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领资本夏明晨:周期不是世界末日

 大家都说寒冬,我不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周期调整。周期不是世界末日,投资快一点慢一点都很正常。市场上有好的GP会持续、长期地做下去,市场绝对不会


杨志芳丨作者


汉领资本夏明晨:周期不是世界末日

汉领资本夏明晨:周期不是世界末日

汉领资本董事总经理:夏明晨

管理机构:汉领资本(Hamilton Lane)常驻香港办公室董事总经理:夏明晨

管理规模:约580亿美元

关注领域:全领域

核心观点:“严格挑选基金,然后放手让基金去做。”

作为一家目前管理着约580亿美元的LP,汉领资本(Hamilton Lane)常驻香港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夏明晨对资本市场的态度无疑是一剂强心剂。“2019年市场会变得理性,我们希望来一个下行周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区别一些做得好的GP,通过甄别,把一些不理性的、没有经验的、质量比较差的GP淘汰出去,这样市场才能比较理性、比较长期的发展。我们很注重基金的挑选,只投资真正好、有潜力的基金,而不是因为现在时机好、或者二级市场好——短期投机的事情我们不做,因为不持续。”

严选基金,放手管理

近30年来,汉领资本的业务线一直都围绕私募基金,包括母基金、专户管理和咨询业务,同时覆盖私募基金的二级市场。当前,汉领资本在亚洲的资产管理规模占整体管理规模的10%左右,而中国地区占亚洲地区规模的一半以上。

十几年前,汉领资本就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对比中美LP,夏明晨表示: “中国的LP 有个不成熟的地方,他一定要参与GP 的管理,这是不对的。我们会严格挑选基金,然后放手让基金去做。比如,我们承诺出资100万或1000万,GP要钱的时候给我们发通知,但我们是完全不参与投资决策的,这个是国际市场上的惯例。中国的一些 LP要参与管理,这是不合理的,因为LP的专业性是挑选基金,GP 的专业性是挑选项目,这是不一样的。”

那么,“严格挑选基金”该怎么选呢?汉领资本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数据驱动投资决策

4,100家基金,10,000 家公司,4.6万亿美元的投资额,这是汉领资本后台数据库近30年来积累的庞大数据,也是汉领资本独特的竞争优势。

“汉领资本的数据是基金从第一天开始的现金流,贯穿基金把钱付出去、投资、钱收回来的整个流程。有现金流以后,账上的估值、基金的所有的指标都能算出来。此外,数据库中的上万家公司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做行业分析、行业业绩比较。汉领资本有研究部,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帮我们做很多投资判断。投资不能凭猜、靠感觉,我们做的很多决策都是数据驱动的,不是凭自己的喜好来判断。” 夏明晨告诉FOF Weekly。

2、团队经验丰富, 经历过周期

“我们看重团队的经验、合作期限以及团队在所关注的领域的专业度。如果是新团队,没有投资经验,我们不投。此外,我们也很看重这个团队有没有经过市场周期,如果只经历过3-5年行情特别好的时候,大家都赚钱,如果在下行周期,基金的投资表现比较重要,我们投的一般都是有10-20年经验的基金。”

3、过往业绩优秀

“看GP的过往业绩不仅要和别的基金比,还要和整个私募市场平均水平比,还要和上市的股票表现比,如果投资收益没有股票高,何必这么麻烦做私募基金呢?”

夏明晨表示,“在挑选基金的时候,要看多个指标,综合选择。基金的指标包括之前做过几只基金,投过多少钱,与LP 合作的程度,基金的回报IRR、DPI、TVPI、J curve,等等。举例来说,如果一只基金IRR 非常高,但是DPI 是0,另外一只基金IRR 稍微低一点,但是DPI 是0.6,第二只基金会更好,因为已经在往回回钱了。IRR 但是没有DPI 的基金我们不太喜欢。另外,市场有Benchmark, 整个市场的Quartile(四分位数),如果一家基金做过四期,有三期都是First quartile,一期是Second quartile,那它就是很好的基金。”

“现在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时期,有时候几家基金都好,我也拿不定主意,团队也好,业绩也好,但是如果来了一个市场周期,市场下行的时候,它会怎么样?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比较谨慎,如果判断不出最好的基金,我就不投。

谨慎对待变化中的 GP 

万物皆变,GP自身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FOF Weekly 观察到近期国内的GP有三种变化:双币基金成为GP标配;FA机构 GP化; GP机构 LP化。其中第一种属于GP 的内部变化,另外两种属于GP 的外部形态演变。

面对GP 的这些变化,汉领资本会如何看待这些 GP 并做出投资决策呢?

双币基金:

“双币基金不是新现象,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基金都有双币种。双币基金会面临很多问题和利益冲突,包括投资机会的分配、团队资源的分配、领导时间的分配、两个基金的优惠条款,等等。举例来说,一个好的投资机会,优先人民币基金投还是优先美元基金投?两只基金哪个比较优惠,Carry较高?对于双币基金来说,两只基金一定要平衡、公平地处理事情。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很成熟的操作方式了。”

FA 机构化身GP:

从挑选基金的标准来看,还是要看投资团队的经验,如果团队里面的人原来只做FA,我们会认真考虑。因为FA 和投资的逻辑和动机不一样,FA 是commission-based business, 投资人是真金白银要赚return的,判断要求的能力不一样。

如果是一家公司同时做FA和投资两项业务,会存在利益冲突,因为FA是帮助公司在融资,是卖方思维,而投资是买方思维,如果同时帮这家公司做FA, 又要投那家公司,价格是定高好,还是定低好?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这种基金最好做跟投基金,不需要有定价的影响力。总之还是要非常谨慎。

但是,如果之前做FA 的人跳出来做一家基金,这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他已经和之前的公司没有关系了。

GP 机构化身LP:

“这是不好的,GP 和LP要求的想法、数据、投资程序都是不一样的。GP 是看公司的指标,LP是看基金的指标、团队的指标。”

坚持长期、价值、责任投资

“当前,中国的美元市场比中国的人民币市场更加稳定、更加可持续,因为后面的投资人比较成熟。人民币基金这一年来募资比较难,想去募美元,但是美元基金的门槛很高,好处是很长期。汉领资本没有投人民币基金,因为其背后的LP都是美元投资人,主要包括大型的投资机构、养老金、主权基金、保险公司、大学捐赠基金等,这些海外机构的钱都很长期、很稳定。”

在投资策略上,除了长期、可持续之外,汉领资本还坚定地选择价值投资。“我们很少投做Pre-IPO的基金,我们有意识地避开了这类基金。因为Pre-IPO 类的基金比较倾向于会出现高估值,它没有别的优势,需要通过高估值拿到份额,没有影响力。汉领投了很多并购基金,它针对的是很多成熟的公司,不是高成长性的科技公司,估值也不高。我们的投资策略是看基金过去的钱是怎么赚钱的,是通过一二级市场差价赚,还是真正地参与公司的管理,提供很多服务帮助公司成长,提高公司的效率。PE 真得要有管理公司的能力,一定要给公司带来很多改变才能创造价值。”

近期,国内对ESG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投资的关注度越来越多,而这少不了LP 机构的推动。多年前,汉领资本就是UNPRI (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组织)的签约机构,一直在积极实践并推动ESG投资,在尽调时关注GP 的社会责任感,在投资中有没有把ESG 作为投资项目的标准,例如是否考虑到了对环境友好,是否存在雇佣童工的现象。夏明晨说:“如果投资人有这样的标准,各个机构和企业也会重视,慢慢整个行业都在渗透,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 ”

2019年,市场变化与投资机遇

“2019年可能不会有新的投资机遇,和去年、前年一样,因为宏观经济增速在降低,GDP增长在减速,对PE 基金来说,长期趋势没变。但是,当今成长行业、新经济行业是不减速的,增长率依旧很高,且短期的资本市场有了估值调整,这是好的投资机会。”

夏明晨认为,虽然投资机会没什么变化,但市场本身会有些变化,主要体现在:

  • 在科技领域,商业模式由 To C 转向 To B过去十几年里,To C 类公司享受了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但现在To C的行业渗透率已经很高了,流量增速放缓。接下来就是用科技改变传统行业、制造业、服务业、物流业的时刻,这类业务大部分都是To B 的业务,如:软件、数据、企业服务、大数据、AI等。当前,美国的独角兽有一半都是To B 的,中国只占很少一部分,未来中国的To B市场肯定要增长,这是趋势。

  • 并购重组的机会增多,并购基金发展加速。中国原来是成长型投资和VC 为主的PE 市场,以后并购基金的发展会很快,在并购行业的比重会越来越大。在科技行业,大公司往往追求“大而全”,涉足很多非核心业务。未来,很多大公司会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聚焦在一些自己擅长做的业务上。这就会带来一些并购、重组的机会。在传统行业,有一些企业家年纪大了,企业的传承在很多地方会出现挑战,对PE基金来说,会有很多好的收购资产的机会。

  • 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美国号称有几千家GP,核心GP 不到200家,全世界核心的PE基金只有几千家,最大的20家基金大概融了一半以上的钱,行业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好的基金会融到越来越多的钱,在一个国家,有几十家好的基金就够了,不需要太多。

“未来,市场会更加理性,GP 会更加成熟,LP 也会更加成熟。”夏明晨坚定地说。

注:文中汉领资本AUM 580亿美元为截止到2018年12月31的统计数据。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