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博迈陈志阳:“一带一路”倡议下私募股权投资机会


6月14日,《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9全球投资峰会”在上海隆重召开,路博迈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私募股权投资主管陈志阳先生发表了以《“一带一路”倡议下的私募股权投资机会》为主题的演讲分享。

路博迈是一家以美国纽约为总部的全球性投资机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200亿美元,全球拥有2000多个员工,从事股票、债券、私募股权投资,是一家综合性的投资机构。

以下为《母基金周刊》整理后的演讲节录:

路博迈是Neuberger Berman的中文译名,是中国一家主权基金的领导为我们取的,寓意康庄大道。我们是综合性的全球投资机构,股票基金、债券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均有涉及,所以在全球市场都会有一些经验。

在私募股权方面,我们也是一个综合性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除了母基金业务,还有二级市场的业务、直接跟投、私募贷款,以及医疗行业的投资基金,此外,我们还直接投到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公司。作为股东,我们在全球有200多名私募股权专家,包括超过120人的投资团队,分布在全球9个城市,包括美国的纽约、欧洲的伦敦、亚洲的香港等。

私人机构参与“一带一路”有众多优势,包括以市场原则为于归,以投资者利益为目标,把道德风险降到最低,避免公营机构挤出私营机构的效应,把潜在利益冲突降到最低。我们探讨“一带一路”的投资机会是为了抛砖引玉,鼓励更多的私人机构一起来关注“一带一路”的投资机会。

从地理上说,“一带一路”横跨欧亚大陆,占到了全球面积的39%,从人口上看,“一带一路”沿线有超过全球60%的人口,但是国内生产总值只占全球的30%。这些数字指标说明,“一带一路”地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但是长期缺乏资金,经济发展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我非常高兴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大家一听到“一带一路”,第一想法就是基础建设,但实际上“一带一路”包含五大方面,基建只是其中的一项,还包括政策沟通、人民的交流、资金的融通以及贸易的畅通。

自“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以后,很多机构都积极参与。但是,大部分公布的项目都是基建,这些项目投资额大,回报期长,技术和运作难度都非常高。所以作为一个普通金融投资者,其实不容易参与进去。

无论如何,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后,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也有很多正面的回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政策,它为当地的经济提供优质的基础设施,有了优质的基础设施才可以提高生产力、扩大普惠性。更重要的是,透过“一带一路”的倡议,可以把沿路的国家动员起来,增加大家的经济合作。所以“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好的倡议,是非常有深度和远见的,值得大家好好思考,怎么把这个倡议做得更成功。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才几年,所以暂时还看不到最后的效应,但是很多的经济学者已经开始做一些数学模型来测算对当地的经济有什么好处。

路博迈陈志阳:“一带一路”倡议下私募股权投资机会

大家可以看到,无论一个国家是否参与,对它都会有正面的影响。比如印度,即使它没有参与,也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受益者。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信息,即使你不参与,你也会受益于“一带一路”的倡议。

既然“一带一路”倡议这么好,怎么去参与呢?大家想到最简单和直接的,就是去买当地的股票。作为一个个人投资者,去越南、土耳其或者巴基斯坦,买些股票可能不难,但是作为一个大型的金融机构,或者是主权基金,就比较困难。“一带一路”地区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当地的的股票市场、资本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规模小,流通量低,还有很多的政策性限制,所以无论你觉得“一带一路”倡议带来多好的机会,作为一个大型的机构投资者,都是不可能捷足先登去收割“一带一路”红利的。

在这些发展中国家,大型综合性的企业占市场的比例非常高。所以,买发展中国家股票,买它最大上市公司的,基本上都是综合性企业,你是抓不到它最高增长行业的。相反,在私募股权投资的行业,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消费是最大的一个行业,医疗保健也是一个很大的行业,只有透过私募股权才可以更直接的投到高增长的行业里面去。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新兴市场里面有一些高增长的行业,比如说消费、零售、汽车、物流等等,大部分还是私人企业。所以你如果要投到这些新兴国家的高增长的行业,最好的办法就是透过私募股权这个途径进入。

很多投资者会问,投资新兴市场是不是风险特别高?所有投资都有风险。但是,大家可以想一想,做PE投资一项主要的风险是什么呢?是杠杆。当市场充斥大量资金的时候,借贷很容易。成本太低的话,GP就很容易借到钱,去做收购。当市场一转,出现违背借贷协议的情况,债权人就可能把公司的拥有权拿过去。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新兴市场中,杠杆是比较低的。在新兴市场中,大部分的投资属于成长型投资,公司本身借贷不多,即使经济有一点逆转,业务受到一点影响,只要他能够偿还债务利息、本金,公司还能继续正常运营,风险就能得到把控。

很多人问,发展中国家汇率这么波动,是不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因素?我的回答是,是的,汇率很重要。如果一个项目,比如说基建项目,动辄几十亿美元,而且往往是一次性投入,然后是十年后、二十年后,才连本带利收回来,这是非常大的风险。但是你想象一下,一个母基金投资20~30个子基金,每个子基金又投资20~30个项目,而且这些基金都投入不同国家,有中国、东南亚、印度、中东、非洲,还有欧洲,基本上每个项目都用不同的货币,汇率风险明显被冲淡。母基金还有一点好处,就是能把时间分布错开。你投一个母基金,母基金的经理用几年的时间去进行投资,下面的子基金再用三、五年去投,加起来有八年的投资期。这样有500~600个投资项目的母基金,而且不同时间进入和退出,个别项目的汇率对整个基金的回报影响不是很大。

路博迈在欧洲和亚洲都有团队,长期以来跟踪“一带一路”地区的私募股权市场。比如说东南亚,整个地区来说都有个共通点,就是发展中国家,年轻人口占大部分,中产是一个重要的消费群体,所以发展模式跟中国的发展模式非常接近,很多在中国投资的模式在东南亚都可以使用。

南亚主要是印度,即使印度汇率长期向下,但相对来说它是一个多元经济体系,而且有足够大的国内市场,我们在那里有几个GP做得很好,这些投资基金在当地都有十几年的投资业绩,有实际经验的投资人员,回报也比较高。即使中东地区,也有一些表现好的GP值得关注,另外,东欧、中欧和南欧是我们在伦敦团队的同事负责跟踪。

路博迈上个月在北京举行了研讨会,邀请了“一带一路”覆盖的五大地区中有代表性的GP到北京跟我们的客户分析他们每个地区的私募股权投资机会。丝路基金的丁国荣副总经理莅临作主题演讲,介绍丝路基金在“一带一路”地区的投资经验。研讨会得到了参与机构非常正面地回应。


提问环节


陈志阳精彩的分享结束后,现场观众气氛热烈,主持人宣布进入了单独提问环节,以下为精选发言:

路博迈陈志阳:“一带一路”倡议下私募股权投资机会

提问一:很多人听到“一带一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基础建设,刚刚听了您的分享,我们发现实体经济方面也有很多机会,您刚刚也延伸到了很多的国家。想问一下路博迈主要在哪些国家看到了机会,有没有重点关注的一些行业?

陈志阳:作为PE投资者,我们更注重的就是实体经济,围绕民生有关的一些行业,比如消费零售、医疗、科技、物流、金融服务等,这些行业都是我们会比较注重的。这些行业都是在一个经济起飞阶段发展最快的行业。如果你相信“一带一路”的基建投资对这些国家的经济会有促进作用,那这些行业里面最好的公司将会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我们有个名词叫做“一带一路红利”,谁去收割一带一路红利呢?是捷足先登的PE投资者。

关于投哪个地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是包容的,但从实际可行的角度来说,东南亚是一个可以投的市场,而且当地的PE市场非常活跃。印度也是一个非常可投的市场,经过20多年的起伏,留下来的GP有丰富的经验,有稳定的团队,也有比较好的业绩。中东有几家比较好的GP,以色列也是一个很吸引VC的市场。中东欧我们会注重波兰,无论并购还是VC都比较活跃。南欧主要是意大利,意大利是七大工业国里面的一员,是一个有很强工业基础的市场。中国很多企业现在都想走到海外去并购,意大利是第一个公开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对中国企业去当地并购是相对开放的。

路博迈陈志阳:“一带一路”倡议下私募股权投资机会

提问二:我提一个方法论的问题,众所周知,“一带一路”这件事情最主要的推力是中国。不论各种各样的资本,在“一带一路”相关的领域和地区投资过程中,应该如何让中国作为主推动力的资源和优势来进行更好的投资?

陈志阳:问得非常好,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习主席提出来的一个很好的倡议。中国的机构积极参与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把“一带一路”看成是中国的项目,我们怎么动员全世界的资源一起把“一带一路”建得更好,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所以我们在进行“一带一路”相关投资时,一方面,在国内跟一些有兴趣投资PE市场的机构讨论机会;另一方面,我们也积极在东南亚、东亚、中东寻找伙伴,把“一带一路”营造成中外合作的典范。

路博迈陈志阳:“一带一路”倡议下私募股权投资机会

提问三:作为母基金在东南亚市场里面找投资机会的时候,你们的策略是什么?新兴市场有各方面的风险,你们进入的策略是找合作伙伴还是自己去寻找GP?

陈志阳:我们进入一个市场,要花很长的时间做一个全面的研究,包括政治、经济、营商环境、PE市场、资本市场等。在选择GP的时候。我们会把选择范围收窄,比如我只投有业绩的GP,业绩好可以让GP吸引更多好的人才和LP,又可以吸引更多好的项目,物以类聚。所以,只要对市场花点时间去做研究,去做尽调,其实不难找到在当地符合我们标准的GP。另外,我们在进入新兴市场的时候会和当地的同行做一些沟通,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办法。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