要为市场所需,运用好市场的机制,形成平衡点。

唐雪峰: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我们对于引导基金变化的观察,大概三点:第一个是少,未来我们认为,引导基金的量会逐渐的大幅度变少,前几年政府基金这个行业里面有一个不好的倾向,大家倾向比的是目标规模,其实并不见得有那么多的预算。但这传达了一个不好的信号给市场,让GP产生了一个幻觉,就是市场上有很多的钱,大家都在扩规模,拼命去募资,都以为自己三缺一,要拿政府的钱,结果资管新规等政策出台,大部分变成了一缺三。现在政策又在变化,未来你看到的政府引导基金规模可能会变小,但那应该是实际的规模,不要产生幻觉。

第二,要求在变高,政府引导基金对GP合作的条件在逐步的调整,这个和市场的反馈其实也有一定的关系,过去几年大家一直探讨一个话题,政府基金不够市场化,一直在呼吁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结果来了,监管部门出台了新的政策法规,给政府引导基金提出了更加市场化的要求。但这个市场化的理解和大家的理解的确有些不一样,新规里面要求要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经济效益进行考核。以前我引导基金投资,几年之后退出,只要本金,收益让度给GP。现在因为考虑市场化,开始考核引导基金的市场效益,这个时候就是要同股同权,要追求经济效益,就不仅仅是以前要求的产业招商等要求,还附带了经济要求,这个是大家要做好准备的一点。

第三就是快,政府引导基金对于合作的GP,要求招商、产业、科技和创新的节奏快了,以前我们的引导基金是先给钱,在基金的存续期里完成引导基金提出的反投等任务,现在很多引导基金是先聊反投贡献的项目,再聊基金的事。在这三点之下,如果在座的各位想去申请政府引导基金,一定要自己盘算一下自己的资源和能力,是不是能满足这个地方政府给我的要求,如果不能,我的建议就是千万不要去拿政府引导基金,因为如果你不具备这个条件,你拿了,一定是不太愉快的事情,只有你有能力满足这个地方给你的要求,它才是你坚强的后盾,能给予你无限的帮助。

谢洁平:唐总说出了政府引导基金的心声。这场对话含金量很高,大家脑力激荡,碰撞出了火花,作为在地的机构之一,我也再次欢迎大家来厦门投资兴业,也可以考虑把基金设在厦门,厦门是很好的投资热土。再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