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与GP的“婚姻博弈”:新时代投资行业进化的核心动力

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有人说LPGP像鱼和水的关系,还有人把他们比作欢喜冤家,很多关于婚姻和爱情的哲学,都能够放在GP和LP当中。良性的LP和GP的关系,很像婚姻的状态,相互需求,又有各自的博弈,这种张力成为新时代投资行业进化的核心动力。

在超级对话环节,建发集团副总经理、建发新兴投资董事长王文怀,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严力围绕三个主题词,展示了新周期下的LP/GP关系,对话由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孔小龙主持。

以下为嘉宾对话内容:

LP与GP的“婚姻博弈”:新时代投资行业进化的核心动力

孔小龙我是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孔小龙,首先请二位嘉宾进行一下自我介绍。

王文怀建发新兴投资作为国有企业,做创投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这几年我们团队很拼命,一趟一趟的出差去接触很多的GP。这一两年,很多GP都知道我们,但是我经常跟团队讲,现在我们的名声大于实力。

严力我是钟鼎资本的严力建发是我们的LP。我们是在供应链领域深耕的一个投资机构。投供应链简单理解就是我投交易平台、投服务平台、投优质供给,其实本质上是投产业互联网。另一个侧面理解我们是投生产关系的,我很愿意看复杂利益体的协同系统和用科技手段提升效率的企业。

 

主题词一:难


LP与GP的“婚姻博弈”:新时代投资行业进化的核心动力

孔小龙:王总,最让您头疼和睡不着觉的事情是什么?

王文怀我们一线的团队是不是能够真正理解了GP、理解了行业,这一点是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我们在资本市场的财务收益非常好,但财务收益跟我们的实力和团队能力之间是有一点不匹配的,这有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

孔小龙有没有哪个时刻,严力总让您感觉很心动,从而下定决心在众多优秀的GP中决定投资他?

王文怀钟鼎是投供应链起家的,供应链左手边是工厂,右手边是消费者,这中间是流通。流通需要物流、信息和交易,还需要资金的加入,所以产生了供应链金融。建发是做流通的,去年我们做了接近3000亿的流通。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危机的东西——商流和信息流在发生改变,我们主要是通过投一些优秀的创新型供应链公司去理解这个改变,但我们自己去寻找这些公司有很大的难度,所以就找市场上最能理解这件事情的机构,我们在市场上已经观察了钟鼎很多年。

孔小龙严总您自己也做过个人LP,后来又创立了钟鼎,您怎么看待LP和GP的关系?

LP与GP的“婚姻博弈”:新时代投资行业进化的核心动力

严力我觉得就两点:第一是选择第二是追求。

第一步要选择:正如婚姻的选择一样,核心是你爱对方,对方也爱你,不能强求。因为只有选择懂你的人才能长期相处。此外,我们之间还有位置感,有协同,这样的LP就是我梦想名单的组成部分。

第二步要追求:理解LP的战略诉求是什么,我怎么能服务好他。只有理解了我和他之间的协同关系,他才能加入我,LP才愿意投资我们、给资源,帮我们一起赋能被投企业。

所以我们对LP也要有所取舍,先选择,然后去“追求”,经过这么多年的选择和“追求”,我们沉淀下来很多优质的LP,这些既有钱又相信我们的LP,是我们喜欢的。

孔小龙严总,您刚才说了要选择好的LP,那您认为什么是好的LP、什么是不好的LP

严力其实好与不好都是相对的,主要就是理解与不理解。不理解你的LP就是只看表象就迅速做判断,不去真正挖掘你内部的东西,在一起合作的时候,经常要谈一些比较为难的条件理解你的LP就是愿意和你深入交流的人、能真正懂你的人,比如我们跟建发新兴和元禾辰坤的合作,我们都有很强烈的位置感,消除博弈,互相分享。

孔小龙新时代的股权投资行业很难,但是这个很难的时代让LP和GP的关系更加紧密了你们怎么看这种抱团取暖

王文怀我们的创投产业链包括资金方LP(母基金)、GP、创业企业和资本市场五个环节这当中有一些不成熟不专业的方面。比如现在很多资金方直接投GP,想得到什么也不是非常清楚有一些“热钱”是抱着短期的财富收益冲进来的,但是这个行业是很长期的,这是一个预期错配,也是目前行业的一个现实情况。

中国专业的母基金比较少,面对这样的行业困境,我们作为产业投资机构,一定要帮助下游也就是GP,尽量让募资不占用他们那么多的时间。我经常跟团队讲,我们的财务回报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GP,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所投的GP活下去,能帮忙的就帮忙,即使不能帮忙也不要去指手画脚的添乱。

我们怎么理解现在这个时代?任何事情看竞争,这是中国时代的产物。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打破均衡共度难关,这个时候孤立自己是最傻的。生态链思想的核心,就是要形成一个大的网,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的竞争已经不是单纯个体的竞争,而是个体背后网与网之间的竞争。如果把时间周期拉长,我们呼唤专业化时代的到来,但与此同时也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惠人达己,这是我们的理念。


主题词二:产业投资


孔小龙:建发是产业投资机构的代表,钟鼎也有很多大LP是产业背景,你们怎么看待这个时代产业投资机构和独立投资机构之间的关系?

王文怀作为一个产业投资机构,要进入创投市场,可以有两种身份:直接做GP,也可以做LP建发对自己的定义就是LP。我认为独立GP还是有非常强的存在价值,因为他们非常专业,看得非常广,对技术前沿的认知可能会超越我们很多。所以我觉得产业资本对独立GP是有一些冲击,但不是谁替代谁的问题,我相信最后都会找到各自的定位。

严力我很羡慕产业资本,因为它有钱,可以试错。对于我们专业投资机构来说,有生态感、有平台价值思维、有战略思维又善于合作的产业型投资机构,一定能走的很长远,这是我的第一个判断。

第二个判断,LP都下场了,我们怎么玩啊?但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们每个产业投资人都有自己的视角,有时候会造成视角的错位。在错位的视角之间,我们可以充当协调者,能协同他们的力量。关键问题是尊重双方的选择,给双方创造价值,有可能是阶段性价值,也有可能是长期价值,我们获取财务回报的同时帮他们获取战略回报。你要把这个世界看清楚,把这个世界协调、调动起来,这是我们想做的事。


主题词三:大时代


孔小龙:虽然这个时代很难,但有一些“国家队”级别的大LP很牛,这些“超级LP”的进入对整个行业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新变化?

王文怀国家当然要做一些有引导性的东西。如果“国家队”级别的大LP参与到这个市场当中,又能很市场化的运作,在整个行业这么困难的时候,这么多钱进入,是非常好的事情如果暂时不具备专业的能力,是不是可以委托市场化的专业机构来做配置?让团队在旁边看一看,让他们慢慢观察和学习,建立一个合理的体系。

严力我们国家为一个战略方向进行超资源配置的策略,是有很大的力量的。以国家战略投资于新兴产业,在具体操作落地上,基本上都是由央企和地方的龙头国企来负责。国有企业除了要完成国家战略,有时候还要完成自己的企业战略和产业回报,可能就会有一些动作变形。我认为这个事情需要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才能既兼顾行政层面的诉求,又能兼顾到市场配置的原则。

孔小龙今天我们回顾了这个时代的三个主题词:第一个主题词是难,LP和GP都很难;第二个主题词是产业投资;第三个主题词是大时代。最后请每位嘉宾对未来十年留下你们的寄语。

王文怀我相信在整个国家大战略和行业共同努力下,中国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很多创新的优质公司,他们最后会从资本市场得到有序的退出和很好的回报,反过来又成为资金方。这个大循环只要打通,中国未来十年将是非常有竞争力的状态。

严力钟鼎是经历了全民PE、经济滑坡、互联网大潮挺过来的,遇到困难,我的体会是无论如何首先要活下来,然后找到一个你该找到的位置,找到我们的伙伴在哪,选择好跟谁在一起,活下来是最重要的。所有的困难,拉长了周期看都是一个过程,明天一定会到来,要锻炼身体好好活下去,要提高自己的认知,在不确定的环境下,提升自己的韧性。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