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斐资产董事长殷哲:穿越时代拐点,新监管格局下私募行业的创新发展

中国私募股权行业经过20年的快速发展,从无到有,野蛮生长,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力量;但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因为无序扩张导致问题丛生,在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的私募股权行业急需信托义务履行、合规运营、风控等进一步规范,才能真正促进长期资本形成,发挥支持创新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在《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8中国母基金峰会上,基于对行业的分析与展望,《母基金周刊》和歌斐资产联合发布了《GP生存发展报告》。

报告启动仪式前,歌斐资产董事长殷哲与就新监管格局下私募股权的行业发展和中国经济的创新发表了演讲。

以下为演讲精华内容,由《母基金周刊》整理: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跟大家在目前水深火热,整个市场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做一个关于母基金方面的交流。

私募股权的历史周期

从整个行业来看,中国经历过三个周期,现在正处于第三个周期。1、改革开放之前主要的驱动模式就是生产要素的驱动。2、改革开放40年,通过投资驱动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时期。

3、深化改革开放的未来。现在来看需要通过创新来引领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处于一个交替的时期,这个交替的时期是一个转型的过程。

 

从中国20多年的私募股权的发展过程来看,这个行业应该算是一个欣欣向荣的行业。从业机构2万多家,从业人员13万多个,有8万亿的资本投入私募股权。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股权投资市场,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还是有很多挑战。美国只有中国GP个数的1/10,总管理规模却仍然大于中国的,意味着每一个单个基金管理规模都很大。中国私募股权虽然经历过了20多年的发展,但还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高潮,我认为过去的20年之只是一个铺垫,所以私募股权的好戏还在后头。

任何一个行业在发展的早期,都是白热化竞争和跑马圈地比较粗放式的增长。发展到后期,随着这个市场越来越规范,就需要更精细化的运作,我想中国的私募股权行业从现在开始,就进入一个新的精细化运作和发展,规范化发展的这样一个新的阶段。

约束是为了更长期的发展。因为过去金融开放的过程当中诞生了很多的副产品、后遗症,私募股权也难免鱼龙混杂。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也出台过比较严的资管新规。资管新规的推出,是为了整个市场更长期稳定发展,包括打破刚兑,监管多层嵌套,包括资产的穿透,向上穿透投资人,向下穿透底层基础资产。这些都让整个市场变得更加的透明,变得更加的规范,来促使这个行业发起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整个行业未来的路途将会变得更为长期持续,赢得可持续的发展。

美国70年代开始私募股权和创投行业的发展,在过程当中其实有很多关键性政策的因素的引导,对整个美国创投和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非常有价值。

60年代、70年代的时候美国的中小企业的投资的法案,包括税收的法案,包括对金融的资金的引导等等,从若干年后回来看的话,政策的影响确实是非常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的,也推动了整个美国私募股权行业的长期发展,在中国任何一个行业更需要有政策的配套。

昨天李克强总理提出要对于创业投资方面的引导性政策。有的人认为现在是市场最低谷的时候,但是若干年回过头来看,现在也正是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最好的时机。任何的危机,危中都有机。2014年以来中国一级市场发展非常迅速,我们做了一个统计,2015、2016、2017年这三年整个社会募资量和投资量在私募股权行业都是呈井喷式的发展。

这背后有市场化的因素,有很多社会资本开始逐渐接受私募股权投资方式进入市场进行投资,也有国家政策引导机制,政府引导基金、国家产业资本等等这些进入市场,不断繁荣和推进这个市场的发展。所以2014年以来,一级市场迅速的增长。

但是,任何事物迅速增长背后都可能会是一个回调期。现在整个中国经济需要转型,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让市场觉得更加有压力,让市场觉得钱已经没有了,流动性已经枯竭了。

 

新监管格局下,LP的多维进化

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好的现象,比如在新的形势下中国的LP分布越来越多元化,过去私募股权行业以外资进入这个市场为主,到2015年以后人民币本土化基金开始繁荣,而人民币本身的投资人也开始进入市场。去年整个政府引导基金、保险基金进入市场,昨天还听说社保基金在今年开始增加了投资基金的数量和速度。

在LP不断呈现均衡化、多元化分布的背景下,资金的提供上面是一个源源不断的好的方向,也就意味着东边不亮西边亮,这段时间这部分LP的资金可能有点困难,但是另一部分的资金可以持续支持整个创业和创新。

LP的多元化,将会使未来的结构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我认为除了民营以外,国有的很多产业资本将会进入市场,未来产业资本进入市场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现在头部企业、独角兽的影响力也变得越来越大,而他们也需要不断地去找创业、创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来配合投资,夯实他们本身已经建立的商业模式。

LP结构的变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机构化的特征越来越明显。最早一批的LP是高净值的客户、民营企业家,当时他们是投资的主导力量。但是在这段时间以后,他们本身的投资行为也变地专业化。过去可能是听一个故事,听一个概念,听一个感觉,听哪一个GP更会说一点,就给他更多钱的支持。但是现在他们本身开始变得更成熟,这是用很多经验或者是学费换来的代价和经验。

 

另一方面机构的LP,包括保险基金、机构投资者、政府基金、社保,在本身建立投资体系的时候,他们专业化的投资能力也是慢慢建立的。在开始的时候就建立比较高的高度,同时在过程当中,逐渐形成了他们自己的专业化投资能力。虽然他们可能在决策上面会慢一点,但是他们的决策会更有品质。

整体来说,对于投资人,LP的专业能力就开始得到提升,再加上母基金的崛起,包括基金业协会也成立了专门的母基金专业委员会,市场的力量在逐渐的增强,机构化的能力也在不断增强。

这对于整个优选GP,对于整个GP投资规范程度都是有重要的促进意义的。刚才忠民老师也讲到母基金LP的成熟度很重要一点,这个行业也会推动GP的成熟度,我觉得这会形成一个比较良性的循环。

还有长期化,过去LP投PE的时候,2005年之前看到很多人民币的基金的期限都是5+2年,甚至很多短平快,3+2年都有,但是现在基本看不到了,要投基本都是8+2年,甚至时间更长。一方面是因为市场退出比较慢,另一方面本身创业投资就是一个长期的投资,每一个商业模式打磨都需要时间来积累,所以一定要有一些耐心的资本推动这个市场的发展,假设所有的钱都是短期的,这个市场就会变得非常浮躁。

 

新时代拐点下,私募股权如何推动经济发展

到底GP影响LP还是LP影响GP?LP的行为会更多影响GP的投资策略,还是GP的投资策略会去吸引更多的LP的行为?这些都是值得探讨,但是总体来说其实LP的资金属性决定了GP投资的策略在GP领域,老牌的GP越来越成为中心节点,通过20年的发展,基本上头部效应已经开始分化出来了,很多的GP就好比独角兽一样,强者恒强,他的资源开始有集聚效应,老牌GP的投资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市场上有所关注和解读。同时也有很多新锐机构,不断从老牌机构当中出来,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私募股权的投资是以合伙制为核心的制度,合伙制的核心是人,人的智力资本是最重要的,所以它本身所带来的新生代裂变也变成很重要的刚需。综合以上原因,我还是坚定看好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的长期的发展,也是对于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原动力,但是前提是更规范的经营和发展。

过去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已经翻篇,而未来的发展都真实的能力才能获得投资者的期待,投资本身也是基于对于未来的判断。过去投资,赚钱是最重要的目的,但是现在去看,更重要的怎么去获得收益,如果是一个套利型的投资我想它不会持久,对于每一个管理人来说,都需要建立他自己的本身的核心竞争力。

未来私募股权行业,我觉得中国有信心的基础就是中产阶级崛起。中国现在有2亿的中产阶级,未来可能会到更多的中产阶级。伴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消费者开始变得越富有,经济本身就发达了,不管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都是消费的主体,都开始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所以说,这个行业,我们长期还是有信心。

除此之外,现在创业者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他们跨界的能力,知识的深度都跟上一代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创业其实是带有降维和跨界的属性来做的,我们看到各行各业,其实都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创新非常重要的点。

我认为,新的私募股权行业投资的三个主题是围绕着技术、消费和健康这三个领域来开展的。

技术、数据是最重要的一个基础设施,是一个技术驱动的原动力。

而消费,在未来会更注重的是物质需求的精神化。物质需求并不是不重要,关键是物质需求要不断升级,从物质到精神,从品质到品牌到品位,一直到品格的消费。人民更重要的是追求性价比高的东西,而不是只是追求价格贵的东西。

在医疗健康领域,政策改革的红利是现在的刚需产业,一方面它代表了刚需,另一方面也代表中国的特色,还有一个方面它代表了未来。

资管行业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拥挤,未来将会进入一个优胜劣汰的新周期

第一退出难现象长期存在,尤其在一级市场和人民币市场,所以也会促使PE Secondly市场的发展。

第二,二级市场,虽然说过去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但是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联动越来越紧密,很多二级市场基金开始专注到一级市场晚期的这部分项目的投资,很多一级市场的基金,也需要运用二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对于市场趋势把握来看到,哪些行业所投资的,在未来的投资当中是不是做预测的时候更为准确?而且现在一二级市场倒挂,也会促使二级市场对于一级市场的价格有很多的影响因素。

第三,市场的投资者开始更多从币种的配置关注到地域配置,中国的全球化发展不会因为中美经贸摩擦而停止,全球化发展是永恒的主题。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投资也会伴随着全球化发展,投资会更多关注到地域配置,背后还是围绕着技术、消费和健康这三个主题。

 

最后现在进入一个强监管的周期,长期的强监管会促使股权市场的健康发展。所有的投资,不管是子基金的投资还是母基金的投资,都是对于自己投资理念的坚信和执行,才能够获得好的结果。从子基金的角度来说,他是不是知行合一?是不是能够坚守自己的投资策略,能够在自己的优势领域上面不断做深做强?

对于母基金行业的从业者,就是要用更多直投的眼光来做母基金。过去可能选择基金经理人,是看访谈维度,现在更深更广,是看他投哪些领域,哪些项目,如果母基金的从业者没有对于项目的判断和行业的趋势发展变化的话,你也可能在投资选择上面会犯很大的错误。所以我们说要用直投的眼光回过头来再来看母基金的投资策略。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