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洗牌进行时:募资端需调整渠道,投资端须苦修内功

很多分析成立的前提都是“一般情况下”或者“对大多数人而言”,而凡事皆有例外。对于资本市场今年面临的募资难、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等问题来说,亦是如此。

今年以来,“募资难”的呼声不绝于耳,正所谓此消彼长,资金既然没被募到大多数机构手中,那么如此庞大体量的资金去了哪儿呢?我们发现,资本市场的头部机构募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钱,热门赛道的头部项目拿到了巨额投资……

所谓强者,不是说在顺境中跑的有多快,而是在逆境中走得有多稳。如何在这个资本变局之中生存进而成长,是本文讨论的命题。

募资,重点在于调整渠道

资本市场遇冷,募资最甚。

事实上,在过去5~8年间,银行理财资金一直充当着长期限股权投资的角色,支持地方政府引导基金,进而投资VC和PE。

今年4月资管新规的出台,导致银行“供血”受限。不过,在银行这扇“门”被关掉的同时,险资这扇“窗”被打开了。

近日,监管层释放积极信号,“鼓励保险机构以财务性和战略性投资的方式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和民营上市公司,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更积极参与解决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

在国内,除了社保基金之外,险资是市场上仅存的长期限股权投资机构,但是之前受保监会的限制,险资投真股权较难,现在险资正好可以“接棒”银行。

很多投资人已经在投资策略方面,把过去完全依赖的资金渠道做出了调整。目前,母基金周刊接触到的险资负责人中,有不止一位表示,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来找他们募资的人越来越多了。

不过,据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1-9月,25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注册债权投资计划和股权投资计划共129项,注册规模共2635.05亿元。这相对于银行表外理财的22.2万亿规模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在国内资本市场收紧,退出动力不足的背景下,LP开始专业化探索出手越来越谨慎且直投比重持续增大的趋势下,成熟的美元市场无疑成了当下募资的最优选择。

今年以来,有几家投资机构在美元基金的融资上表现不错。 4月25日,创新工场宣布,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5亿美元的第四期美元风险投资基金,还有达晨创投、高瓴资本、晨兴资本这些老牌中晚期基金纷纷实现了美元超募;近日,早期基金明势资本在不到一个月内就完成了美元III期基金的首次交割,并在三个月内超额募集完毕。

不过,对于完全没涉猎过美元基金的人民币基金GP来说,面对一个不熟悉的市场,合规和法律的风险需要好好考虑,毕竟在美国,私募基金的淘汰率高达40%-50%。

生存关键在于修炼内功

经历过前几年的资本过热,很多投资人都感觉,现在一级市场估值终于回归正常了。这也让投资人有时间认真研究项目,结识并深入了解更多创始人,最终做出对的决定。有人说,创业家都是冬天的孩子。中国的企业包括中国的创投,都到了一个需要慢下来去补课的时期。

补课,无外乎修炼内功,因为无论大环境如何,决定资本市场生存状况的始终还是业绩。

最近,母基金周刊接触的LP们在谈到如何选择GP时,“历史业绩”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要素之一,而以往被LP看重的因素是GP团队能否找到好项目、投后管理能力以及GP对于行业的理解。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即便是表现出色的前25%的基金收益率都很难超过16%,而处于中游水平以下的PE机构基本处于亏钱状态。如此看来,LP更加看重实际投资回报就不足为奇了。

还有LP强调,他们非常在意基金管理人,尤其是Keyman是否足够珍惜自己的羽毛,是否把这个工作当成一项事业来做,同时,基金不能成为GP团队中某个人炫技的舞台,能帮LP赚到钱才最重要。

历史业绩之于GP的重要性,相当于投后管理能力之于LP。

都说“资产荒”的大背景与引导基金的热潮为产业母基金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但是,产业背景只是帮助母基金解决了一部分募资问题,总体来看,对于以政府和银行为主要资金来源的母基金,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以来资金面很紧,差异化成了很多机构寻求募资的新方向。

差异化在投后管理方面表现的最明显,中金启元已经做到了全面电子化,现在报告的审议过程,通过自己投资的GP,穿透到他们的底层资产,能看到他们更新的经营信息和财务信息,这些基本上实现了在手机上一键完成。

此外,这两年产业引导基金大热,却因为限制性条款、返投限制让不少GP望而却步。事实上,与限制性条款的限制相比,政府、母基金层面,对接给GP、子基金的资源要多得多。对上,可寻求政策支持,承接更多的政府资源,对下,可挖掘优秀的投资项目,寻找投资机会。

同时,不论对子基金的运营,还是GP公司的运作,政府的产业引导手段都能起到控制风险的作用。

为了降低社会投资方的风险,投资一旦出现损失,由财政资金先行承担,不足部分再由社会投资方按投资比例分摊。根据区域发展需要,视情况,特设子基金的投资周期可以长于或短于市场化运作子基金。

还有,目前讨论的限制性条款主要涉及两块,一是返投比例和区域的限制,二是投资的注册区域限制,都有一定的优化空间。

在资金方面,目前想把不同风险偏好的资金,在顶层资金层面拉到一个资金池的难度非常大,尤其对于非一线城市的基金。去年有些机构尝试在顶层的基金池里,做到完全的基金管理委托给GP,在放大这个要求的同时也没有放松,而是将其下沉到项目层面。针对明确的项目标的,要求GP做到一定的放大比例,相对来讲,GP的操作性会大大提升。

在投资区域方面,从2016年开始引导基金做了一些改变,从之前的资金口径慢慢传递到产业流口径,现在有一些引导基金,可以直接投全国范围的企业,可能在基金存续期内把一定数量的产业引导到当地区域,这些对区域限制进行的改变,能够更加符合投资的本质。

面对泡沫,需学会取舍

沈南鹏说过,对于投资人来说,不是每一笔能赚到的钱都要去赚。这里面蕴含着资本市场的取舍之道。

很多时候有所不为比有所为更难。资本市场上的机会太多,一天看成百上千个BP很容易,但是真正做到摈弃杂音,需要真正的聚焦。

在2014-2015年左右,风口的概念被炒得火热,投资人面对铺天盖地的风口不焦虑很难。曾有投资人回忆,面对风口,没受到扰动是不可能的。O2O、P2P、共享经济,轮番上。投资人永远担心错过下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但是很多项目始终看不到他们背后的商业核心价值,无法做出扣动扳机的决定。

当下的资本寒冬,正是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机会。在VC/PE行业发展过程中积累的泡沫,正好可以在资本寒冬的洗牌中被挤掉,相信会有大量不合规的项目和基金管理人被淘汰,而作为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广大投资人应该恪守监管红线,以合规守法为底线。

之前有不少互联网创业者说现在这个时代有核心没有边界,但是,投资人要坚守核心,同时也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在哪里,如此才能抵制住诱惑。

除了自身的取舍之外,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也要做到取舍。在行业配置方面,理性控制规模,饭一口口吃,小步快跑,投资领域过于宽泛的GP并不受青睐。

越小越好的观点成为很多投资者间的共识。获得风险回报对小型风投基金来说不成问题,同时小于1亿的风投基金增长迅速,而且,很多投资经验证明,那些表现好的小型基金,往往会在以后表现更好。

好的项目受到热捧,自然会出现高估值,衡量一个项目的好坏主要看核心竞争力,仅仅跟风而没有专业鉴别能力的机构“捧”出的估值会存在泡沫。

对于资本市场,最坏的时刻也是最好的时刻,不同的只是,舞台上起舞的是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