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球平台用于GPs和lp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IFC影响力投资九条原则的新启发 上 丨FOF Global

母基金周刊
更新 July 31, 2020 来源: FOF Weekly

2019年4月12日,国际金融公司(IFC)的CEO菲利普·勒·胡艾鲁携58位业界大佬(来自贝莱德集团、法国巴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瑞士信贷集团、欧洲投资银行等)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了IFC影响力投资运作原则。一年后的今天,原则签署机构已过百,共计覆盖26个国家、掌管3000亿美元。IFC测算,2019年全球影响力投资市场规模已达到20720亿美元。


相较其他国际官方机构的原则,IFC原则突出“实践”二字。IFC原则来自于资产所有者、资产管理者和资产配置者实操经验,它从操作层面概述了影响力投资的核心特点,除金融机构外,公司和具体业务线均可借鉴应用,资产管理者也可根据自己影响力投资组合的实际情况灵活应用。


就在上个月,IFC发布了《助力影响力——影响力投资实践的新见解》(Growing Impact - New Insights into the Practice of Impact Investing,以下简称《IFC原则》),对签署机构过去一年的影响力投资实践加以评估与分析,让不同机构能够拥有共同的蓝图和执行方法。


本文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将介绍IFC原则并总结报告核心内容,下篇我们邀请到签署机构中唯一两家中国(香港)基金创始人分享其实践经验,希望对国内正在思考“如何切入影响力投资”的GP和LP有些许启发。


母基金周刊特约作者 Yijing


影响力投资编辑,中国首位影响力投资领域福布斯30x30 ,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影响力投资世界论坛』奖学金获得者。


童熙悦丨翻译

    熊巧丨编辑






 一、 影响力投资的定义


国际金融公司(IFC)对影响力投资的定义是:以创造可衡量的、正面的社会或环境影响力和财务回报为目的对公司或组织进行投资的行为。影响力投资能通过对资金的引导和配置为解决许多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作出贡献,如贫困、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从IFC的定义出发,影响力投资者和其他传统投资者之间具有以下三个层面的属性差异:

1) 影响力投资者将设立社会或环境影响力目标,明确影响力目标下的受益者,并力图通过投资行为实现目标;

2) 影响力投资者在实现影响力目标过程中具有可度量的贡献,可以采用财务形式和非财务形式进行衡量;

3) 影响力投资者拥有一套能够评估预期影响力的衡量体系,以此为基础持续监测投资进程并在适当时给予纠正建议,最终能够评估投资项目带来的影响力效益。

《IFC原则》将符合以上三个属性的管理资产归属于影响力投资资产,并估算了2019年影响力投资的全球市场规模。

 

二、 2019年全球影响力投资市场规模

 

根据IFC统计(如图1),一级市场中影响力投资资产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来自于私募基金(4150亿美元)和开发性金融机构(16570亿美元),后者约为前者体量的4倍,占一级市场资金量的80%。在415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资产中,2100亿美元仅设立影响力投资目标,其余2050亿美元则在设立目标的基础上同时设有衡量体系。开发性金融机构影响力投资资产中有3000亿美金的资产管理者加入了HIPSO(即指标协调工作组,一个为私有部门投资历史业绩制定统一衡量指标、寻找优秀投资实践作为参考范例予以推广的组织)。

图1:IFC-2019年潜在私募影响力投资者的总资产(单位:十亿美元)
来源:IFC

此外,二级市场中确定了影响力目标的管理资产已超过10万亿美元,其中有93%的资产采用股东参与策略,即通过股东所有权影响公司的经营活动和投资决策以产生积极的影响力。

图2:IFC-2019年潜在公募影响力投资者的总资产(单位:十亿美元)
来源:IFC

《IFC原则》签署机构承诺每年公开披露其管理的资产总额,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采用IFC原则,有关影响力市场规模的公开信息将逐渐增加。

 

三、 《IFC原则》九条内容及实践案例分析

 

近年,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参考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如图3)设立影响力投资目标,积极寻找投资项目。但是,影响力投资领域还是缺乏一个统一管理标准,影响力投资与其他形式的责任投资之间的差异也尚无界定,这使影响力投资者在实践过程中面临困难和困惑。为了回答这一问题,《IFC原则》为资产管理者提供了九条指导原则,并根据签署成员的实践情况提供参考案例,以期能辅助影响力投资管理,促进影响力投资市场的扩大。

图3:UN-17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原则一:明确影响力战略目标,与投资策略保持一致。

原则内容:投资管理者应当基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或者社会广泛接受的其他目标制定明确的影响力战略目标,从而产生积极的、可衡量的社会或环境影响力。管理者通过投资策略实现影响力目标,影响力大小与投资组合的规模相匹配。

案例示范:作为IFC原则签署成员之一的LeapFrog Investments是非洲和亚洲的成长型私募股权投资者,专注于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业务,目前获得全球机构投资者资金超过15亿美元,LeapFrog投资于27个高增长业务,投资额已超过10亿美元,为35个国家/地区的40亿新兴市场低收入消费者提供服务,并提供了超过12.8万个就业机会。

LeapFrog是最早宣布影响力目标和财务目标并对其实行量化跟踪管理的基金管理人之一,其采用的投资策略是 “Profit with Purpose”(即“有目的的盈利”),追求财务收益和社会影响之间互相促进达到双赢的协同效应。该企业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项(无贫穷)和第3项(良好健康和福祉)作为自身影响力发展战略目标。通过为低收入消费者提供经济适用的产品及服务,既保证了客户要求的利润,也创造了与影响力目标相符的影响力效益。LeapFrog仅关注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这两个领域,就可以建立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深度,以应对被投资公司及其消费者群体的独特需求。LeapFrog的投资组合公司平均每年以30%以上的增速扩张,收益和可持续性同步上升。

原则二:针对整个投资组合管理影响力。

原则内容:允许单一资产的影响力效益存在差异的前提下,管理人应当针对整个投资组合制定影响力绩效管理流程,让员工激励制度不仅与财务回报相匹配,还与影响力绩效相联系。

案例示范:IFC原则签署成员Triple Jump是一家以影响力为驱动力的资产管理公司,侧重能够帮助人们改善生活的投资。影响力指标和财务指标产生冲突时通常需要站在投资组合的层面权衡取舍两者的权重、指导投资组合构建和投资选择,因此Triple Jump针对投资组合整体采用影响力管理框架,并以此指导选择单个投资标的。具体操作如下:

第一,为每个细分投资类别设定基准目标。将影响力主题和关键指标纳入分区标准,根据影响力、风险和收益特征将投资划分为不同的“区块”,选择每个区块中最具代表性的投资,根据现有数据和区块内大量投资示例估算该代表性投资切合实际的影响力效益,将估算结果作为所在区块的影响力基准。

第二,根据区块基准来预测投资组合的影响力。基于上述区块基准合理分配各个区块的权重,使投资组合达到最优的影响力绩效和财务绩效。

第三,在选择单一投资目标时有效使用区块基准。评估每个潜在投资目标的预期影响力效益并与对应区块的基准以及迄今为止的整体投资组合影响力进行对比分析和审查筛选。

第四,根据被投资方的影响力预测结果来预测整体投资组合的影响力。每当选择一项投资时,将新投资的预期影响力添加到投资组合中,更新整个投资组合的预期影响力。此时可以将更新后的数字与原投资组合预测结果进行比较来评估实践进度。

第五,合并实际影响力结果。定期跟踪和收集每个投资项目实际的影响力结果,并将其输入到预测模型中取代原来的预期数字,从而获得更加准确的模型。

这种管理方法使Triple Jump能够根据单一投资影响力绩效的实时估计了解整个投资组合的发展状况,从而优化投资组合,并根据投资组合分配权重和投资选择做出战略决策,也方便与其影响力LP进行阶段性沟通。

原则三:明确资产管理者对实现影响力发展的贡献。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当建立文档记录每项投资的影响力成就,成就达成可以是通过金融渠道或非金融渠道。文档应用词明确,数据详实,诚实可信。

案例示范:2017年,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成立了直接对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戈茨坦(Thomas Gottstein)汇报工作的影响力咨询与财务部门(IAF)来扩大影响力投资。另外,瑞信资管的房地产基金“绿色产业基金”(Green Property)是瑞士第一支为新建房地产和项目开发实现节能减排的基金,当然获得稳定的租金收入也是该基金目标之一。2018年该基金能耗为92 kWh / m2,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25 kWh / m2 ,而13.6kg/ m2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为33kg/ m2。

作为IFC原则的签署成员之一,瑞信根据自身投资案例就原则三的内容给出了以下三点实践意见:

第一,直接的资金来源:标的项目直接受益于绿色产业基金(GreenProperty)的募资。该基金26亿瑞士法郎的在管资产不仅直接提升了投资项目的环境效益,而且通过创立可复制的绿色房地产投资战略间接做出环保贡献。

第二,体系搭建:构建绿色房地产建筑标准,覆盖5个维度、50项指标,开行业之先河。

第三,积极行使项目所有权:瑞信资管积极参与到项目的实施管理中,确保负责任地进行资源利用,高效用水、节能减排,保护生态脆弱地区,维护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各项优化措施涵盖能源和供暖系统,为节能减排设定了绩效目标。

原则四:系统性地评估每一项投资的预期影响力。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预估和量化分析每项投资的影响力。衡量框架包括以下三个问题:

(1)预期影响力是什么?

(2)影响力受益主体是谁?

(3)预期影响力有多大?

此外,管理者还应评估实现预期影响力的可能性,识别阻碍实现影响力预期的重大风险因素。

影响力评估需要结合投资目标所在地的情况具体分析可能面临的挑战。不违背投资战略的前提下,管理者也可考虑间接地和系统性地发展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指标应尽可能与行业标准(如GIIRS、SASB)和行业典范(如SMART、SPICED)保持一致。

案例示范:作为欧盟的公共政策银行,欧洲投资银行(EIB)投资于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并且经济、技术和环境声誉良好的项目。EIB自2005年以来将标准化质量评估视为重点,所有投资项目均由多学科评估小组从三个维度进行严格评估,以便确定项目融资的优先次序。

第一,评估投资项目对达成公共政策目标可做出的贡献,确定该项目融资优先级(高度优先领域包括气候行动等)。

第二,评估项目可持续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就业贡献和管理人的推动能力来考量其价值和可行性。

第三,评估EIB的财务和技术支持。例如,EIB是否比其他贷方提供了更好的条件?是否会促进其他资金支持?是否能够通过提供技术咨询而有所作为?

EIB从上述三个维度为每个项目打分计算评级,然后将该项目提交给EIB理事机构批准。项目完成后,可以对照评估总结成败的经验教训。

原则五:评估、应对、监测和管理每项投资的潜在负面影响。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努力识别每一项投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风险,设法避免、减轻或管理上述风险,这也是系统流程和记录文档中的一部分。若条件允许,管理者应与被投方合作以图缩小被投方在系统、流程和标准等方面和国际行业惯例的差距,监测被投资方的ESG风险和绩效,防范相关的意外事件。

案例示范:IFC原则签署成员瑞典基金(Swedfund)自2016年起专注于可再生能源投资,尤其以发展中国家为重心。JCM Power是携手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开发可再生能源的公司,目前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和中美洲拥有多个项目,Swedfund向JCM Power共注资2500万美元。

从尽职调查环节开始Swedfund即采用严格的ESG监管流程,涵盖从性别、环境、健康与安全到人权和良好工作条件的所有内容。基于此,Swedfund对JCM提出了多项要求,包括开发和实施全面有效的环境与社会管理制度(ESMS),以确保JCM在ESG、尽职调查以及与项目公司合作中遵循高标准。例如,JCM在马拉维萨利玛镇附近开发一座太阳能发电厂需要购买约180公顷土地,这对227名依靠这块土地谋生的群众造成了潜在的负面影响。在环境与社会管理制度下,JCM可以采取支付土地和资产补偿、提供务农培训与教育等措施,恢复甚至提升受影响人员的生活水平。

原则六:根据预期目标,监控每一项投资实现影响力的过程,并在需要时采取相应措施。

原则内容:管理人应以原则四衡量框架得出的预期影响力目标为参照,监控每一项投资的实际进展情况。这需要事先规定好流程,尽可能详细地说明数据收集频率、数据收集方法、数据源、数据收集的责任、数据报告方式和报告对象,以便被投资方提供相关的绩效数据。当监控数据表明实现预期影响力无望时,管理者应尽力采取适当的行动。

原则四的衡量框架也可用来了解投资结果。

案例示范:德国投资与发展基金会(DEG)根据《IFC原则》创建并实施了发展成效评级体系(DERa)来衡量和管理其投资组合的影响力发展过程,帮助建立评级体系的内容还有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HIPSO、DEG 15年影响力管理经验等。DERa系统使用以下五个类别来评估每个项目的影响力贡献并向投资者予以展示:

(1)体面工作

(2)当地收入

(3)市场与部门发展

(4)环境与社会管理

(5)社区福利

原则七:退出策略须考虑其对影响力的可持续性带来的影响。

原则内容:在退出时,管理人应从其委托责任出发,诚挚地考虑退出时间、结构和过程对影响力可持续性产生的影响。

案例示范:德纳姆国际电力基金(DIPF)于2019年8月签署了《IFC原则》。DIPF的投资策略是在有需求的市场中开发低成本电力项目(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这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7项(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和第8项(体面工作与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DIPF制定退出策略时借鉴了团队先前退出的经验和教训,从两个方面来评估退出对影响力可持续性的影响:

首先,评估买方对影响力发展和共识的认可程度。第二,退出协议条款倾向于延续现有社区福利。以此,DIPF可以避免买方投资意愿或参与程度不及退出之前的情况发生。

原则八:回顾并记录影响力实现情况和经验教训,以便改进决策和流程。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审查每一项投资的影响力绩效并存档,对预期、实际、以及其他正反面影响进行比较研究,用来改进运营、战略投资的决策流程和管理流程。

案例示范:国际金融公司(IFC)积极开展自我评估,凭此在战略、运营和投资人关系方面获益良多。IFC自我评估覆盖各个交易层级,包括个人、部门、国家级别。一旦具有代表性的投资运营达到一定成熟度,IFC就会进行自我评估,评估结果经由独立评估小组(IEG)验证之后在IFC的年度报告中公开,年度报告由外部审计进行审核和担保。IEG和自我评估是IFC企业计分卡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也与区域关键绩效指标(KPI)关联。KPI其中一个内容就是消除自我评级和IEG评级之间的差异,避免任何程度的不诚信行为。KPI也会影响管理绩效和部门绩效以及激励机制,由此自我评估与绩效指标和激励措施直接挂钩。

原则九:公开披露对《IFC原则》的遵守情况,并定期开展第三方核证。

原则内容:管理人每年应公开披露其影响力管理系统对《IFC原则》的遵守情况,并就此定期安排第三方核证,核证的结论也应公开披露。上述披露应受到委托和监管条例的制约。

案例示范:2019年4月,KKR成为《IFC原则》的创始成员。KKR很早就意识到,任何可靠的影响力投资者都需要一种严格的方法来评估和管理影响力。KKR采用了《IFC原则》中披露和独立验证影响力管理系统的想法,聘请了领先的影响力咨询公司Tideline来评估和验证自身的影响力管理方法与是否《IFC原则》保持一致,并就如何进一步发展提出建议。Tideline对KKR的影响力管理程序(包括投资组合管理指南、投资团队影响力评估模版等)进行了审查,对KKR团队成员和该基金的非营利合作伙伴BSR进行了一系列采访。审查结果包括IFC原则执行情况和改进建议,以及对基金与《IFC原则》保持一致的核查声明。KKR认为影响力问责制是扩大影响力投资的关键,披露和验证过程同时也有利于推动企业持续优化。



四、 签署者的投资经验总结


许多《IFC原则》的签署机构都是影响力投资市场的开拓者,其中有2/3已有超过10年影响力投资经验,不到10%的签署成员投资经验不足3年。这些丰富的经验使他们加入《IFC原则》显得更有优势。2019年12月,为了共享《IFC原则》下的影响力投资经验,IFC对成员进行了问卷调查。下文根据调查结果分别从投资方向、投资方式及投资主题等方面进行了总结,旨在为其他影响力投资者提供借鉴。

1) 资金投向何方?

签署机构对新兴市场有着极强的投资兴趣。具有较大发展需求的地区往往存在着未开发的巨大商机,调查表明(如图4),71%的签署机构仅对新兴市场进行投资,其中4/5的受访者投资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以及南亚地区。只有少数受访者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等发达市场投资,另有14位受访者同时将资产投向了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

图4:IFC-影响力投资者的投资地区

来源:IFC

2) 以什么方式投资?

除1/5的签署机构投资于公开交易资产,大部分签署方都投资于私募资产,且重点关注私募债而非私募股权。这种现象反映了一个事实,投资者们很难通过公开交易的股票证券实现可衡量的影响力投资。通过调查还发现,重点关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们更加关注私募投资方式,而同时针对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投资者则往往同时持有公开交易资产及私募资产。

3) 关注哪些投资主题?

在IFC调查的受访者中,只有9位称他们没有投资主题偏好,大部分受访者都有一个或多个投资主题。普惠金融是其中最受关注的主题,其次是绿色和可持续科技、农业、就业和健康等。

图5:IFC-签署成员投资的主题偏好

来源:IFC

由于投资者们重点关注的市场方向和影响力目标不同,他们选择的投资主题也存在差异。基建、就业和性别平等是投资于新兴市场重点关注的主题,而健康、教育和水资源管理这几个主题则是投资于新兴和发达市场的投资者关注较多。

图6:IFC-投资者的投资偏好与投资方向的关系

来源:IFC

除普惠金融同时促进多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比如第10项(减少不平等)和第8项(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IFC将这些受访者青睐的投资主题与SDG一一对应后发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是众多IFC原则签署机构的首要影响力目标,有28位受访者将SDG第7项(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设为影响力投资目标,为获得可负担的、可靠的、可持续的现代能源而作出贡献。

图7:IFC-备受青睐的SDG投资主题

来源:IFC

2020年9月9日-11日在厦门举办的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中,将设有影响力投资分论坛。将推动改善对正面社会或环境效应的企业与机构,使投资对民生息息相关的环境、住房、基础教育和健康产业产生良好的持续的影响。同时,《母基金周刊》发起的机构软实力TOP100评选中,也包含了影响力与责任投资奖项。以上相关内容请大家点击文末“热文推荐”了解参与。

参考文献:

1. IFC (2020),Growing Impact - New Insights into the Practice of Impact Investing

2.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20).《IFC:影响力管理的标准流程是什么?

1. https://www.impactprinciples.org/

2. https://www.ifc.org/wps/wcm/connect/topics_ext_content/ifc_external_corporate_site/development+impact/principles



推荐阅读
国资如何合规退出?浅谈国有出资在退出中的性质认定丨实务
一线快讯丨东风携手交行设立汽车产业股权基金 首期规模16亿
引导基金的社会责任践行:国投创益贫困地区产业基金如何“授人以渔”
一线快讯丨招商港口拟出资3亿元参设产业创新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IFC影响力投资九条原则的新启发 上 丨FOF Global

母基金周刊 更新 July 31, 2020 来源: FOF Weekly

2019年4月12日,国际金融公司(IFC)的CEO菲利普·勒·胡艾鲁携58位业界大佬(来自贝莱德集团、法国巴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瑞士信贷集团、欧洲投资银行等)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了IFC影响力投资运作原则。一年后的今天,原则签署机构已过百,共计覆盖26个国家、掌管3000亿美元。IFC测算,2019年全球影响力投资市场规模已达到20720亿美元。


相较其他国际官方机构的原则,IFC原则突出“实践”二字。IFC原则来自于资产所有者、资产管理者和资产配置者实操经验,它从操作层面概述了影响力投资的核心特点,除金融机构外,公司和具体业务线均可借鉴应用,资产管理者也可根据自己影响力投资组合的实际情况灵活应用。


就在上个月,IFC发布了《助力影响力——影响力投资实践的新见解》(Growing Impact - New Insights into the Practice of Impact Investing,以下简称《IFC原则》),对签署机构过去一年的影响力投资实践加以评估与分析,让不同机构能够拥有共同的蓝图和执行方法。


本文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将介绍IFC原则并总结报告核心内容,下篇我们邀请到签署机构中唯一两家中国(香港)基金创始人分享其实践经验,希望对国内正在思考“如何切入影响力投资”的GP和LP有些许启发。


母基金周刊特约作者 Yijing


影响力投资编辑,中国首位影响力投资领域福布斯30x30 ,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影响力投资世界论坛』奖学金获得者。


童熙悦丨翻译

    熊巧丨编辑






 一、 影响力投资的定义


国际金融公司(IFC)对影响力投资的定义是:以创造可衡量的、正面的社会或环境影响力和财务回报为目的对公司或组织进行投资的行为。影响力投资能通过对资金的引导和配置为解决许多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作出贡献,如贫困、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从IFC的定义出发,影响力投资者和其他传统投资者之间具有以下三个层面的属性差异:

1) 影响力投资者将设立社会或环境影响力目标,明确影响力目标下的受益者,并力图通过投资行为实现目标;

2) 影响力投资者在实现影响力目标过程中具有可度量的贡献,可以采用财务形式和非财务形式进行衡量;

3) 影响力投资者拥有一套能够评估预期影响力的衡量体系,以此为基础持续监测投资进程并在适当时给予纠正建议,最终能够评估投资项目带来的影响力效益。

《IFC原则》将符合以上三个属性的管理资产归属于影响力投资资产,并估算了2019年影响力投资的全球市场规模。

 

二、 2019年全球影响力投资市场规模

 

根据IFC统计(如图1),一级市场中影响力投资资产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来自于私募基金(4150亿美元)和开发性金融机构(16570亿美元),后者约为前者体量的4倍,占一级市场资金量的80%。在415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资产中,2100亿美元仅设立影响力投资目标,其余2050亿美元则在设立目标的基础上同时设有衡量体系。开发性金融机构影响力投资资产中有3000亿美金的资产管理者加入了HIPSO(即指标协调工作组,一个为私有部门投资历史业绩制定统一衡量指标、寻找优秀投资实践作为参考范例予以推广的组织)。

图1:IFC-2019年潜在私募影响力投资者的总资产(单位:十亿美元)
来源:IFC

此外,二级市场中确定了影响力目标的管理资产已超过10万亿美元,其中有93%的资产采用股东参与策略,即通过股东所有权影响公司的经营活动和投资决策以产生积极的影响力。

图2:IFC-2019年潜在公募影响力投资者的总资产(单位:十亿美元)
来源:IFC

《IFC原则》签署机构承诺每年公开披露其管理的资产总额,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采用IFC原则,有关影响力市场规模的公开信息将逐渐增加。

 

三、 《IFC原则》九条内容及实践案例分析

 

近年,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参考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如图3)设立影响力投资目标,积极寻找投资项目。但是,影响力投资领域还是缺乏一个统一管理标准,影响力投资与其他形式的责任投资之间的差异也尚无界定,这使影响力投资者在实践过程中面临困难和困惑。为了回答这一问题,《IFC原则》为资产管理者提供了九条指导原则,并根据签署成员的实践情况提供参考案例,以期能辅助影响力投资管理,促进影响力投资市场的扩大。

图3:UN-17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原则一:明确影响力战略目标,与投资策略保持一致。

原则内容:投资管理者应当基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或者社会广泛接受的其他目标制定明确的影响力战略目标,从而产生积极的、可衡量的社会或环境影响力。管理者通过投资策略实现影响力目标,影响力大小与投资组合的规模相匹配。

案例示范:作为IFC原则签署成员之一的LeapFrog Investments是非洲和亚洲的成长型私募股权投资者,专注于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业务,目前获得全球机构投资者资金超过15亿美元,LeapFrog投资于27个高增长业务,投资额已超过10亿美元,为35个国家/地区的40亿新兴市场低收入消费者提供服务,并提供了超过12.8万个就业机会。

LeapFrog是最早宣布影响力目标和财务目标并对其实行量化跟踪管理的基金管理人之一,其采用的投资策略是 “Profit with Purpose”(即“有目的的盈利”),追求财务收益和社会影响之间互相促进达到双赢的协同效应。该企业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项(无贫穷)和第3项(良好健康和福祉)作为自身影响力发展战略目标。通过为低收入消费者提供经济适用的产品及服务,既保证了客户要求的利润,也创造了与影响力目标相符的影响力效益。LeapFrog仅关注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这两个领域,就可以建立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深度,以应对被投资公司及其消费者群体的独特需求。LeapFrog的投资组合公司平均每年以30%以上的增速扩张,收益和可持续性同步上升。

原则二:针对整个投资组合管理影响力。

原则内容:允许单一资产的影响力效益存在差异的前提下,管理人应当针对整个投资组合制定影响力绩效管理流程,让员工激励制度不仅与财务回报相匹配,还与影响力绩效相联系。

案例示范:IFC原则签署成员Triple Jump是一家以影响力为驱动力的资产管理公司,侧重能够帮助人们改善生活的投资。影响力指标和财务指标产生冲突时通常需要站在投资组合的层面权衡取舍两者的权重、指导投资组合构建和投资选择,因此Triple Jump针对投资组合整体采用影响力管理框架,并以此指导选择单个投资标的。具体操作如下:

第一,为每个细分投资类别设定基准目标。将影响力主题和关键指标纳入分区标准,根据影响力、风险和收益特征将投资划分为不同的“区块”,选择每个区块中最具代表性的投资,根据现有数据和区块内大量投资示例估算该代表性投资切合实际的影响力效益,将估算结果作为所在区块的影响力基准。

第二,根据区块基准来预测投资组合的影响力。基于上述区块基准合理分配各个区块的权重,使投资组合达到最优的影响力绩效和财务绩效。

第三,在选择单一投资目标时有效使用区块基准。评估每个潜在投资目标的预期影响力效益并与对应区块的基准以及迄今为止的整体投资组合影响力进行对比分析和审查筛选。

第四,根据被投资方的影响力预测结果来预测整体投资组合的影响力。每当选择一项投资时,将新投资的预期影响力添加到投资组合中,更新整个投资组合的预期影响力。此时可以将更新后的数字与原投资组合预测结果进行比较来评估实践进度。

第五,合并实际影响力结果。定期跟踪和收集每个投资项目实际的影响力结果,并将其输入到预测模型中取代原来的预期数字,从而获得更加准确的模型。

这种管理方法使Triple Jump能够根据单一投资影响力绩效的实时估计了解整个投资组合的发展状况,从而优化投资组合,并根据投资组合分配权重和投资选择做出战略决策,也方便与其影响力LP进行阶段性沟通。

原则三:明确资产管理者对实现影响力发展的贡献。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当建立文档记录每项投资的影响力成就,成就达成可以是通过金融渠道或非金融渠道。文档应用词明确,数据详实,诚实可信。

案例示范:2017年,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成立了直接对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戈茨坦(Thomas Gottstein)汇报工作的影响力咨询与财务部门(IAF)来扩大影响力投资。另外,瑞信资管的房地产基金“绿色产业基金”(Green Property)是瑞士第一支为新建房地产和项目开发实现节能减排的基金,当然获得稳定的租金收入也是该基金目标之一。2018年该基金能耗为92 kWh / m2,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25 kWh / m2 ,而13.6kg/ m2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为33kg/ m2。

作为IFC原则的签署成员之一,瑞信根据自身投资案例就原则三的内容给出了以下三点实践意见:

第一,直接的资金来源:标的项目直接受益于绿色产业基金(GreenProperty)的募资。该基金26亿瑞士法郎的在管资产不仅直接提升了投资项目的环境效益,而且通过创立可复制的绿色房地产投资战略间接做出环保贡献。

第二,体系搭建:构建绿色房地产建筑标准,覆盖5个维度、50项指标,开行业之先河。

第三,积极行使项目所有权:瑞信资管积极参与到项目的实施管理中,确保负责任地进行资源利用,高效用水、节能减排,保护生态脆弱地区,维护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各项优化措施涵盖能源和供暖系统,为节能减排设定了绩效目标。

原则四:系统性地评估每一项投资的预期影响力。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预估和量化分析每项投资的影响力。衡量框架包括以下三个问题:

(1)预期影响力是什么?

(2)影响力受益主体是谁?

(3)预期影响力有多大?

此外,管理者还应评估实现预期影响力的可能性,识别阻碍实现影响力预期的重大风险因素。

影响力评估需要结合投资目标所在地的情况具体分析可能面临的挑战。不违背投资战略的前提下,管理者也可考虑间接地和系统性地发展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指标应尽可能与行业标准(如GIIRS、SASB)和行业典范(如SMART、SPICED)保持一致。

案例示范:作为欧盟的公共政策银行,欧洲投资银行(EIB)投资于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并且经济、技术和环境声誉良好的项目。EIB自2005年以来将标准化质量评估视为重点,所有投资项目均由多学科评估小组从三个维度进行严格评估,以便确定项目融资的优先次序。

第一,评估投资项目对达成公共政策目标可做出的贡献,确定该项目融资优先级(高度优先领域包括气候行动等)。

第二,评估项目可持续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就业贡献和管理人的推动能力来考量其价值和可行性。

第三,评估EIB的财务和技术支持。例如,EIB是否比其他贷方提供了更好的条件?是否会促进其他资金支持?是否能够通过提供技术咨询而有所作为?

EIB从上述三个维度为每个项目打分计算评级,然后将该项目提交给EIB理事机构批准。项目完成后,可以对照评估总结成败的经验教训。

原则五:评估、应对、监测和管理每项投资的潜在负面影响。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努力识别每一项投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风险,设法避免、减轻或管理上述风险,这也是系统流程和记录文档中的一部分。若条件允许,管理者应与被投方合作以图缩小被投方在系统、流程和标准等方面和国际行业惯例的差距,监测被投资方的ESG风险和绩效,防范相关的意外事件。

案例示范:IFC原则签署成员瑞典基金(Swedfund)自2016年起专注于可再生能源投资,尤其以发展中国家为重心。JCM Power是携手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开发可再生能源的公司,目前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和中美洲拥有多个项目,Swedfund向JCM Power共注资2500万美元。

从尽职调查环节开始Swedfund即采用严格的ESG监管流程,涵盖从性别、环境、健康与安全到人权和良好工作条件的所有内容。基于此,Swedfund对JCM提出了多项要求,包括开发和实施全面有效的环境与社会管理制度(ESMS),以确保JCM在ESG、尽职调查以及与项目公司合作中遵循高标准。例如,JCM在马拉维萨利玛镇附近开发一座太阳能发电厂需要购买约180公顷土地,这对227名依靠这块土地谋生的群众造成了潜在的负面影响。在环境与社会管理制度下,JCM可以采取支付土地和资产补偿、提供务农培训与教育等措施,恢复甚至提升受影响人员的生活水平。

原则六:根据预期目标,监控每一项投资实现影响力的过程,并在需要时采取相应措施。

原则内容:管理人应以原则四衡量框架得出的预期影响力目标为参照,监控每一项投资的实际进展情况。这需要事先规定好流程,尽可能详细地说明数据收集频率、数据收集方法、数据源、数据收集的责任、数据报告方式和报告对象,以便被投资方提供相关的绩效数据。当监控数据表明实现预期影响力无望时,管理者应尽力采取适当的行动。

原则四的衡量框架也可用来了解投资结果。

案例示范:德国投资与发展基金会(DEG)根据《IFC原则》创建并实施了发展成效评级体系(DERa)来衡量和管理其投资组合的影响力发展过程,帮助建立评级体系的内容还有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HIPSO、DEG 15年影响力管理经验等。DERa系统使用以下五个类别来评估每个项目的影响力贡献并向投资者予以展示:

(1)体面工作

(2)当地收入

(3)市场与部门发展

(4)环境与社会管理

(5)社区福利

原则七:退出策略须考虑其对影响力的可持续性带来的影响。

原则内容:在退出时,管理人应从其委托责任出发,诚挚地考虑退出时间、结构和过程对影响力可持续性产生的影响。

案例示范:德纳姆国际电力基金(DIPF)于2019年8月签署了《IFC原则》。DIPF的投资策略是在有需求的市场中开发低成本电力项目(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这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7项(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和第8项(体面工作与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DIPF制定退出策略时借鉴了团队先前退出的经验和教训,从两个方面来评估退出对影响力可持续性的影响:

首先,评估买方对影响力发展和共识的认可程度。第二,退出协议条款倾向于延续现有社区福利。以此,DIPF可以避免买方投资意愿或参与程度不及退出之前的情况发生。

原则八:回顾并记录影响力实现情况和经验教训,以便改进决策和流程。

原则内容:管理者应审查每一项投资的影响力绩效并存档,对预期、实际、以及其他正反面影响进行比较研究,用来改进运营、战略投资的决策流程和管理流程。

案例示范:国际金融公司(IFC)积极开展自我评估,凭此在战略、运营和投资人关系方面获益良多。IFC自我评估覆盖各个交易层级,包括个人、部门、国家级别。一旦具有代表性的投资运营达到一定成熟度,IFC就会进行自我评估,评估结果经由独立评估小组(IEG)验证之后在IFC的年度报告中公开,年度报告由外部审计进行审核和担保。IEG和自我评估是IFC企业计分卡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也与区域关键绩效指标(KPI)关联。KPI其中一个内容就是消除自我评级和IEG评级之间的差异,避免任何程度的不诚信行为。KPI也会影响管理绩效和部门绩效以及激励机制,由此自我评估与绩效指标和激励措施直接挂钩。

原则九:公开披露对《IFC原则》的遵守情况,并定期开展第三方核证。

原则内容:管理人每年应公开披露其影响力管理系统对《IFC原则》的遵守情况,并就此定期安排第三方核证,核证的结论也应公开披露。上述披露应受到委托和监管条例的制约。

案例示范:2019年4月,KKR成为《IFC原则》的创始成员。KKR很早就意识到,任何可靠的影响力投资者都需要一种严格的方法来评估和管理影响力。KKR采用了《IFC原则》中披露和独立验证影响力管理系统的想法,聘请了领先的影响力咨询公司Tideline来评估和验证自身的影响力管理方法与是否《IFC原则》保持一致,并就如何进一步发展提出建议。Tideline对KKR的影响力管理程序(包括投资组合管理指南、投资团队影响力评估模版等)进行了审查,对KKR团队成员和该基金的非营利合作伙伴BSR进行了一系列采访。审查结果包括IFC原则执行情况和改进建议,以及对基金与《IFC原则》保持一致的核查声明。KKR认为影响力问责制是扩大影响力投资的关键,披露和验证过程同时也有利于推动企业持续优化。



四、 签署者的投资经验总结


许多《IFC原则》的签署机构都是影响力投资市场的开拓者,其中有2/3已有超过10年影响力投资经验,不到10%的签署成员投资经验不足3年。这些丰富的经验使他们加入《IFC原则》显得更有优势。2019年12月,为了共享《IFC原则》下的影响力投资经验,IFC对成员进行了问卷调查。下文根据调查结果分别从投资方向、投资方式及投资主题等方面进行了总结,旨在为其他影响力投资者提供借鉴。

1) 资金投向何方?

签署机构对新兴市场有着极强的投资兴趣。具有较大发展需求的地区往往存在着未开发的巨大商机,调查表明(如图4),71%的签署机构仅对新兴市场进行投资,其中4/5的受访者投资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以及南亚地区。只有少数受访者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等发达市场投资,另有14位受访者同时将资产投向了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

图4:IFC-影响力投资者的投资地区

来源:IFC

2) 以什么方式投资?

除1/5的签署机构投资于公开交易资产,大部分签署方都投资于私募资产,且重点关注私募债而非私募股权。这种现象反映了一个事实,投资者们很难通过公开交易的股票证券实现可衡量的影响力投资。通过调查还发现,重点关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们更加关注私募投资方式,而同时针对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投资者则往往同时持有公开交易资产及私募资产。

3) 关注哪些投资主题?

在IFC调查的受访者中,只有9位称他们没有投资主题偏好,大部分受访者都有一个或多个投资主题。普惠金融是其中最受关注的主题,其次是绿色和可持续科技、农业、就业和健康等。

图5:IFC-签署成员投资的主题偏好

来源:IFC

由于投资者们重点关注的市场方向和影响力目标不同,他们选择的投资主题也存在差异。基建、就业和性别平等是投资于新兴市场重点关注的主题,而健康、教育和水资源管理这几个主题则是投资于新兴和发达市场的投资者关注较多。

图6:IFC-投资者的投资偏好与投资方向的关系

来源:IFC

除普惠金融同时促进多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比如第10项(减少不平等)和第8项(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IFC将这些受访者青睐的投资主题与SDG一一对应后发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是众多IFC原则签署机构的首要影响力目标,有28位受访者将SDG第7项(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设为影响力投资目标,为获得可负担的、可靠的、可持续的现代能源而作出贡献。

图7:IFC-备受青睐的SDG投资主题

来源:IFC

2020年9月9日-11日在厦门举办的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中,将设有影响力投资分论坛。将推动改善对正面社会或环境效应的企业与机构,使投资对民生息息相关的环境、住房、基础教育和健康产业产生良好的持续的影响。同时,《母基金周刊》发起的机构软实力TOP100评选中,也包含了影响力与责任投资奖项。以上相关内容请大家点击文末“热文推荐”了解参与。

参考文献:

1. IFC (2020),Growing Impact - New Insights into the Practice of Impact Investing

2. 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20).《IFC:影响力管理的标准流程是什么?

1. https://www.impactprinciples.org/

2. https://www.ifc.org/wps/wcm/connect/topics_ext_content/ifc_external_corporate_site/development+impact/princip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