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投资姜明明:低潮是新布局的开始,三大核心LP将影响创投行业走向

9月27日,由《母基金周刊》主办的首届中国母基金峰会在北京举行。去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寒冬”成为了创投行业的热词,一些人甚至认为“至暗时刻”已经到来了。《资管新规》带来的寒意不仅让GP如履薄冰,也让高速发展中的机构化LP、母基金们感受到压力和危机。银行系资金锐减,多层嵌套监管趋严,母基金如何应对这发展快车道过后的的“陡坡”?盛世投资董事长姜明明作为主席,主持了“新形势下的母基金生存之道”论坛。与中金启元总经理肖枫、道合金泽主管合伙人葛琦、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符星华、小村资本董事长冯华伟一起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以下内容编辑整理自论坛精华,未经作者审阅

盛世投资董事长姜明明

盛世投资董事长姜明明认为,创投机构不要过度悲观,被“至暗时刻”吓倒,而要辩证地看待“资本寒冬”,因为低潮期正是新布局的开始。

中金启元总经理肖枫

中金启元总经理肖枫认为,最近半年以来宏观导向是很清晰、很明确的。但是母基金还是在直接投资基金,都面临很多压力和短期的挑战。从过去几年的大裂变、大分化,迅速走向大淘汰、大重组的过程。这个大环境练是好内功的一个好的时机。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能够更好的体现优胜劣汰,行业洗牌。所以,母基金应该在这个过程当中做好内功,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专业素质,能够实实在在的通过自己所创造的价值,来证实自己在行业当中存在的意义、收费的合理性。

中国现在的市场远远不同于欧美这样的发展市场,母基金的行业方兴未艾,而且有非常重大的历史性的作用,需要在舞台上进行发挥。

姜明明看来,过去十余年里,我国的创投行业发展经历了三次低潮期,拼专业的机构将会脱颖而出并创造新的高潮期。直面募资难的现实问题,创投机构要把握大势、苦练内功。而在未来三到五年,政府引导基金、国有资本、金融机构三类核心LP将影响创投行业的走向

道合金泽主管合伙人葛琦

道合金泽主管合伙人葛琦站在外资母基金的立场上认为:要坚持做差异化的LP。

我们自身在差异化上,我们的灵活性在于跨境,对于不同地域的不同种类LP,如何理解国内的GP、如何理解国内的VC、如何理解国内的创投做了很多的工作。

作为一个一级市场资金方的上游,做投资,短期主要看情绪,中期看业绩,看现金流,长期是看格局和价值观不管从中期还是长期来看,本身母基金自己如果能练好内功,各自找到自己的差异化价值,为我们的客户,为我们的资金方以及对整个产业发展走出真正有价值的道路。

拼专业的机构两三年后将会爆发

在创投行业扎根的18年间,姜明明经历了行业的三次低潮期。第一次是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第二次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第三次就是当下。在分析前两次经验的基础上,姜明明预计,更重视专业能力提升的创投机构将在两三年后迎来新的高潮期。

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符星华

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符星华则认为:从去年底到资管新规出台,整个行业确实会遇到一些问题,但是整个母基金行业现在两级分化非常严重。有钱的还是有钱,有钱的母基金提前做了布局的还是有钱。因为现在母基金如果能够把弹药给到很好的GP,GP卡住这一年的时间窗口,获得价格更好的优质资产,能为LP创造更好的投资回报。

本世纪初社会各界一直盛传创业板要开闸。在这种大背景下,一些创投机构盲目投资了一批互联网项目。当“互联网泡沫”被刺破时,创投机构遇到了寒冬。但也是这个节点上,一些机构把投资重点转移到科技领域上来。在熬过了寒冬之后,这些行业迎来了飞速发展,而提前布局、苦练内功的创投机构赢得了新的发展。

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时,美元基金消失了很多。但这一次低潮期却也催生了人民币基金市场。在经济转型的呼声里,2009年末创业板推出,人民币基金随之崛起,各类人民币LP纷纷涌现。创投行业大发展,甚至掀起了“全民PE”热潮。在十年迅猛发展之后,股权投资行业投出去的存量高达5.3万亿,规模远超2008年国家抵御金融危机而实施的4万亿投资。

截至2018年7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有15000家。而一二级市场均比较成熟的美国,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数量只有1000多家。数量如此巨大意味着机构质量参差不齐,这就为整个行业的调整埋下了伏笔。对于当前的低潮期,姜明明表示,伴随着行业调整,LP资源和项目资源将更加向头部机构集聚,有能力、拼专业的机构将会脱颖而出

紧密关注国有资本转型需求

募资难是低潮期的一个直观现象。对此,姜明明认为,在未来三到五年,政府引导基金、国有资本、金融机构三类核心LP将影响创投行业的走向。

在“拨改投”实施以来的三四年里,政府引导基金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如今规模已经达到两万亿。在姜明明看来,在新的调整周期里,政府引导基金将迎来三大变化第一,在地方财政紧缩、国企平台转型的情况下,未来将鲜见超大体量的“大象”基金。第二,政府引导基金将更加关注产业发展和项目落地,具备优质产业导入能力的资产管理人将得到青睐。第三,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将更加稳健和谨慎。

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姜明明认为,改革是不可逆转的大势,这中间国有资本的作用至关重要。从2016年到现在,各个行业中频现国有资本的身影。在股权投资一二级市场上,国有资本更加活跃。尤其是今年,国有资本频频出手,成为A股控制权转让市场的新势力。这与国企混改、国资平台自身转型的需要密切相关,有助于国资更多地向重点行业、关键领域集中,从而推动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

以上海为例,上海国际、上汽、上海实业等国企纷纷设立母基金,并以二手份额基金、并购基金等方式进入一级市场,加强产业布局。

不可否认,当下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之下和产业发展遇到瓶颈的情况下,大体量长周期的资金来源和高质量的项目来源均会遇到一定的困难。但姜明明认为,不能静态地看待当前的问题,要看到财税、金融、投融资体制均会进行深刻改革。姜明明预计,在改革完成之后,大体量长周期的资金会源源不断地从政府、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社保体系涌出,而新产业和高科技不断发展的涟漪会层叠互动,产生万亿级新产业规模

抓住母基金市场的新趋势

创投行业实际上是反周期的。当低潮期到来时,人们最先体会到的是往往是募资难。但这时企业估值会下降,也正是投资的好当口。站在资金链、产业链上游的母基金机构,一方面要加深对VC、PE的理解,另一方面要加深对产业的理解及LP诉求的理解,只有练好内功,才能发挥更大的功能和作用,并引导整个行业回到价值投资的本质上来。对于母基金未来的趋势,姜明明认为,首先,从业者将更加关注退出。从目前市场形势来看,2008年、2009年左右成立的第一批人民币基金陆续到期,真正能实现到期清算、完全退出的屈指可数。市场不能只靠GP孤身奋斗,LP、母基金要通过二手份额基金、并购基金等多种方式,创造更多的流动性。其次,母基金将更加专业化、产业化和市场化。以二手份额母基金为例,基金管理团队应该具备的四种能力:强大的接转能力、专业的估值定价能力、较强的产品结构设计能力和扎实的实务操作能力。姜明明看来,一只基金打天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母基金要更加专注行业的垂直领域。对行业理解越深入的母基金,集聚资源的能力越强,对地方产业的促进作用越强,投资表现也会越出色。

目前国内一二级市场处于极度割裂的状态,而一二级市场投资本质上都是权益投资,在国外并没有太清晰的划分。姜明明认为,未来我国一二级市场将趋向融合,更加联动,实现估值趋同、投资逻辑趋同和收益趋同。这些都是创投机构应该把握的走势。

小村资本董事长冯华伟

小村资本董事长冯华伟认为,钱最终还是从产业里赚出来的。现在产业资本遇到一些问题——存量和增量的问题,转型升级的问题。通过母基金这样一个机制,给家族和企业的资金进行管理,让其与新经济和创新科技进行连接,通过这个连接来教育市场和群体,现在还是有效果的。并且这里面也有不少优质的资产,可以跟产业进行重组并购整合。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