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捐赠基金是怎么一种存在?

题图:1950-2016年耶鲁基金市值超通胀增长

 

美国大学基金会分严格意义上也是一种FOF,其中,尤以耶鲁基金最负盛名。 “耶鲁模式”被机构投资者奉为圭臬,捐赠基金视为准绳。在过去十年,耶鲁基金资产规模实现了从180亿美元到254亿美元的增长,年增长率达到8.1%,业绩表现屡屡超过预期目标并赶超众多机构投资基金指数。在美国康桥汇世的报告中,过去十年,耶鲁基金会的投资记录有八年夺得魁首。
而且近年来,美国大学基金对中国市场愈加重视,在中国投资的比重也很大。耶鲁大学基金曾是格力电器、美的电器十大流动股东之一。小编整理了知乎上两位在美国大学捐赠基金实习工作过的作者的亲历体会,供大家更近的去了解美国大学捐赠基金。 
一、公立和私立大学捐赠基金
作者:Stan Wang 
其实大部分美国大学基金会就是一种FOF (Fund of Fund),只不过没有直接客户的压力,而程序上只需对董事会负责。至于内部工作如何,基本上每家学校各不一样。在我知道范围内,大概介绍下。首先,分两类:
1. 公共的-大多是公立大学的基金会,如加州大学,德州大学。这类基金会需要向公众定期报告。几个特点:1. 由于需要公开很多信息,这样子学校基金可能会丧失一部分的超额收益,因为不共享仓位的投资经理会被排除。从投资配置的角度讲,这样就有了偏见。如果你不是因为认为不透明的经理比透明经理表现要差而做这样的决定,理论上你的配置不是最优的。2. 公共的大学基金管理人员的薪水要公开,如果完全市场化的薪水结构,会受到很大的公共压力。3. 会收到很多公众的质问,需要PR部门支持。公共关系很重要。 


二、私有的-大多是私立大学基金会。如哈佛耶鲁。

1. 由于是私有化的部门,这类的大学基金会不需要公开太多信息。

2. 基金管理人员薪金可以完全市场化,只要董事会批准。之前有新闻爆出哈佛的交易员几百万美金薪水遭到董事会质疑。

3. 投资也更自由,工具更多,可投资的范围更广。大学基金会是非盈利组织,从公司本质上就决定了整体工作节奏跟各大对冲基金投行肯定是要慢些。而且大学基金是买方,各大基金经理,咨询公司,资管公司,软件公司都会到你办公室来揽生意。

另外,个人觉得,由于跟大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部分的大学基金的学术气氛浓厚,有很多高级经理同时也是教授,也经常会有学术大牛来探访。我曾经打开过一个“古老”的EXCEL模型是由William Sharpe(诺奖得主,Sharpe Ratio公式发明者)亲自编写,蛮惊讶的当时。这些人都是慢性子,所以大学基金大都是四平八稳的。

 

现在把题目延伸出去一点,从投资角度来讲,大学基金的两个主要特征:

 

1. Allocation(分配) 比 Selection(选择) 重要!大学基金其实就是allocator。 资产配置对总体收益的影响比选择出好经理人影响要大的多。毕竟大学基金讲究的是Diversified(多样化),表现再好的经理,在整个portfolio(证券投资组合)下不见得占比能超过个位数百分比的。

2. 大学基金是长期投资者。捐赠金从技术角度上讲是最追求长期收益的一种资本,因为捐赠金没有义务的。如果学校没有财务上的需要,理论上捐赠金是不用考虑“赎回”的,这就是为什么VC/PE拿了很多养老金捐赠金的投资。因为长期投资者可以拿流动性缺失的超额收益,这正是VC/PE提供的。也正因为是长期投资者,所以在大学基金里的人都有很长的工龄,流动性较低,这也复合了整个基金的格调:长期稳定的增长。

稍微讲下耶鲁和张磊,据我所知,张磊只在耶鲁实习过,但是这就够了,因为结识了David Swensen,当代最伟大的投资人之一(或者没有之一)。而且张磊本身当时能力就很突出,已经够格可以当基金经理了。Yale给了第一笔钱,也带动了其他几所学校基金。加一句,现在前10大美国大学基金,有6家还是7家的首席投资官都是David Swensen(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CEO)以前的手下。

 

二、在美国大学的捐赠基金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TJLV背景:大二去暑期实习+ 曾在一所top 30学校的大学捐赠基金兼职
简单再阐述下一些感受吧。大环境上,现在基本所有的endowment fund(捐赠基金)都是用耶鲁的模式,即PE+VC+HF+公募+少部分能源房地产Cash(排名分先后)的资产配置,放弃流动性追求长线回报,因为没区别所以IRR基本都在15%左右。
1、Manager花大量的时间研究Allocation(分配)而不是Fund Selecion(筛选基金)。所以Fund的DD其实都很简单,找头部的大基金然后一般就调查团队背景然后看看 past performance跟benchmark比一比,基本名副其实就行了。所以一般就跟着个top fund的管理层搞好关系然后每期基金都投,当然也有因为团队换血/撕逼/退休而停止进入新基金(比如国内某VC233)的。
2、Manager其实花更多的时间在track fund performance(跟踪基金业绩)和maintain/build relationship(维护/建立关系)上。简单来说会不停的见人,开会,travel。新的relationship基本都是朋友/中介介绍的,他们其实不太喜欢新的relationship因为要花更多的时间去track,所以更喜欢选择一个团队然后每期都投。当然top fund不缺钱,所以要搞好关系才能投得进去。
3、偶尔会遇到一些要LP知道/投票的事件。例如portfolio PE fund买了某武器公司遭到哥大学生抗议啦所以要决定要不要卖啦,fund mature了要抛给别的fund一些公司啦之类的。最搞笑的一次事件是收到某被投VC的消息说把一个独角兽以40x卖给了一个undisclosed的HF,大家非常开心。结果第二天接到消息发现接盘的HF是家被投基金,左手接盘右手orz。
4、除了对付基金意外,还要对付学校的领导(特别是校长)和学校的investment commitee。学校的fund manager需要每季度和IC报告,大概就是海军司令/上将们和五老星(IC)以及天龙人(校长)这样的关系。五老星...啊不是...IC一般由商界大佬们组成,包括因为十分有钱而杰出的校友们(某top HF founder)以及base本地的F500知名企业CEO们(某超市啊,某保健品啊之类的)。基本就是要跟他们讨论我们的performance啊投资策略啊allocation啊以及被问各种问题,所以一般大家会针对性的准备问题(比如某某CEO最喜欢扣这个数字啦那个CEO跟这个fund听说有过节啦之类的)。我小intern帮忙做过PPT,但没机会去参加过会。
5、大部分捐赠基金因为公益性质比较浓,所以团队都很小(我们就四个半),薪资相比金融机构也很低。我们学校的manager都是街上年龄大了玩腻了钱赚够了出来想带点慈善性质的做点事情。基本都是Banking/ asset management/ PE相关背景的。但是他们普遍周一到周五10-12的工作时,再伴随平均每个月都要出去一周半的travel。所以对年轻人来说learning curve其实不高,薪资低,离indusry非常远,个人不是很推荐。哦对了,起码我当时所在的基金对中国市场是非常看重的。20%的AUM(管理资产规模值)都在中国,我们是很多耳熟能详的国内PE/VC的LP(而且前几年的IRR真的全靠emerging market各种大腿)。当然任何国资背景的事情/基金我们学校是不愿意扯上关系的,还有就是A股坚决不碰。 


结  语
从最后一位亲诉者口中,我们得知一些美国大学捐赠基金20%的AUM(管理资产规模值)都在中国,可以看出美国基金对中国市场的看重,也许很快,美国大学基金又会像当然耶鲁潜伏美的电器一样惊艳中国资本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部分文字资料节选自 母基金周刊白皮书系列一《耶鲁模式:全球教科书级的资产配置和投资之道》。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