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朔:中国经济的下一个春天在哪里?|母基金周刊独家

2018928日,著名媒体人、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中国母基金峰会发表《中国经济的下一个春天在哪里?》的主题演讲,探寻金融去杠杆、资本遇冷的新经济形势下,中国的未来和希望。

以下是《母基金周刊》整理的演讲内容,未经本人审阅。

今天跟各位做一个关于趋势的分享。从2016年供给侧改革开始后,产业领域发生了一些变化,2017年资本市场也出现了一系列变化,加上金融去杠杆的加强,到今年特别是中美贸易争端从4月份逐步升级以后,很多朋友都在讨论冬天的问题。

比如,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了很多股权去融资,甚至100%股权都质押了,现在爆仓的特别多,如果不是不让券商强制性平仓,估计几百家公司的大股东都要易主。

非常重要的两个产业,房地产跟汽车,今年的遇冷也是明显的。

最近我接触到很多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对于后市都非常谨慎,调降了过去那种高增长的态势,一些发展商倾向于走轻资产的道路,去收一些二、三线做不下去的项目和公司,而不是自己去投资。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9月做万科的战略检讨,提出未来四个字:聚焦、收敛;分析清理现有业务,未来的三年把活下去作为一个基本战略。所以,今年回款就变得特别重要,但到9月份全年的目标只完成了一半。

过去一直保持相当增速的汽车,从今年4月份开始出现下滑的信号,到七八月份,无论是批发还是零售都是断崖式下滑。2015年车市下滑的时候,政府有购置税减半等刺激政策,今年目前为止没有刺激政策,下滑更显著。房地产跟汽车都处于调整状态,关联带动效应就非常明显。今年跟房地产相关联的,比如说家居、建材、厨卫、照明等,都遇到很大的困难。

我们不能只看到冬天的因素

还要想中国经济的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最近我在各地调研接触很多企业,像祥林嫂一样的问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们这里的正能量是什么?能不能给我看一些正能量的东西?因为人不能总是活在怀疑悲观的气氛里。

第二个问题是民营企业今年出现这样的困难到底原因是什么?到底是像很多人说的小散乱、环保不达标、高投机、拼命多元化等,还是更多跟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一刀切相关?

中国有1亿个市场主体,什么概念呢?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市场主体数量是49万个,今年是1亿个,其中接近2/3是个体工商户,接近1/3是有限责任公司等公司主体,其余是农村合作组织。全世界没有这么大的创业动能。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国运,经济发展的国运还在路上,只是在一个初期的阶段。

OECD(母基金周刊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是由36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经济组织,旨在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和政府治理等方面的挑战,并把握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统计,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活跃的程度,往往用创业密度,以总人口为分母,以市场主体的数量作为一个分子。中国14亿人口有1亿个市场经济主体,比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地方要活跃的多,可能跟中国香港这样的小型经济体相比还没有那么活跃,但总体上已经是全世界最活跃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只要有企业家精神,有这样的创业动能在,而且这些动能还是能得到激励,中国的大趋势是不会逆转的。

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经验:

第一,市场规模带来分工的分化。今天中国很多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做海外投资,投了海外的电商、支付、智能出行,他们最大的体会是国外的技术平台太low了,因为在中国要处理上亿人并行的交易,需要的能力,跟一个很小的市场里面所产生的平台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这就是规模带来能力。

我看线下的很多产业,供应链都是不一样的,浙江制造业公司的供应链主要在浙江和附近,广东的企业供应链在珠三角。什么概念呢?就是有几千万人口的地方所产生的分工专业化跟深化的程度,已经可以支持制造业里相当大的竞争力。

第二,中国可以在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因为互联网的后发优势,所以我们可以学全世界很先进的东西,今天在学术期刊上的前沿文章,如果有商用价值,最早把它做出来的往往在中国,特别跟硬件相关的,在珠三角很快就可能出来一些产品的原型。未来几十年,大概率来讲,制造、智能制造相关的很多创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集中在中国,当然我们成本优势不支持的行业会慢慢离开。我觉得干中学的这种后发优势非常明显。

干中学的容错空间非常大,所以很多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更多犯错的机会,更多的犯错机会意味着他可以修正,慢慢就可以形成比较强的管理体系、风控体系。所以干中学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进步。

第三,互联网改变中国。从线上走向线下,互联网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昨天我在郑州参加一个关于农村的金融服务以及资本下乡、技术下乡的论坛,给我很大冲击。很多人都说农村没有人种田,其实不是,像河南、山东很多地方的种植业、养殖业,还是非常活跃。有很多服务,已经慢慢在下面生根。通过移动互联网可以积累非常基层的农民家里资产的状况、生产资料的状况,以此可以给他提供精准的大数据服务。过去没有办法服务中小微,是因为成本不支持,但是有了互联网以后,信息化处理带动整个成本的降低,所以互联网对于中国的产业的深度改变刚刚开始,它会极大帮助我们改进效率,提升全要素劳动生产率。

中国的公司过去有成本的领先,现在已经开始效率领先,在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又开始体验领先,未来一定会有创新的领先。

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在高速扩张的过程中研发不够,由于市场进入壁垒很低,使得行业不赚钱的情况突出,影响对于长期的投入,这些问题都需要在接下来从大到强的过程中去改变。

中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去年是36万亿,今年有可能接近40万亿。美国没有社会商品零售总额这个口径,美国叫做零售和食品消费,跟我们大致是相对应的口径。从2008年到2017年,美国从4.48万亿美元涨到5.75万亿美元,十年涨了30%。中国在2008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只有11万亿,现在是36万亿,十年是以前的3倍。而且中国市场的潜力和纵深度是超乎我们想象的。80后、90后、00后的人口5.5亿,他们跟互联网相伴生。县域经济以下还有五六亿人,都要改善生活。

现在大家讨论消费降级,我觉得像拼多多、快手、趣头条这样的案例,反映出在中国的三四线再往下的市场里,消费在慢慢起来。很多人说拼多多都是假冒伪劣,其实你如果到了今天中国的村镇一级市场,那里卖的很多产品相对于拼多多这样的平台上卖的产品问题更多。我昨天在河南,听说下面村镇卖的可口可乐,很多可能是X可乐,赊销,下次来如果过期了,换个包装纸、换个地方继续卖。而电商平台上,起码是具备合格生产资质的。其实拼多多代表了中国底层的消费在慢慢上来,并不是意味着中国消费的降级。

传统很多行业的确问题很大,2012年是中国报纸的拐点,2013年是中国地面频道的拐点,2014年是中国卫视的拐点,广播因为有交通堵车的原因,所以暂时还好,但是也有略微下降,如果你只看这些会觉得这个行业没希望。但是你看原来第一财经的特约主持人吴晓波,现在做吴晓波频道,一年利润已经大几千万;徐沪生做了一条,今年的电商收入超过20亿,在这个月上海已经开了三家线下店;罗振宇原来是第一财经电视频道的总策划,做了罗辑思维和得到。所以如果你就看传统行业的母体你觉得不行,但是你看他们出来做的事情,可以说是万类霜天竞自由,机会还是非常多的。

现在对于中国很多判断过于悲观,事实上,从全球金融危机2008年以后,首先认可中国经济长期价值的是国外的机构,不仅仅是像IMF、世界银行,包括当年像渣打银行,认为在全球最近一两百年历史上有三大周期:美国周期、日本周期,接下来就是中国的周期。

有些人说中国的数据不可靠,统计局数字有问题。这种因素有没有?肯定是部分存在的,但是中国现在的GDP如果跟发达国家相比,其实也有很多被低估的因素,因为我们服务业统计非常不完整,很多都是没有折算的。可支配收入,由于中高收入人群一般不愿意填问卷,也是被低估的。严肃的学者目前越来越倾向于中国整个经济总量是被低估了。当然,我们有结构和效益的问题,但你不能说中国经济增长都是数字出官,不是这样的。

很多人说中国创新不行,芯片和发动机这两心不行。类似芯片这样的领域,中国无论从工程师数量、融资额度,的确不如美国,但情况正在迅速改观。我自己做了很多调研,结论是芯片领域如果做的好,15年左右时间,中国基本上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可以实现比较大的自给率的,至少生产能力具备这个条件。光刻机这样的超级设备还不行,但三星存储那样的能力是可以追的七七八八的。

现在很多人拿日本、德国、前苏联跟美国比,觉得他们当年被美国打垮了,但是他们当年GDP接近美国的时候,人均GDP已经很接近美国或者是超过美国了。中国跟他们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目前的人均水平只有美国的1/6-1/7,所以中国的潜力还是非常的大。

从万得提取的数据可以看到,民企制造业公司大概是1538家,上半年有1/3利润是下降的,这个下降的数量相比历史上来看是多了一些。但是这里面也看到一个趋势:半年度利润在1亿以下的,50%利润在倒退,但是1亿元利润以上的企业只有20%利润在倒退,80%是增长。所以今天中国民营企业遇到了困难,有国进民退的成分,也有龙头效应、骨干效应、头部效应集中化的影响。换言之中国的利润在更多向大企业集中,小企业日子的确比较难过。

那从宏观上讲,未来的春天在哪里呢?

2013年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出版的《2030的中国》,讲的是非常清楚的:我们的政府应该是法治、透明、廉洁、高效的;我们的市场经济应该是基础更加牢固同时具有创新和竞争活力的;我们的社会应该是广泛参与的,共建、共治、共享。

作为企业,像过去那样的情况,其实也无法延续下去。比如说拿2015年来讲,当时钢铁几乎全行业亏损的。我最近碰到一个做钢铁销售渠道的,潮汕人,潮汕地级市揭阳当时有200家钢厂,所有企业都不赚钱,现在剩2家,这个过程中非常残酷,确实有行政性强制的成分。

我就问:200家到2家这么极端的情况,这198家在干什么?。他们告诉我,你不用担心,每个人都会用聪明去找活下来的方法,跑到别的很多行业里。所以虽然中国的结构调整里面的痛苦代价很大,但不要只看到负面因素,不是死了,是转了。

十九大报告讲到未来新的增长点,我建议做投资的人可以看一看。我自己总结了一下十点:

1、制造强国与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2、新增长点和新动能: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

3、水利、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管道、电网、信息、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

4、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拓展实施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

5、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

6、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

7、加大力度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发挥优势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

8、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支持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加快边疆发展,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

9、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

10、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

对于中国经济,我现在觉得,你越是看朋友圈、越是看一些学者的宏观性论断,你可能越是悲观,但是你越是走向基层、越是去接触企业,可能你的信心就会增强。

我这个礼拜在浙江参加了一个公司的活动,民营企业运营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叫中国巨石,是全世界最大的玻璃纤维的制造商。管理和技术的要求很高。今天我们往往谈到中国民营企业的时候,还是用10年前、20年前的老看法,觉得粗放,其实完全是错误的。

今天中国很多国家级创新平台,就是在民营的平台上建构,很多制造业里面前沿性的公司是民营企业,所以他们其实已经是代表了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生产力,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他们,不给他们最大的支持呢?

麦肯锡2016年的报告里面提到,中国已经从模仿、拷贝、汲取创新慢慢转向有领导创新的潜力,当然在科学研究跟工程技术上,中国还有一定的缺陷,制造制造设备的还是在德国、日本和美国,而且不少关键的材料中国还是造不了,也要进口。

贸易战对中国企业的影响会在今年的第四季度跟明年慢慢展开,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遇到了困难,而且地方政府即便支持他,比如出口退税13%调到16%,相对于目前的毛利水平加征关税后,是补不回来的。从这一点来讲,政府现在应该更好的去给这些中国骨干的出口型企业更多的支持。

具体来讲,未来的春天到底在哪里呢?

第一,全球化资源配置。现在全球有很多地方对中国有反倾销、反补贴的压力,中国要素成本上升使得很多经济活动不适合了,所以你必须在全球意义上配置你的产能。

第二,创新驱动。围绕我们的产业升级、技术升级以及消费升级。

第三,体制改革。核心就是全球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下的法治经济。

最后,我们的公司需要全方位提升自己的素质,这是刻不容缓的。未来要走向专业主义的法治市场,走向更加有信心的开放,推动我们的人本化、专业化和现代化。

1900年到2017年,美国实现了36倍的经济增长,中国从1987年到201730年时间实现GDP36倍的增长,换句话说中国用30年的时间走过美国117年的道路。

我相信如果对于改革发展、发展民营经济、构建法治化的市场经济有更清晰的途径,尤其是政策能够更加稳定的话,经过这样的调整期之后,中国会迎来一个更加健康、更加持续的高质量发展的阶段。而这样的阶段,更多是由年轻的80后、90后所创造的,所以我相信明天还是充满着巨大的机会。

也祝大家好运,谢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