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投资新十年:未来20年,中国投资创新产业和行业的机会来了

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在主题为《产业投资新十年》的圆桌论坛上,兴证资本执行董事、总裁徐锋,广汽资本董事、总经理,广汽集团资本运营部部长袁锋,华控基金董事长张扬,恒旭资本董事长陆永涛,金茂创投总经理王斌,宇新大数据基金产业管理合伙人、宇信科技集团董事会秘书戴士平,共同探讨产业资本的机遇与挑战。

 以下为圆桌论坛各位嘉宾的发言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产业投资新十年:未来20年,中国投资创新产业和行业的机会来了


中国创新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徐锋:大家好,我来自于兴证资本,是兴业证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一个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的平台。兴证资本成立十年了,累计管理规模达70多亿元。我们主要聚焦在医疗大健康、信息科技、先进制造和消费领域。目前项目IPO退出+并购退出率超过40%,这和我们一直坚持精品的投资策略,包括募投管退全流程和全生命期的管理是分不开的。

2020年是非常特别的一年,全球疫情还没有结束,有关报告预测今年全球GDP的增长可能为负,但是中国GDP增长是正的。当下这样政治和经济动荡的环境,对投资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

袁锋:广汽资本是依托于母公司广汽集团的投资平台,广汽集团2019年的资产规模是3400亿元,我们主要围绕着大出行行业去做产业布局。今年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很大,上半年汽车行业大约是负22%的增长,同比下滑22%。

第一,汽车行业经历了过去30年的成长,今年已经从增量市场变成了存量市场,这是汽车行业发生的变化和挑战。

第二,疫情和国际政治环境变化的影响,让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供应链的安全(国产替代和自主可控)的重要性,无论是产业本身,还是产业投资方向,都如是。

第三,回到汽车行业本身,汽车产品其实也在发生着大变化。汽车行业当中的几个因素叠加在一起,增量转存量,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发生变化,这在未来5-10年将给汽车行业带来巨大挑战。

第四,对于产业投资平台来说,应该把这个挑战转化为机遇,要清楚在变革当中应该去投哪些,比如围绕着智能网联、软件、芯片去做布局。

张扬:华控基金成立了14年的时间,主要围绕着应用创新、偏硬件领域的投资,覆盖的领域有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和一些前沿技术,团队主要来自于清华。

当下环境应该是危和机并存的,对于华控基金这样专注于做技术创新和投硬科技领域的机构而言,机是大于危的。目前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对于投资行业来说,一句话总结就是20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先进制造业由零开始起步,由很低的轻工业起步,形成了一个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

从现在这个时间点再往后看,中国进入到了一个由大到强的过程。随着工业基础的加强,工业布局的广泛全面,中国已成为全球工业种类和部门覆盖最全面的国家。在不同的领域将会看到有技术的进步,还有创新的产品和技术,甚至是在局部领先国际水平的技术,这些都为我们提供非常好的投资机会,真正投向技术创新的机会。

此外,国家推出了双创,也放宽了退出的渠道(科创板和创业板的注册制),将这些迅速推向市场,加速了科技创新的步伐,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正向循环。为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机构,提供了一个从投资的点到退出的时机,整个投资全周期可控的环境,这是在中国创新行业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的变化加速了这样一个过程。加入了WTO之后,中国就加入了全球的产业链,中国可以从全球来去寻找最好的技术,最好的零部件和元器件。

最近中美关系的紧张,使全球分工布局渐渐产生了一种割裂,中国先进制造业遭遇了抵制打压。这反过来倒逼我们要把很多产业链拿到国内来自己做,同时对市场空间进行自主可控,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们现在发现好的项目和好的企业多了,成长性也好,尤其是在退出明确后,未来20年,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投资创新产业和行业的机会来了。

陆永涛:恒旭资本原来是在上汽集团旗下的股权投资公司。上汽原来是做早期的先进制造业,恒旭是通过直投+基金的方式,围绕整个汽车的生态产业链,在先进制造、消费、TMT和大健康领域进行积极布局。

我们通过直投来获得收益,通过基金投资来弥补产业链欠缺的地方,同时加大对S基金的受让,以提高整个基金的收益。

今年的2-5月,汽车行业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现象:一是,4S店车子卖不出去,也没有销售人员在现场来做服务。二是,真正启动复工复产时,员工从其他地方到不了生产基地。三是,生产时,零部件的量不够,很多芯片也进不来。四是,政府希望汽车行业对GDP做贡献,然而,我们的库存量或者生产压力都面临着很大挑战。

从这些情况发生变化了以后,我们不是要研究简单的技术,而是要研究客户和员工在想什么?随着豪华车品牌销量大幅度的提升,保时捷在海外50岁买,在中国35岁左右买,这个现象给汽车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不管是汽车行业,还是投资行业,都是有一些变化的。科创板推出以后,很多技术、产品和芯片,包括装备、电池、氢燃料电池持续挂牌上市,给GP找到了很好的退出渠道,使得很多的GP加大投资力度,以及在硬科技方面的投入。

关注用户,并要利用大数据的方式针对用户做分析。这一系列的变化让汽车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带来了一些产业链的机会。

王斌:金茂创投是国资委直属的中化集团下属的中国金茂股权投资平台,平台在2017年成立,最早是不动产投资为主,管理规模大概300亿元。2018年以后,金茂创投从不动产慢慢转到VC和PE,开始尝试做私募股权业务。

金茂创投的投资方向,主要围绕着人工智能、大健康、教育这三大产业领域的方向去做垂直布局。

今年整个房地产行业走出了一个深V的行情,疫情期间销售处于冻结的状态,一直持续到6月,我从三个维度说一说疫情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

第一个宏观维度房地产的周期。其实房地产看投资就分三个维度:长线看人口,中线看产业,短线看政策。而房地产投资的周期也是跟产业维度是非常契合的。中国百强的行业,马太效应非常明显,中国在地产投资的拉动上是非常强的。

第二个微观维度,客户的角度。未来居住的房子不仅仅是一个房子,其实是一个空间,未来怎么把空间运营好。这是从投资和产业的角度发现的,另外一个C端的变化。

第三个维度,投资的变化。中国房地产市场规模达16万亿元,在这个非常大的行业内,其实没有特别好的科技型公司、产业型公司。从投资和需求的角度,从产业链的角度,我们发现痛点还是非常强的。

中国未来的建筑和房地产的制造,其实孕育着巨大的产业投资契机。现在还没有一个机构专注于投资这16万亿的市场,所以未来在这个领域里面蕴含着很多的机会。

戴士平:宇新大数据基金是2019年由新加坡华侨银行和北京宇信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主要围绕着金融科技来布局。随着过去五年银行业务本身的发展非常快,金融科技赋能中小银行,甚至赋能一些股份制大银行,都是一个非常热点的趋势。

宇新一直比较关注金融行业,在过去20年的科技化过程中,每一次有大的变化和冲击时,都会让金融行业进入一个非常大的快速增长时期。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整个社会本身也在做一个数字化的转型。

今年年初疫情的爆发,对于银行业本身并没有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宇信科技上半年订单反而增长了30%以上,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促进作用。银行业和金融机构本身都是在思考,怎样能够尽快去服务一个数字化的社会。


产业资本联动,如何相互赋能?


徐锋:产业和资本的结合,通常希望是1+1大于2,资本助力产业的同时,产业也能够对资本和被投企业进行赋能。现在越来越多的产业通过投资的方式,来达到进一步发展的诉求。那么各位嘉宾在产业、资本联动,以及相互赋能和满足诉求上面,有一些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分享?

袁锋:产业资本要非常清楚产业的战略定位到底是什么?

第一,通过投资整合供应链的问题。广汽资本基于整个广汽集团的定位,通过投资去做供应链的事儿。

第二,汽车在发生从功能汽车向智能汽车的转变,从传统汽车到新能源汽车的转变。广汽资本通过投资去补广汽集团的产业短板。

第三,通过投资去拥抱变革。丰田最早提出来要从一个汽车制造企业变成移动出行商,广汽也在做总战略的调整。下一步自动驾驶和网约车结合在一起,就是一种新的出行模式的诞生,资本其实应该提前布局这些产业。

怎么样最好地拥抱产业的变化,这也是资本发挥纽带的作用。通过投资去布供应链,通过投资去补技术短板,通过投资去拥抱变化,当把广汽投资定位梳理清楚,那么就是1+1大于2。

张扬:华控基金是没有产业背景的,一直在先进制造领域深耕。我们做的产业赋能工作,主要是推动被投企业相互之间的赋能,大概可以分成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纵向赋能,就是企业沿着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一些交流合作,促进他们进一步的融合,可以促成整个产业链的效率、成本,有非常好的提升。

第二种模式是横向赋能,推荐一些企业进入到新的地域当中去,比如推动很多民营的高科技进入军工领域,反过来也推动很多的军工技术和产品,进入到民用领域。

第三种模式是生态赋能,只要把生态体系打造好,在生态体系当中获取所需,找到所需加强的地方进一步撮合。

除了这三种模式,我们更希望在战略层面,能够与被投企业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互动,让其有更清晰的发展。

陆永涛:第一在万亿市值的汽车行业,在面对很多新技术时,产业资本应该提前投资布局,并把新技术带入行业内。

第二,产业应该借助资本的作用,在外面找到很多跟生产相关的企业,做适当的投资布局,持续帮助企业发展起来。

第三,从产业的角度来讲,我们希望汽车周边的产业能够发展起来。产业资本也适当跟GP进行合作,从而帮助提升产业生态圈,使得汽车行业能够持续跑赢。

王斌:告诉他和陪他走,这是未来产业赋能的重要两点。

第一,从产业中来,到产业中学。从产业资本的投资来讲,其实是源于产业,要高于产业,或者说要超于产业。

第二,陪他走,产业资本要有长期的钱和耐心。除了提供资本支持外,更多的是能够一起去打通场景和资源,陪着被投企业去打磨产品,甚至打磨客户。

戴士平:在金融科技和金融数字化领域,考虑到产业资本和被投企业互相赋能,我们可能关注三个方面:

第一,随着金融服务本身能力在外延,产业资本要关注和投资传统产业里没有的能力,以及很多新的产业机会,帮助被投企业尽快进入行业中。

第二,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兴技术开始往金融行业渗透,包括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等。产业资本通过投资,一方面进一步的提升产业本身的能力,另一方面也让通用型技术在金融行业里得到非常好的应用。

第三,在社会数字化转型和金融数字化的过程中,要把所需能力放在生态级别当中来考虑。如果产业本身能力有限,往外延伸的需求就更大。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