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风险投资人也是企业家



刘鹤
丨作者

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丨来源


新经济的发展与传统产业有不同的路径,其最核心的特点是,这种经济以人为本,以人的创造性和对市场的追求为源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作为驱动新经济扩张的催化剂,风险投资则具有最为关键的作用。因此,发展新经济就要理解人的制高点作用,而不是机构的作用。而发挥人的作用离不开风险投资。

我们目前对风险投资只是处于字面上的了解,有两个普遍的误会

第一点认为风险投资具有博弈性,风险投资家就是抱着一种赌博的心理,对看不清的技术进行投资,如果成功会获得比较高的收益,如果失败,就跟赌场赌钱一样无所谓。

第二个误会,就是风险投资就是钱,风险投资家有的是钱。

这两个误会很容易推出的结论就是,国家有钱,大机构承担风险能力强,于是以国家行为代替风险投资的行为。在当前中国发展风险投资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因此,特别有必要澄清这些基本的误会。

我以为风险投资本质上是一种中介组织,而中介历来是市场经济的灵魂,风险投资是某种人格化的中介行为。

风险投资家一般来说要发挥三个基本的功能

第一,识别功能。

他们能够敏感地发现新技术的潜在价值,依靠准确的嗅觉发现市场机会所在,把技术信号转化为经济信号。因此,很多人说,风险投资家是很好的讲故事的人(Good story teller)。这种识别能力往往在别的金融机构、在大银行并不存在。

风险投资家第二个重要的功能就是融资功能。

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重要性并不在于提供资金,而在于进行风险融资。而在这个环节,当事人成功的案例、信用和认同性可起到决定性作用。在风险投资市场存在着一个普遍的规律,“因为他感兴趣,我才感兴趣”,也就是说,大家会追随风险投资家的行为,去采取共同的行动,这是一个普遍的规律,或者是游戏规则。

风险投资家第三个主要的功能是构造股权结构和进行好的制度安排,把关联的战略合作者有机地组织起来,以实现利益共享、共做贡献、规避风险,防止出现公司治理结构经常出现的CEO道德风险和CEO的认知风险。

一个好的公司不仅取决于单个股东,更取决于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如果股东能够为公司的发展做出最大贡献,或者相关的人能够提供应有贡献的话,这个公司就有可能做好。

另外,众所周知,经理阶层经常与董事会发生矛盾,董事会与股东之间也会发生矛盾,为了规避这些风险,风险投资者无疑要做好股权结构的安排和制度的安排。

关于风险投资我想说这么几个结论:

风险投资无风险。这听起来可笑,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风险投资家在投资以前,已经对市场风险、技术的实现以及股东的合作进行了充分论证,在他真正进行投资时,风险已经很小,在这个领域需要知晓市场。

具有组织各种能力和各种专业人才的人,这些人就是风险投资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大经济学家熊彼特所定义的企业家。

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机构是谁、有多大名声,而在于谁在做。因此,在这个领域,好的名声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坏的信用是永远争不脱的枷锁。

新经济与资本市场和风险投资

——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十周年上海会议的讲演(节选)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