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PE 50强的业务扩张战略一瞥

在全球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美国Private Equity International(PEI)的排名是行业里较为知名的。几天前,PEI刚刚公布了2020年度的“PEI 300”的榜单。

这一榜单中前50名的机构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全球PE行业的中流砥柱。通过观察前50名机构的业务布局情况,我们能看到这些顶级PE机构在战略扩张方面的异同之处。
01
亚洲只有4家PE进入Top50
先说说这份榜单前50名的基本情况。PEI的榜单和中国市场的行业排名标准有一定的不同。
首先,PEI的榜单评选的维度相对更单一,相对于较难统计的投资回报(IRR)数据,PEI的排名主要是从融资额指标,融资额是机构真实实力的直接反应,也代表了专业市场对投资机构的认可度。
其次,虽然是年度榜单,PEI的榜单排名选取的时间周期是过去五年的表现,而不是一年,是一个相对更长时间周期来进行评判,更符合PE行业的特点。(2015年1月至2020年4月)
中国背景的PE机构中,高瓴资本毫无疑问拔得头筹,排名24名,也是整个亚洲地区排名最靠前的。
根据PEI的统计口径,高瓴资本在过去五年间共完成了约179亿美元的募资,其中就包括了它的三期美元旗舰基金以及与SK合作设立的一只基金,这三只旗舰基金的规模分别为22亿美元、42亿美元和106亿美元,且都是在过去五年间完成募集的,可以说过去五年正是高瓴资本的AUM爆发式增长的时期。
仅是这几只美元基金的募集成功确保了高瓴资本的排名,不过其中还没包括高瓴资本人民币基金的数据,比如高瓴资本参与投资格力电器的基金便未出现在统计范围内,可见高瓴资本在这个榜单中的表现还是比较保守的。
除了高瓴以外,亚洲地区进入前50名的机构就只有另外三家。韩国的MBK(安博凯),其排名36位,过去五年的募资额约132亿美元;霸菱亚洲也以132亿美元名列37名;PAG太盟资本,排名50,过去五年募资额逾100亿美元。
MBK在中国市场上的声响不多,但其实在业内鼎鼎有名。MBK是一家专注东亚地区业务的PE机构,是由以凯雷亚洲前总裁金秉奏(Michael B. Kim)为首,和其他5位前凯雷投资集团核心成员创立。没错,MBK的名字正是出自金秉奏的英文名称。
MBK不久前刚刚完成了最新一期并购基金的募资,募得了65亿美元,这也是亚洲地区规模第三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PAG太盟资本在2015年和2018年募集了两期基金,太盟亚洲基金二期(2015年)是36亿美元,太盟亚洲基金三期规模是60亿美元。仅凭借这两只基金的表现,便已经基本能进入全球前50名。
不得不说,和这些全球排名前列的PE机构相比,人民币市场PE机构们的规模还只是说是“杯水车薪”。具备美元基金管理能力的GP,从资金募资规模的角度还是非常有优势。
02
多元化战略的选择:差异巨大
诞生于杠杆收购业务的这些PE基金,如今的影响力早已不只是在传统的并购投资领域。随着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不断演变,它们的版图早已扩充到更多的领域。
可以看到,这些排名前50名PE机构很多都是采取了多元化的战略,业务多点开花。从传统的私募股权投资,到对冲基金、私募信贷(私募债)、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能源投资,再到二级市场(Secondaries),FOF, 业务门类不断扩充。
这样的趋势是从十多年前开始出现的。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间,全球大型私募投资机构除了AUM高速增长外,其管理的资产类别也呈现出日益多元化的趋势,这使它们逐步从PE机构转型成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如今这样的趋势愈发明显。
整体来看,传统的 PE业务自然是这些PE机构的重中之重。(这50家机构中只有一家机构是不从事传统的PE业务的,即EnCap Investment。它是一家专门从事能源投资的机构,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资众多。)
在此之外,业务涉足私募信贷的有30家,从事房地产投资的20家,从事基础设施/能源投资的17家,从事PE二级市场、VC投资和FOF业务的均各有8家。
由此可见,私募信贷、房地产投资是PE机构拓展其他业务版图时的主流选择。
黑石自然是推行多元化战略的典型代表,它的产品线覆盖了私募股权、私募信用、房地产、基础设施/能源、私募二级市场等,是所有机构中业务多元化程度最高的。
03
拓展新平台是做大AUM的利器
多于选择了业务多元化的PE机构而言,通过不断搭建新的业务平台,为大型机构投资者们提供覆盖多个类别的资产而变身成了“一站式”服务平台,这成为它们自身做大AUM的不二之选。即便是AUM高达数千亿美元的黑石,也没有能停下扩张新平台的脚步。
过去多年,而尽管黑石旗下的平台已经足够丰富,涉足的业务已经足够庞大,但是在最近三年中,黑石仍然在不断扩充和完善自己的平台。它不断推出一些细分的业务平台,以使各个子平台更加聚焦和专业。
2018年,黑石集团收购了一家生命科学投资公司克拉鲁斯(clarus),建立了黑石专门投资生命科学的投资平台黑石生命科学集团(Blackstone Life Sciences)。克拉鲁斯本是一家非常专业的投资机构,聚焦于生命科学领域,自成立至被收购时,已筹集了26亿美元。其创始人Nick Galakatos成为黑石生命科学的总裁,管理层具有丰富的医药行业经验。
在此之前,黑石也曾以投资人身份投资相关生物医药企业。而从专门设立黑石生命科学这个平台的表现来看,它在此后更是大手笔之作频频,且其中也不乏一些非常创新的交易架构,凸显了这一业务平台的价值。
2020年4月14日,黑石生命科学集团宣布与核酸医药领军企业阿里拉姆制药(Alnylam)达成高达总金额20亿美元的一揽子的融资协议,这是生物医药领域创记录的金额。
2019年1月,黑石推出了一个专门从事成长期投资的平台(growth equity)。黑石从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挖来了一个高管负责这一新平台。
2019年5月,黑石又推出影响力投资平台。这个平台隶属于黑石的Strategic Partners业务。黑石称其影响力投资平台将投资于以目标为导向的企业和管理者,直接瞄准有意义、可衡量的社会和环境成果以及财务回报,覆盖四大投资主题(健康与福祉、金融可及性、可持续社区和绿色技术)。
黑石的Strategic Partners主要从事另类资产的二级市场投资。值得一提的是,Strategic Partners实际上也是黑石收购而来的,它在2013年从瑞士信贷手中收购了其专门从事私募二级市场业务的Strategic Partners。
04
部分专注单一PE业务的机构
同样表现抢眼
当然,“私募之王”非黑石莫属,但成功的模式并不只有黑石这一种。与黑石大相径庭的是,也有不少机构从创立至今的几十年时间里依旧还是一直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并且同样表现可圈可点,比如:
排名11名的Leonard Green & Partners,过去五年募得了263亿美元。Leonard Green& Partners成立于1989年,总部位于洛杉矶,其关注的是具有增长潜力的企业。该机构从成立起已经募集了超过400亿美元的基金,在2019年成立的两只基金就筹得了147.5亿美元。
排名第12名的Cinven(盛峰投资)是一家以欧洲为基地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总部在英国伦敦,专注于收购5亿欧元及以上的欧洲企业。它在PEI300的排名中名列12名,在过去五年中,它的募资金额超过了260亿美元。
另一家美国PE机构Platinum Equity排名23名,其成立于1995年,过去五年募资180亿美金。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Platinum Equity创始人汤姆·戈尔斯(Tom Gores)以3.25亿美元收购了一只NBA球队底特律活塞队。
排名27名的PAI Partners同样是一个业务专注的并购基金,它成立于1994年,总部位于巴黎,过去五年募得165亿美金。
这些机构几乎都是美元市场上典型的并购基金,它们并非是中国市场非常熟悉的,但在美元市场上也都实力非凡。 
05
私募信贷业务大受追捧 
正如前文所提,美元市场上很多PE早已不是纯粹提供传统私募股权投资业务,而是演变成了覆盖多种类资产类别的投资平台。而众多资产类别中,私募信贷业务的发展异常迅猛。甚至从私募信贷业务近几年快速发展速度来看,它的规模已呈现出超越房地产的势头。
私募信贷业务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但它是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才开始真正发展起来的。
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的传统银行业受到日益严格的风险监管,如巴塞尔III协议等。商业银行们被迫在信贷市场收缩战线,使得市场上很大一部分融资需求转向了非银行类的金融机构。
一些PE机构就看准这一机会成立专门的债务基金,后逐步发展成了一个成熟的资产类别——私募债(Private Debt)。而从大型机构投资人的角度,这也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新资产类别,因而成为了这些LP的“新宠”。
私募信贷规模实现了快速扩张,有研究报告显示,自2000年起,这一业务的规模达到了14% 的复合年化增长率。
而根据最近Preqin对另类资产投资人的调查,与传统的固定收益产品相比,投资者对私募信贷资产青睐有加,其主要原因在于:1、私募信贷业务抗周期性较强,其受宏观经济周期性和国际政治因素影响较小的、稳定可靠的收入来源;2、风险调整后收益有吸引力;3、由于私募信贷资产的风险特征更多是因项目而异的,与市场整体系统性风险的相关度更低,满足分散风险的需求。因此,这成为大型机构投资人越来越青睐的大类资产。
黑石在2019年的全球机构投资者调研中,高达56%的机构投资人表示,愿意在其资产配置中增加私募信贷资产比例。
而根据Preqin2018年末发布的另类投资报告预测,到2023年,私募信贷的市场规模预计将翻倍,从2017年的0.7万亿达到1.4万亿美金,是自然能源之外的最大的另类资产增长。这使得私募信贷届时规模有望超越房地产,成为另类投资中第三大门类。

美元市场上的私募信贷业务蓬勃发展,但人民币市场上这一业务却并未有大的起色。私募信贷业务在中国市场上更接近于“非标债权”业务,并未成为PE行业里主流的业务。一些人民币PE机构的夹层基金大致属于这一范畴,但从产品架构、交易模式等维度来看远不如美元市场上的私募信贷业务那般丰富和活跃。这是由监管政策、资本来源等多方面原因导致的。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