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球平台用于GPs和lp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解密“特殊目的收购”SPAC“:是否会成为主动型退出良药

母基金周刊
更新 October 21, 2020 来源: 硅谷发

简单讲:SPAC叫“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是一种让私人公司以非传统IPO方式上市的工具。它始于今年的6月,到9月到达高峰。目前,市场上有约100多个SPAC正在寻找公司进行收购和公开上市,这也可能会推动更多的企业以SPAC的方式上市。


Lynn Yang丨作者

硅谷发丨来源



突然之间,全美国创投圈都在讨论一个东西:SPAC。

它始于今年的6月,到9月到达高峰,甚至红杉也自曝:曾考虑过组建SPAC。上周的最新消息是:软银计划未来两周内成立一家SPAC公司。事情至此,表明SPAC已经是全球最热的2020年科技趋势之一。
简单讲:SPAC叫“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是一种让私人公司以非传统IPO方式上市的工具。它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
1,投资者把资金注入到一个空壳公司,即SPAC。这个公司的唯一资产,就是现金;
2,SPAC经理选一家公司(通常是私人公司)来进行合并。SPAC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一个业务合并;
3,被合并公司得以上市,并从SPAC处继承到所有筹集来的钱。
这样一来:创始人和公司,又多出了一种新的IPO方式而对于基金经理们,则多出了一个募集资金和致富的新方法。

SPAC新趋势

实际上SPAC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今年突然大规模地爆发,背后有全球资本市场透露出来的一些新趋势,包括:
1,今年私人市场的资本供给,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充分;
2,今年在上市方面,公开市场表现得不错;
3,目前公司在传统上市方面,仍然有不少的困难。比如说,时间太长(通常要6-9个月,而SPAC则可以迅速狠多,只要3-4个月);再比如说:SPAC在交易中的波动性,不如在IPO中剧烈等等。
这一切,都使全球始发于2014年末的“SPL”(Stay Private Longer”,即公司更久地保持私有状态)的趋势,开始出现转变的拐点。
或者说,今年公司们保持私有化的理由,已经不再像过去五、六年那么充分。
再加上,目前SPAC实际上是卖方市场(供过于求)。这意味着:一家希望通过SPAC方式上市的科技公司,会有更多的选择和针对条款的议价能力。根据美媒的报道:目前,市场上有约100多个SPAC正在寻找公司进行收购和公开上市。这一切,都可能推动着今年公司们以SPAC的方式上市。

宏观数据展现SPAC热门趋势

根据SPACInsider的数据:自今年以来,SPAC在美国的SEC已筹集了超过530亿美元的资金。而去年,只有136亿美金。此外,SPAC IPO的平均规模也有增加,从2019年的2.3亿美元,攀升到了今年的3.88亿美金。
解密“特殊目的收购”SPCA“:是否会成为主动型退出良药
微观方面,则有以下一些已经组建了SPAC的美国创投圈著名人物清单(篇幅有限,我仅罗列了其中一些):
1,前Facebook高管Chamath Palihapitiya,他的SPAC叫“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II”,其于去年秋天,通过将维珍银河与他成立的SPAC合并,而成功地将维珍银河上市。目前他还正在和美国在线房地产的独角兽公司Opendoor谈SPAC合并上市。
(PS:Opendoor的重要股东有Khosla Ventures、软银的愿景基金、GGV Capital等。
2,美国活动服务平台Eventbrite的联合创始人和Uber的投资者凯文.哈茨,组建了一个SPAC,叫“One”。
3,美国线上床垫品牌Casper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菲利普.克里姆,组建了一个SPAC,叫“Tailwind Acquisition Corp.”
4,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和Zynga创始人马克.平库斯组建了一个SPAC,叫“Reinvent Technology Partners”,拟募集6亿美金,两人在SPAC招股书中称:需要一种新型的、额外的风险投资类型,以帮助企业进行大规模地创新。
并且,里德.霍夫曼把SPAC视为是“风险投资业务得以规模化”的一个机会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因为尽管风险投资机构喜欢投资那些可以规模化的创业公司,但是通常来讲,风险投资机构本身,和律师所很像,很难规模化自己的业务。
霍夫曼还提到:
“上市,其实只是创业公司的第二局。但一旦公司上市,作为VC这一方进入到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就会离开。这个时候,公司CEO的身边就再也没有人扮演这个原来是来自于VC的视角并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角色。换句话说,上市之后的CEO身边,缺少一位具有耐心的金融投资者,这个人将与公司首席执行官长期(即未来十年)合作,承担必要的风险以重塑公司业务,并利用创新和增长的机会。” 
而霍夫曼认为,这就是像他这样的风险投资公司/SPAC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
其它支持SPAC的一大堆人物还包括有:谷歌的前CEO埃里克.施密特以及一些大公司的前高管等等。实际上,硅谷从创业圣经《从零到一》的作者彼得.泰尔到前政治家保罗.瑞安的每一个人,都支持SPAC。而最新加入的人物是:孙正义。

《从零到一》的作者彼得.泰尔也支持SPAC

上周,软银的CEO、愿景基金实际募资人拉杰夫.米斯拉宣布:鉴于市场上好的投资机会正越来越少,软银计划未来两周内推出一家SPAC公司,目标是那些晚期成长型公司。知情人士透露:软银会把愿景基金2的钱,以及来自外部投资者的钱,都放进这个SPAC里。
也就是说:软银突然又多出了一个融资渠道:公共市场。而之前,愿景基金的融资来源基本还只是LP和大公司们。根据Axios的报道,软银这个SPAC将由高盛集团和花旗集团来管理,而这个SPAC的意图,不是要收购现有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并将其公开上市。
另外一边,是红杉。
作为全球最顶级的风险投资机构之一,9月底,红杉美国的负责人罗洛夫.博塔透露了他的看法。他说,他也曾经考虑过组建SPAC,但是他承认:
“这样做对风险投资公司来说可能太复杂。因为当你建立SPAC时,您的头脑中不会有一个特定的收购目标。”他解释说:“(红杉)无法成立SPAC来收购我们自己的公司。
但是,更多的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和成长型投资者,正在筹集自己的SPAC。这实际上,也反映了投资业务不断变化的动态
不管怎么样,恭喜终于有了新的“创新”来激活已经快要老化了的独角兽公司市场。
有竞争总是好的。现在,公司的创始人、CEO和董事会在如何把自己从私人公司变成上市公司方面,将有更多的选择。
以及不远的将来,当有一天,突然某一家中国私人公司以这样的方式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请不要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做SPAC。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推荐阅读
S基金尽职调查要点与法律风险控制
邓爽、林向红联手发起新母基金平台,母基金+直投+二手份额投资全覆盖
产业资本如何开启未来新十年?
剧变之下寻找新增长点,产业资本如何顺应新经济?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解密“特殊目的收购”SPAC“:是否会成为主动型退出良药

母基金周刊 更新 October 21, 2020 来源: 硅谷发

简单讲:SPAC叫“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是一种让私人公司以非传统IPO方式上市的工具。它始于今年的6月,到9月到达高峰。目前,市场上有约100多个SPAC正在寻找公司进行收购和公开上市,这也可能会推动更多的企业以SPAC的方式上市。


Lynn Yang丨作者

硅谷发丨来源



突然之间,全美国创投圈都在讨论一个东西:SPAC。

它始于今年的6月,到9月到达高峰,甚至红杉也自曝:曾考虑过组建SPAC。上周的最新消息是:软银计划未来两周内成立一家SPAC公司。事情至此,表明SPAC已经是全球最热的2020年科技趋势之一。
简单讲:SPAC叫“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是一种让私人公司以非传统IPO方式上市的工具。它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
1,投资者把资金注入到一个空壳公司,即SPAC。这个公司的唯一资产,就是现金;
2,SPAC经理选一家公司(通常是私人公司)来进行合并。SPAC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一个业务合并;
3,被合并公司得以上市,并从SPAC处继承到所有筹集来的钱。
这样一来:创始人和公司,又多出了一种新的IPO方式而对于基金经理们,则多出了一个募集资金和致富的新方法。

SPAC新趋势

实际上SPAC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今年突然大规模地爆发,背后有全球资本市场透露出来的一些新趋势,包括:
1,今年私人市场的资本供给,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充分;
2,今年在上市方面,公开市场表现得不错;
3,目前公司在传统上市方面,仍然有不少的困难。比如说,时间太长(通常要6-9个月,而SPAC则可以迅速狠多,只要3-4个月);再比如说:SPAC在交易中的波动性,不如在IPO中剧烈等等。
这一切,都使全球始发于2014年末的“SPL”(Stay Private Longer”,即公司更久地保持私有状态)的趋势,开始出现转变的拐点。
或者说,今年公司们保持私有化的理由,已经不再像过去五、六年那么充分。
再加上,目前SPAC实际上是卖方市场(供过于求)。这意味着:一家希望通过SPAC方式上市的科技公司,会有更多的选择和针对条款的议价能力。根据美媒的报道:目前,市场上有约100多个SPAC正在寻找公司进行收购和公开上市。这一切,都可能推动着今年公司们以SPAC的方式上市。

宏观数据展现SPAC热门趋势

根据SPACInsider的数据:自今年以来,SPAC在美国的SEC已筹集了超过530亿美元的资金。而去年,只有136亿美金。此外,SPAC IPO的平均规模也有增加,从2019年的2.3亿美元,攀升到了今年的3.88亿美金。
解密“特殊目的收购”SPCA“:是否会成为主动型退出良药
微观方面,则有以下一些已经组建了SPAC的美国创投圈著名人物清单(篇幅有限,我仅罗列了其中一些):
1,前Facebook高管Chamath Palihapitiya,他的SPAC叫“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II”,其于去年秋天,通过将维珍银河与他成立的SPAC合并,而成功地将维珍银河上市。目前他还正在和美国在线房地产的独角兽公司Opendoor谈SPAC合并上市。
(PS:Opendoor的重要股东有Khosla Ventures、软银的愿景基金、GGV Capital等。
2,美国活动服务平台Eventbrite的联合创始人和Uber的投资者凯文.哈茨,组建了一个SPAC,叫“One”。
3,美国线上床垫品牌Casper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菲利普.克里姆,组建了一个SPAC,叫“Tailwind Acquisition Corp.”
4,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和Zynga创始人马克.平库斯组建了一个SPAC,叫“Reinvent Technology Partners”,拟募集6亿美金,两人在SPAC招股书中称:需要一种新型的、额外的风险投资类型,以帮助企业进行大规模地创新。
并且,里德.霍夫曼把SPAC视为是“风险投资业务得以规模化”的一个机会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因为尽管风险投资机构喜欢投资那些可以规模化的创业公司,但是通常来讲,风险投资机构本身,和律师所很像,很难规模化自己的业务。
霍夫曼还提到:
“上市,其实只是创业公司的第二局。但一旦公司上市,作为VC这一方进入到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就会离开。这个时候,公司CEO的身边就再也没有人扮演这个原来是来自于VC的视角并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角色。换句话说,上市之后的CEO身边,缺少一位具有耐心的金融投资者,这个人将与公司首席执行官长期(即未来十年)合作,承担必要的风险以重塑公司业务,并利用创新和增长的机会。” 
而霍夫曼认为,这就是像他这样的风险投资公司/SPAC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
其它支持SPAC的一大堆人物还包括有:谷歌的前CEO埃里克.施密特以及一些大公司的前高管等等。实际上,硅谷从创业圣经《从零到一》的作者彼得.泰尔到前政治家保罗.瑞安的每一个人,都支持SPAC。而最新加入的人物是:孙正义。

《从零到一》的作者彼得.泰尔也支持SPAC

上周,软银的CEO、愿景基金实际募资人拉杰夫.米斯拉宣布:鉴于市场上好的投资机会正越来越少,软银计划未来两周内推出一家SPAC公司,目标是那些晚期成长型公司。知情人士透露:软银会把愿景基金2的钱,以及来自外部投资者的钱,都放进这个SPAC里。
也就是说:软银突然又多出了一个融资渠道:公共市场。而之前,愿景基金的融资来源基本还只是LP和大公司们。根据Axios的报道,软银这个SPAC将由高盛集团和花旗集团来管理,而这个SPAC的意图,不是要收购现有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并将其公开上市。
另外一边,是红杉。
作为全球最顶级的风险投资机构之一,9月底,红杉美国的负责人罗洛夫.博塔透露了他的看法。他说,他也曾经考虑过组建SPAC,但是他承认:
“这样做对风险投资公司来说可能太复杂。因为当你建立SPAC时,您的头脑中不会有一个特定的收购目标。”他解释说:“(红杉)无法成立SPAC来收购我们自己的公司。
但是,更多的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和成长型投资者,正在筹集自己的SPAC。这实际上,也反映了投资业务不断变化的动态
不管怎么样,恭喜终于有了新的“创新”来激活已经快要老化了的独角兽公司市场。
有竞争总是好的。现在,公司的创始人、CEO和董事会在如何把自己从私人公司变成上市公司方面,将有更多的选择。
以及不远的将来,当有一天,突然某一家中国私人公司以这样的方式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请不要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做SPAC。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