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中国的全球GP与LP服务平台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PE/VC圈90后图鉴

母基金周刊
更新 March 15, 2019 来源: 投资界

谷跨境基金Cheese Ventures(知势创投)的三位创始人都是90后,过去三年中,他们投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超音速飞机Boom,以及GrubMarket、Oh My Green、编程猫、Matternet等五家估值超过1亿美金的公司。还有一位来自Hustle Fund 的90后女合伙人,在10个月的时间里与LP会面345次,完成第一支基金的募集。

VC/PE圈出现越来越多90后面孔。

医学界流传着一个 “鉴龄大法”:看人的头皮暴露面积,据此判断年龄段。但这个方法在创投圈似乎并不适用——因为很可能走来个地中海,他告诉你,自己刚满29岁。

焦虑已成常态。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总募资13,317.41亿元,同比下降25.6%。“钱荒”蔓延,大批僵尸VC涌现,大佬断言今年人民币投资会出现断崖式下降....焦虑之下,VC/PE机构遍地是头发丝。

然而,年轻者无畏。虽然行业不景气,但没有浇灭90后的热情,他们进入VC/PE圈,从分析师、投资经理开始职业生涯。他们越挫越勇,努力地想在每一笔投资中贴上自己的勋章。

这一波90后新鲜血液,正渐渐成为VC/PE机构里的骨干力量。他们日趋熟练地掌握船舵,紧随着创投行业的起起伏伏调整方向。

Base北京—1990年,投资副总裁,男

健威接受采访后,他在微信上对记者打的第一句招呼是:X总,您好。

沙沙作响的风声能明显从60秒语音中隔屏感受到健威还在路上行走。但他气息平稳,讲话逻辑井井有条。

健威是梅花创投的投资副总裁,1990年生人。作为一位福建龙岩人,健威普通话说得特别好,完全没有福建口音。这或许和他求学经历、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2015年,健威北京大学智能科学系硕士毕业,然后到国务院国资委工作了两年,属于一个被北方熏陶了多年的南方人。

交谈后来才明白,称呼别人为“老板”可能是他的一种职业病。“一年除去出差、除去项目的执行、节假日,每年会有200个工作日。而这200个工作日中,我每天平均下来要聊3个项目,那么一年面对面聊的项目就有600个。”健威很平静地在讲述自己日常的工作状态。

之所以涉足创投行业,健威给出的解释是:本科学的是计算机,硕士学的是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若要发挥专业所长,技术和投资是两个不错的选择。而投资,能够接触多领域科技更吸引他。

健威有两个明显的特质——放得下身段,聊得起天。曾经他主导的一个项目在投资之前,被另几家机构盯上了,最后之所以投成功,他总结为“一线机构遇到优质项目的时候,也要放下身段去想尽办法促成交易,这不仅不丢人,我认为还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技能。”

“前两天我吃海底捞,看到海底捞正在使用服务机器人,就抓住服务员聊了20分钟,搞清楚机器人能做什么事情、使用是否便捷、食客和服务员对它有什么评价、机器人正式运营之前经历过什么样的调试。”健威说,自己一直都有很强的好奇心去关注每一个细节,而这些细节都可能在自己进步中发挥“蝴蝶效应”般的作用。

他分享了自己入行两年的业绩:在梅花主导投资了10个项目,目前80%都已经拿到后续融资。健威的心里有一杆秤,一个项目满分100分,95分以上可以投;但经常会遇到90—95分之间的项目,很想投但要克制。在他看来,手里的每一笔钱都来自LP,要对LP负责。骄傲导致放肆,身上的责任感让他保持克制。

两年的入行时间到了投资副总裁的位置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发展速度。但他的言辞里满是对自己发展的耐心与期待。他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期许:

快速成长,投出更多的好项目,挣钱。

Base上海—1993年,IR,女

身处VC/PE圈,无论男女,都是一场拼体力拼状态拼颜值的马拉松。认识明兰近三年,她在一家母基金机构任职IR,两人只是约了一个中午的便饭,她也是精致着装。

明兰从大四的时候就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实习,正式毕业后有幸加入了一家FOF,前后供职于一家老牌PE和一家新锐VC至今,一直cover机构的IR岗。不过,明兰也踩过坑,还在不靠谱的外汇公司待过2周。

创业大街是明兰大四第一份实习工作,正巧那是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热火朝天的时候。那时候,大街上创业者来来往往,3w咖啡里永远熙熙攘攘充斥着各种创业和投资的荷尔蒙,西少爷肉夹馍排队从未停止,外送沙拉、上门服务、滴滴大补贴接踵而至,每个下午大街都有不少于5场活动。

当时明兰还不太懂泡沫是什么,价值投资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只是觉得投资行业是站在一切新鲜事物的最原始发生的那个端头。7-10年的基金期限决定了投资看到的一定是未来5年才会出现在市场上的模式或者产品。相较于二级、银行等传统金融行业,创投行业似乎更适合初出茅庐又热血膨胀的年轻人。

然而,经历了起初的激动膨胀到后来的迷茫焦虑,当下的她,更多的是平和。“仔细思索,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年轻人作为第一份工作的行业。毕竟只有经历过经济周期、实业中的各种磨砺才知道创业所谓为何,成功从来没有捷径。”不忘初心、看清本质、提出问题找到答案,对明兰来说,这些都是在这个行业生存的基本要求。“我们这种并没有行业从业经历的年轻VCer要花更多的时间不断学习进修,建立扎实的能力壁垒,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边界。”

回顾这几年的工作经历,明兰印象深刻的还是签了人生中第一份LPA。“当时还出了个小差错,公司签署版本和个人签署版本并不相同,一激动带成了一份公司版本和一份个人版本,让LP签了两遍,要知道每份都要签字近40次,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但是签署完成后的感觉真的很棒。”

有时候,VC/PE圈里年轻人的成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投出多牛的项目,只需一份小小触及内心的兴奋。

90后正登上VC/PE舞台

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30年,岁月流转,人事更迭。

放眼VC/PE圈,有人说“60后”是要仰着头去崇拜的,“70后”更像是领军者,“80后”可称之为“中坚力量”,而 “90后”,更像是热血的新兵,他们仿佛被晾在了半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实则不然。想当初,2014年曹毅创办源码资本,那一年刚刚30而立,也就是现在1989年出生、90后尾巴的年轻人。

现如今,90后在风投行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硅谷跨境基金Cheese Ventures(知势创投)的三位创始人都是90后,过去三年中,他们投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超音速飞机Boom,以及GrubMarket、Oh My Green、编程猫、Matternet等五家估值超过1亿美金的公司。还有一位来自Hustle Fund 的90后女合伙人,在10个月的时间里与LP会面345次,完成第一支基金的募集。

这些年轻人,虽然资历较浅,但以极快的速度成长。“我待过的几家公司,平均年龄全部在27岁以下,中位数更低。战斗力最强的是哪些?是毕业三到五年的新人,可熬夜,可通宵。”一位圈内人士分享了他的经历。

麦星投资管理合伙人崔文立告诉投资界:“研究团队10多个清华北大知名大学的应届生,做事非常高效,已经成为了团队里的中坚力量。”

一位创投圈的老兵感慨:“我经常和同事说,我们的薪水比他们(90后新兵)高,但我们的表现,是否真的值得这些差价?当他们到了我们的年龄,与现在的我们相比,会怎样?”

英雄莫问年龄,好花无处不芬芳。

 


推荐阅读
一线快讯丨晶华新材拟参设产业基金,规模2亿元
一线快讯丨长飞光纤关联公司成立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注册资本5亿元
一线快讯丨广州市增城区设立引导基金,首期规模4亿元
“创投”终于正名!《创投主体划型办法》首立标准,创投行业将迎统一身份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PE/VC圈90后图鉴

母基金周刊 更新 March 15, 2019 来源: 投资界

谷跨境基金Cheese Ventures(知势创投)的三位创始人都是90后,过去三年中,他们投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超音速飞机Boom,以及GrubMarket、Oh My Green、编程猫、Matternet等五家估值超过1亿美金的公司。还有一位来自Hustle Fund 的90后女合伙人,在10个月的时间里与LP会面345次,完成第一支基金的募集。

VC/PE圈出现越来越多90后面孔。

医学界流传着一个 “鉴龄大法”:看人的头皮暴露面积,据此判断年龄段。但这个方法在创投圈似乎并不适用——因为很可能走来个地中海,他告诉你,自己刚满29岁。

焦虑已成常态。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总募资13,317.41亿元,同比下降25.6%。“钱荒”蔓延,大批僵尸VC涌现,大佬断言今年人民币投资会出现断崖式下降....焦虑之下,VC/PE机构遍地是头发丝。

然而,年轻者无畏。虽然行业不景气,但没有浇灭90后的热情,他们进入VC/PE圈,从分析师、投资经理开始职业生涯。他们越挫越勇,努力地想在每一笔投资中贴上自己的勋章。

这一波90后新鲜血液,正渐渐成为VC/PE机构里的骨干力量。他们日趋熟练地掌握船舵,紧随着创投行业的起起伏伏调整方向。

Base北京—1990年,投资副总裁,男

健威接受采访后,他在微信上对记者打的第一句招呼是:X总,您好。

沙沙作响的风声能明显从60秒语音中隔屏感受到健威还在路上行走。但他气息平稳,讲话逻辑井井有条。

健威是梅花创投的投资副总裁,1990年生人。作为一位福建龙岩人,健威普通话说得特别好,完全没有福建口音。这或许和他求学经历、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2015年,健威北京大学智能科学系硕士毕业,然后到国务院国资委工作了两年,属于一个被北方熏陶了多年的南方人。

交谈后来才明白,称呼别人为“老板”可能是他的一种职业病。“一年除去出差、除去项目的执行、节假日,每年会有200个工作日。而这200个工作日中,我每天平均下来要聊3个项目,那么一年面对面聊的项目就有600个。”健威很平静地在讲述自己日常的工作状态。

之所以涉足创投行业,健威给出的解释是:本科学的是计算机,硕士学的是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若要发挥专业所长,技术和投资是两个不错的选择。而投资,能够接触多领域科技更吸引他。

健威有两个明显的特质——放得下身段,聊得起天。曾经他主导的一个项目在投资之前,被另几家机构盯上了,最后之所以投成功,他总结为“一线机构遇到优质项目的时候,也要放下身段去想尽办法促成交易,这不仅不丢人,我认为还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技能。”

“前两天我吃海底捞,看到海底捞正在使用服务机器人,就抓住服务员聊了20分钟,搞清楚机器人能做什么事情、使用是否便捷、食客和服务员对它有什么评价、机器人正式运营之前经历过什么样的调试。”健威说,自己一直都有很强的好奇心去关注每一个细节,而这些细节都可能在自己进步中发挥“蝴蝶效应”般的作用。

他分享了自己入行两年的业绩:在梅花主导投资了10个项目,目前80%都已经拿到后续融资。健威的心里有一杆秤,一个项目满分100分,95分以上可以投;但经常会遇到90—95分之间的项目,很想投但要克制。在他看来,手里的每一笔钱都来自LP,要对LP负责。骄傲导致放肆,身上的责任感让他保持克制。

两年的入行时间到了投资副总裁的位置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发展速度。但他的言辞里满是对自己发展的耐心与期待。他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期许:

快速成长,投出更多的好项目,挣钱。

Base上海—1993年,IR,女

身处VC/PE圈,无论男女,都是一场拼体力拼状态拼颜值的马拉松。认识明兰近三年,她在一家母基金机构任职IR,两人只是约了一个中午的便饭,她也是精致着装。

明兰从大四的时候就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实习,正式毕业后有幸加入了一家FOF,前后供职于一家老牌PE和一家新锐VC至今,一直cover机构的IR岗。不过,明兰也踩过坑,还在不靠谱的外汇公司待过2周。

创业大街是明兰大四第一份实习工作,正巧那是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热火朝天的时候。那时候,大街上创业者来来往往,3w咖啡里永远熙熙攘攘充斥着各种创业和投资的荷尔蒙,西少爷肉夹馍排队从未停止,外送沙拉、上门服务、滴滴大补贴接踵而至,每个下午大街都有不少于5场活动。

当时明兰还不太懂泡沫是什么,价值投资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只是觉得投资行业是站在一切新鲜事物的最原始发生的那个端头。7-10年的基金期限决定了投资看到的一定是未来5年才会出现在市场上的模式或者产品。相较于二级、银行等传统金融行业,创投行业似乎更适合初出茅庐又热血膨胀的年轻人。

然而,经历了起初的激动膨胀到后来的迷茫焦虑,当下的她,更多的是平和。“仔细思索,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年轻人作为第一份工作的行业。毕竟只有经历过经济周期、实业中的各种磨砺才知道创业所谓为何,成功从来没有捷径。”不忘初心、看清本质、提出问题找到答案,对明兰来说,这些都是在这个行业生存的基本要求。“我们这种并没有行业从业经历的年轻VCer要花更多的时间不断学习进修,建立扎实的能力壁垒,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边界。”

回顾这几年的工作经历,明兰印象深刻的还是签了人生中第一份LPA。“当时还出了个小差错,公司签署版本和个人签署版本并不相同,一激动带成了一份公司版本和一份个人版本,让LP签了两遍,要知道每份都要签字近40次,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但是签署完成后的感觉真的很棒。”

有时候,VC/PE圈里年轻人的成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投出多牛的项目,只需一份小小触及内心的兴奋。

90后正登上VC/PE舞台

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30年,岁月流转,人事更迭。

放眼VC/PE圈,有人说“60后”是要仰着头去崇拜的,“70后”更像是领军者,“80后”可称之为“中坚力量”,而 “90后”,更像是热血的新兵,他们仿佛被晾在了半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实则不然。想当初,2014年曹毅创办源码资本,那一年刚刚30而立,也就是现在1989年出生、90后尾巴的年轻人。

现如今,90后在风投行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硅谷跨境基金Cheese Ventures(知势创投)的三位创始人都是90后,过去三年中,他们投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超音速飞机Boom,以及GrubMarket、Oh My Green、编程猫、Matternet等五家估值超过1亿美金的公司。还有一位来自Hustle Fund 的90后女合伙人,在10个月的时间里与LP会面345次,完成第一支基金的募集。

这些年轻人,虽然资历较浅,但以极快的速度成长。“我待过的几家公司,平均年龄全部在27岁以下,中位数更低。战斗力最强的是哪些?是毕业三到五年的新人,可熬夜,可通宵。”一位圈内人士分享了他的经历。

麦星投资管理合伙人崔文立告诉投资界:“研究团队10多个清华北大知名大学的应届生,做事非常高效,已经成为了团队里的中坚力量。”

一位创投圈的老兵感慨:“我经常和同事说,我们的薪水比他们(90后新兵)高,但我们的表现,是否真的值得这些差价?当他们到了我们的年龄,与现在的我们相比,会怎样?”

英雄莫问年龄,好花无处不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