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罗楠:中国加入PRI的机构增长率全球最快

由联合国发起并由投资者制定的负责任投资原则(Principle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 PRI),致力于建立专注创造长期价值的全球可持续金融体系。全球已有2400多家签署机构,管理资产总规模超过80万亿美元,目前国内有29家机构加入,主要为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和保险资管机构。

UN PRI中国区负责人罗楠接受了媒体采访,分享了PRI在中国的发展及其对践行负责任投资原则的建议和支持。

image.png罗楠女士在FOFweekly举办的全球投资论坛上进行分享

记者:PRI目前在全球的发展情况和战略规划请您介绍一下。

罗楠:在六项原则推出10周年之际,PRI制定了对于未来十年负责任投资发展的蓝图和愿景,在这个蓝图当中,我们识别并确定了三大具有影响的领域及每个领域下重点工作。 

第一,联合负责任的投资者:引导负责任投资者追求长期价值,加强投资链的上下协调。具体包括为资产拥有者赋能,培养积极股东,教育更多的投资者,支持投资者将ESG的因素纳入到投资分析和决策过程,及展现领导力和加强问责。

第二,与政府和监管机构进行合作,扫除在资本市场金融体系中存在的障碍,建立兼具经济效率和可持续性的全球金融体系,以满足投资者和受益者的需求。其中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在整个市场推动有效的数据,帮助投资者和决策者做出知情决策。 

第三,在全球的层面实现共同繁荣。在这个目标下,我们确定了两项重点工作:倡导气候行动,以及使投资助力实现联合国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这是PRI对未来十年的全球规划。目前开展的所有工作都是在刚才说的这个蓝图的框架之下开展的。我们也会每年对取得的进展做评估,衡量PRI自身及其签署机构所取得的成果。

关于全球的发展状况,目前我们在全球有超过2400家机构公开承诺遵循PRI的六项原则,这些机构目前管理的资产管理的总规模超过80万亿美元。这个增长仍在持续,签署群体主要集中和分布在发达市场,但在亚洲和新兴市场我们也开始看到快速的增长,尤其在中国。从全球机构数量的增长上,去年中国大陆的增长率是全球最高的,目前已有29家加入PRI的机构。当然这与中国的市场体量相比还有巨大的空间,未来我们希望更多的,尤其是大的机构投资者加入进来,关注、学习并共同推进ESG投资的发展。

记者:PRI是从什么时候进入中国的?

罗楠:PRI自2017年的10月正式在中国开展工作,我也很荣幸成为PRI在中国的第一位雇员。当时我们在国内有7家签署机构,包括两家头部投资公募基金-华夏和易方达。国际客户需求是驱动国内基金公司关注ESG投资的关键因素,同时,国家和地方政府对生态文明、绿色发展和绿色金融的重视以及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如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对ESG投资在国内的发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记者:中国的签署机构从7家发展到29家,这是个可喜的增长?

罗楠:个人觉得是非常可喜的发展,我刚才讲到中国的增长率是最高的。更为可喜的是,已有超过一半的排名前十的公募基金加入进来,他们的资产管理规模、所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可起到很大的示范效应。另外,中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也在去年底签署了PRI,这会对保险资金关注ESG议题起到很大的带头作用。中国人寿资产管理了30000亿的资产规模, 我相信ESG理念的落地和与投资的逐步深入融合会潜移默化地对其自身投资和市场生态发挥重大影响。

另外, 我们也了解到中国较大的资产拥有者也开始关注、研究并开始搭建内部ESG投资框架,这是令人鼓舞的。因为PRI始终相信,资产拥有者处在价值链的顶端,对ESG理念在资本市场的传导和最终落地有能力发挥巨大的影响力。我们期待中国的资产拥有者能加速在这个领域的行动,并通过国际国内合作,在地区和全球的层面推进ESG融合和可持续投资的进程。

记者:在海外推进跟在中国推进的策略上有什么不一样?

罗楠: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如刚才提到,我们在中国开展工作,也是以PRI对未来十年制定的负责任投资蓝图为指导。但中国也有自己的特点,除了服务我们的签署机构和吸纳更多投资者外,政策研究及与中国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保持对话与合作是我们在中国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当然,这在其它市场也同样重要,比如PRI在推进欧盟的可持续投资金融行动计划中一直在发挥重要的作用。

ESG投资在不同国家和市场的发展路径和驱动力会有所不同,亚洲和中国的投资者相对更偏好和期待政策和监管的引导和监督。自上而下的有效支持和引导可发挥强大作用,有助于快速推动理念的传播和市场实践。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中国非常注重跟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及相关协会的沟通与合作,并已取得积极成果。

去年三月份PRI发布了第一份针对中国在信托责任(Fiduciary Duty)议题下的《中国的投资者责任与ESG整合》报告,旨在明晰中国的投资者关于考量ESG因素的职责。该报告主要基于我们对业内主要利益相关者的访谈,在政策框架、ESG纳入养老金监管、ESG信息披露、可持续和绿色产品及投资者教育五个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其中部分建议已被落实,比如去年底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发布了针对基金行业的绿色投资指引。

在这个报告的基础上,今年6月我们刚刚发布了《中国的ESG数据披露》报告,对中国披露的关键ESG指标提出了建议。该报告旨在为证监会正在着手制定的针对上市公司的强制性ESG信息披露框架提供建议。希望这些建议可为中国的可持续金融改革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我们会继续与相关机构合作,持续推进其它几项建议的落实。

记者:进程还是蛮顺利的。有什么推进的阻力和困难?

罗楠:整体上相对还是比较顺利的,中国自上而下的推动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理念跟中国的国家战略是非常契合的,在概念的理解上是有共识的。

不是说感觉不到阻力和困难,更多我觉得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很多投资者会先入为主的认为采纳ESG投资理念会限制对某些行业的投资,或担心对投资收益的负面影响。加强正确的宣传和投资者教育非常重要也是关键的一步。但在这个过程中语言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也在加强对很多PRI资源的汉化工作。

另外,之前讲到,ESG在中国发展的路径会有所不同。国际上,资产拥有者尤其是公共养老金是背后推动ESG投资的主要推手。国内恰恰相反,投资管理机构的行动要先于资产拥有者。但是投资管理机构是为其客户(如机构客户)服务的,如果没有来自客户关于考量和纳入ESG的明确要求,投资管理机构在践行和推动ESG投资上可能会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不管是国外还是在国内,资产拥有者对于在市场范围内推动ESG理念的传导和落实,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落实到投资实践方面,缺乏历史和有效的ESG数据是现阶段投资者面临的现实问题,不过这并不是中国特有的困难。在改善这个问题上,投资者可以发挥积极主动的作用,主动推动被投企业的ESG信息披露,并积极参与到相关政策的制定中。

记者:在资产拥有者、资产管理者和服务提供者三种类型的机构里面,有哪些具体的优秀实践案例?

罗楠:整体来说,中国的机构还处于起步阶段,大多数机构还在学习和探索,也需要结合中国市场和自身的情况建立框架和有效的ESG指标。从无到有需要过程,需要公司战略的支持、资源的支持、研究、数据收集、流程的搭建、部门的协作等等。大家所处的阶段不一样,PRI对做的好与不好没有统一的标准,我们更多的是希望鼓励领导力、促进相互学习及最佳实践的分享。

今年6月,PRI与CFA协会共同合作撰写并发布了亚太区ESG整合的指南和实践报告。除此之外,我们也会很快发布中英文版本的中国的ESG整合实践报告,里面收集了很多实践案例,可供中国投资者参考。

在亚太区外的其它地区我们也已发布区域报告,投资者可借此可了解不同地区的投资者在融合ESG上的相同和差异。

记者:PRI对这些机构有什么建议?

罗楠:PRI有很多资源可供签署机构参考和使用。这其中包括针对资产拥有者以及不同资产类别的指南、工具及实践案例。另外,PRI的年度报告框架也可为签署机构搭建内部流程和框架、建立内部能力提供详实的指导。

PRI鼓励签署机构积极参与并贡献到我们开展的各项工作中。签署机构可通过多种方式参与其中,比如加入特定主体的工作组、咨询委员会、ESG参与合作平台、针对不同资产类别和ESG议题的倡议,如“信用风险和评级中的ESG”声明、气候行动100+项目等,以及参与报告的撰写和会议的分享及研讨等。

PRI目标的实现离不开与签署机构的合作及签署机构的行动。

罗楠女士将受邀参加8月21日到23日,的中国母基金峰会——首届鹭江创投论坛。会议详情请点击链接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