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银科肖建:“三步法则”建立起的母基金管理策略

成都银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总资本金15亿,是一支按照公司制运作的母基金。成都银科副总经理肖建先生,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拥有管理学博士学位,是一名高级经济师。其曾任西南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师、成都创新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成都创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建先生通过《母基金周刊》,为大家带来母基金管理方法论的分享。

 

成都银科肖建:“三步法则”建立起的母基金管理策略

成都银科副总经理 肖建

 

“我们这么多年来,累计投资了19支子基金,规模接近70个亿,每支都不大,总体规模也就相对小一点。”

 

理解投资人诉求,建立管理策略

 

“我们认为做好一个母基金最重要的就是要选准策略,这是第一位的。”肖建先生告诉《母基金周刊》。

 

因为母基金的背后都有不同的投资人,不同的投资人都会有不同的投资诉求,所以作为母基金管理人必须要很清晰理解各投资人的诉求是什么。在投资人的诉求和目标理解清楚之后,才可以有效地将投资人的诉求进行分解和落实,从而形成适合母基金自身的投资策略。

 

肖建先生根据身份和投资目的将投资人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政府背景的出资人,这一类目前在母基金行业内规模是最大的。政府出资的目的是什么呢?肖建先生认为,政府看中的是产业引导,也就是你给他提供的对当地的经济贡献,包括税收贡献,还包括间接的其他的一些就业、产业链条的完善,整个GDP的提升等方面。

 

“政府的诉求是在实现产业引导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一定要求挣多少钱,但你不能亏钱,他要保证能够滚动持续的运作,从而滚动持续的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所以我们理解政府应该主要是这两方面的需求。”肖建先生称。

 

第二类是产业资本。产业背景的资本,包括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或是大型集团等。他拿钱出来做这一块,目的是希望通过母基金的资产配置来和它的产业链条产生联动,提升主体产业的盈利能力。

 

“所以他们的诉求方面,产业属性很强,盈利方面反而不是特别关注的,甚至说你亏了都可以。它更重的是通过互动,在它的主体产业里面去提升盈利能力,对其主体产业形成更多的正面效果。这使得产业资本对于基金的直接投资盈利状况反而是看的比较淡一点。”

 

第三类就是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投资人。“别的什么都不管,我交给你的钱,我就看好你的投资管理能力,希望你帮我挣钱。”肖建先生告诉《母基金周刊》这是这一类投资人的特征。

 

除此之外,肖建还分析道,这一类投资人是最简单的,没有什么诉求。“但实际上他的诉求越简单,管理人的压力会越大。因为他给了管理人足够的空间,同时也给了管理者足够的压力,就我什么约束都不给你,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挣钱,实际上对管理团队的要求是最大的。”

 

而作为母金管理人,则需要根据不同的投资人诉求,去消化理解甚至融合之后形成自己的投资策略,进而依此去实施配置。所以业内有人说做投资是“完形填空”而非“选词造句”。实际上就是讲的这个道理,我们需要事先完善自己的策略配置目标,然后依据这样的配置目标,运用自身的专业团队和专业方法去找适合这个的配置目标的专业的子基金管理人或者是基金。

 

选择基金的三步法则

 

在明确自身投资策略的基础上,找到合适和匹配的子基金就显得顺理成章。这就是肖建提出选择子基金的“三步法则”的第一步——看策略

 

“有了我们自己的策略以后,我们再来看你这个GP的策略和我们的策略是不是匹配的,匹配度有多高,我现有的组合状况对你的需求程度有多大。”肖建称。同时也要看子基金自身的属性对其策略的支撑与匹配程度,“你说你要做医疗健康的,可你团队都是学计算机的,或者之前投资的项目都是TMT领域的,你说你要去搞医疗健康,那肯定是不合适的。”

 

第二步——看团队。

 

衡量团队,成都银科有两个维度。首先是看管理机构整体的管理能力。对于管理能力的分析,包括过往投资业绩,这方面成都银科会从单项目和总体回报分别来衡量一个基金管理团队的盈利能力,包括核心团队的独立性和专注度,核心业务人员配置的互补性和合理性,最后再通过对于基金管理团队内部的决策机制和激励机制,来看一个子基金团队的稳定性和未来成长性。

 

由于现在市场上很多机构同时做很多基金,不同的基金实际上是不同的人在管的。所以对子基金管理团队中的个人考察,也显得尤为重要。

 

“一个大规模大品牌的机构,团队成员很多,但实际上你负责我们这个基金的团队可能并不是创造这个品牌的或者是机构内的核心团队成员。所以我们会关注每一个团队个人,尤其是将来可能负责我们这个基金的核心人员,他们过往投资的一些案例和投资管理的一些经验。”

 

第三步——关注模式。

 

模式就是基金组建的主要原则,包括基金的决策机制、收益分配模式、资金安全等。成都银科总体对资金安全要求比较高,对托管银行选择会有一些要求。

 

“包括托管银行,包括托管协议,包括托管账户的动态的查询,都是资金安全的保证。还有一些行业里面常见的投资人权利保护条款,比如说关键人士条款,比如说关联交易的特殊决策机制,比如对投资决策的知情权等等。”肖建先生介绍道。

 

压力小于直投,但仍需不断学习

 

“我觉得母基金投资相对直投来说会比较轻松一点,做直投会更累一点。”肖建先生直言。

 

因为母基金更多需要了解宏观经济走势以及大的一些行业发展趋势,但可能对具体的各个行业的技术细节、专业属性的东西,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和功夫去深入学,这一块可能相对直投团队来说工作量会少一些。同时,GP机构都在比较集中的一些地方,去做投前尽调也好,投后走访也好,不像直投项目分散在全国各地,跑起来是很辛苦的。对于工作量,肖建先生对GP们,有着足够的理解和关心。

 

跟直投相类似,母基金的投后管理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投资以后还是有很多管理工作要做的,固定的有:我们每周会跟各基金团队有一个电话交流,跟踪子基金和管理公司的重大事项变化;每周会对各基金的托管账户资金进行查询,了解资金的重大变动;每季度会对子基金的季报进行分析梳理;每半年会与子基金的核心团队进行详细的沟通交流,提交详细的价值管理报告、合规管理报告;每年度会对子基金进行分级评价。此外,也会根据情况对各子基金甚至包括对子基金已投资的重点项目进行现场走访。”

 

对于子基金的投资决策工作参与,肖建先生则总结为更多的是为GP服务,同时不断学习。

 

“我们在之前投资的这些基金里面都要求参与投决会,有的是投委会委员,有的是观察员,所有的项目资料,包括尽调报告,GP在投资决策前都会发给我们,我们都会看,看完了以后我们内部都会进行一个业务交流,也会咨询我们相关的其他专业GP团队。项目的亮点也好,风险也好,我们都会进行汇总梳理,梳理完了以后,和准备投资这个项目的GP团队再做交流沟通,希望我们的工作和意见能够对他们有所帮助。”

 

没有时间去做现场,母基金管理人就只能通过和子基金团队的交流沟通来对项目加深了解。肖建先生表示,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机会。“我们对这些项目的一些主要问题有所了解以后,那么我们在投后关注的时候,在对子基金的运营评价方面也会有更好的一种效果,当然不排除我们以后也会开展一些直投业务,这种学习也算是为今后的业务拓展奠定一些基础吧。”

 

-END-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