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再次痛批美国PE行业,这次为了啥?


巴菲特在过去致股东信中曾多次对PE提出批评,他认为PE就像是短视的金融工程师,总是利用杠杆提高报价,却又把被收购企业当作商品一样卖来卖去。


巴菲特从来不是PE的粉丝。几十年来他对PE的态度并不友好(注:在美国PE专指LBO fund,通过杠杆进行企业控制权收购的基金;中国的PE与美国不同,中国PE一般是对未上市企业少数股权的投资)。在过去致股东信中曾多次对PE提出批评,他认为PE就像是短视的金融工程师,总是利用杠杆提高报价,却又把被收购企业当作商品一样卖来卖去。

这次老巴把矛头直接指向PE最敏感的业绩问题。巴菲特和芒格批评了PE对业绩的描述。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来自PE基金的报告,它们的回报率并没有以我认为是诚实的方式计算。”“如果我在管理一个养老基金,我会非常谨慎地对待提供给我的东西。

巴菲特提醒投资者,PE要求以LP以美国国债的形式预留资金,或“随叫随到”,而美国国债通常不包括在业绩统计中。PE在收取管理费时,将把持有美国国债的资金包括在内,但在计算所谓的内部收益率时将不包括这些资金。内部收益率是衡量大多数基金业绩的指标。巴菲特说:“如果你长期持有美国国债,PE的回报看起来会更好。但它其实不像看上去那么好。

芒格将这种做法描述为“为了赚钱而撒点谎”。他补充称,许多养老金基金选择PE,是因为在经济低迷时期,它们不必大幅降低资产价值。他表示,这是“一个愚蠢的购买理由”。巴菲特没有任何像PE那样管理伯克希尔的计划。“我们不会利用伯克希尔-哈撒韦……如果我们(这么做),多年来我们会赚更多的钱。”
巴菲特解释了为什么这不是他喜欢的策略。“我们看到很多高智商的人破产了,”具体指的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注:一家破产的私募机构)。

巴菲特一贯抨击资产管理公司收取高额管理费,并根据收益收取绩效费,而这些收益有时无法跑赢大盘。近年来,寻找杠杆收购公司的PE基金手中弹药充足,也让巴菲特更难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找到大规模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被迫与近年来获得创纪录资金的PE展开竞争,这反过来推高了可能的收购价格。今年2月,巴菲特在致股东的年度信中表示,他正在寻求一笔“大象规模”的收购,但他指出,收购目标的价格过高。

好项目估值过高,都被PE抢跑了,老巴很无奈。这或许是老爷子想拿PE出气的第一层背景原因。

尽管巴菲特声称他永远不会像PE那样使用大量债务来管理伯克希尔,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与PE开展业务。过去几年,他对来自巴西的3G资本却大加赞美。比如在2015年信中,巴菲特就明确表达:“我们希望与3G集团进行更多合作。有的时候我们的合作仅限于财务层面,就像此前Burger King收购Tim Hortons那样。不过,我们更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永久性的股权合作关系。”

汉堡王项目是巴菲特与3G资本成功合作的经典案例。但今年以来巴菲特与3G资本的合作并不成功,账面损失不少。这也或许是激起老爷子怒火,再次批评PE行业的另一层背景原因。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四季度减记了对陷入困境的食品巨头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30多亿美元投资。2013年,伯克希尔-哈撒韦与巴西私募股权公司3G Capital合作收购亨氏(Heinz),包括债务在内,亨氏的估值约为280亿美元,两年后又与卡夫(Kraft)合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卡夫亨氏食品公司(Kraft Heinz)最近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不道德的会计操作为由指控2500万美元。除了销售业绩平平之外,该公司近期宣布,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报告不可靠,将不得不重新公布收益。伯克希尔目前是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最大股东,持有3.25亿股以上的亨氏股票,其市值约为140亿美元。该公司的股价自年初以来已经下跌了约25%。

老巴这次把矛头指向PE的业绩问题,表面上给养老基金等LP提个醒,其实目的是想要给PE行业降降温。面对手握2万亿美元弹药的PE竞争对手,老巴和芒格想要以合适的价格投到合适的项目上面显得越来越难。

b851547280a666872f535a656c40cab3.jpg

LP智库认为:流动性过剩,好项目估值高,独角兽横行。在这样的投资环境,无论对于像老巴一样的价值投资者还是像PE一样的财务投资者,都是极大的挑战。比拼谁更有耐心的时候到了。从过往track record来看,无疑巴菲特更有优势。

本文转自LP智库,FOF Weekly略有删改。投稿邮箱:tougao@fofweekly.com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