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看待险资开闸放水

但凡是对保险资金有所了解的投资机都应该清楚,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中,现保险资金对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全面“放水”仍然存在着诸多障碍。


 亚洲另类投资丨来源

股权投资行业或许太期望能有一剂神药来解决当下募资难的困境了。7月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将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限制,随即就有一些声音解读称这意味着保险资金将“开闸放水”,股权投资行业的“春天来了”,“募资难将大大缓解”等。 

毫无疑问,这一政策无疑体现了国家呵护和支持股权投资行业发展的明确态度,也将引导长期资本加大对股权投资的支持力度。但如果凭此就说是行业的“重磅利好”,股权投资基金将迎来“巨量资金”,显然是有点自嗨了。 

 

从政策来看,险资投PE基金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针对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监管规定,目前遵循的是于2010年颁布的《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在该办法施行了八年后,2018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了《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在原有办法基础上提出了修改的意见,其修订调整的主要内容之一便是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限制。 

根据《征求意见稿》,不再限制财务性股权投资和重大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要求保险公司综合考虑自身实际,自主审慎选择行业和企业类型,并加强股权投资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建设。

因此,“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行业限制”的政策准备已经有近两年时间了。不过,《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至今,仍然没有能够得到正式施行,其间也是涉及到多部委之间协调和博弈。这次国常会的表态,相信倒有助于加快《征求意见稿》的正式出台。

而具体来看,按照现在施行的《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对保险资金股权投资的行业限制是这样规定的:

保险资金不得投资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不具有稳定现金流回报预期或者资产增值价值,高污染、高耗能、未达到国家节能和环保标准、技术附加值较低等企业股权。

保险资金直接投资股权,仅限于保险类企业、非保险类金融企业和与保险业务相关的养老、医疗、汽车服务等企业的股权。

保险资金进行股权投资的方式主要是两种,间接投资和直接投资。间接投资即投资到私募股权基金,其实由上面的政策规定便可得见,保险资金投资到私募股权基金中时,本来就并未有什么实质性的行业限制。

而真正制约保险资金股权投资行业限制的主要与其保险资金的直接投资有关,即直接投资于企业的股权,这次将放开的政策也正是在此。不过,这和股权投资基金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事实上,股权投资对保险资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监管部门也一直在推动保险资金拓展投资渠道,提升权益投资的占比,而保险公司也一直是在综合考虑自身实际,自主开展股权投资业务。因此,整体来说,仅是从政策的角度来看,保险资金进入股权投资市场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政策障碍。

 

从现实来看,险资只可能是少数人的盛宴

 

从监管层的角度来说,这一政策其实表明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支持股权投资的积极态度。这种导向的积极意义是毫无疑问的。

保险资金是典型的长期资本,与股权投资的特征有着先天的契合之处,尤其是我国长期资本不足,这更凸显了保险资金对股权投资行业的珍贵之处。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从过往多年的实践来看,保险资金也并非恩泽天下,泽被苍生,它只可能是少数人的盛宴。

从保险基金筛选私募股权基金的标准一直非常高,如对GP的要求之一便是“管理资产余额不低于30亿元,且历史业绩优秀,商业信誉良好”,仅是这一条就会让很多GP望而却步。

而从整个保险行业股权投资的现状来看,保险资金其实也很难成为股权投资行业的决定性力量。

大型保险机构具有较强的投研能力,肥水不流外人田,它们往往喜欢亲自上阵,通过自己体系内的资管平台及私募基金开展股权投资业务,如国寿、平安,虽然这些机构也会投资于外部的私募股权基金,但相比之下,投资于外部基金的比重并不高。

而中小型保险机构由于自身投研能力的局限,在投资私募基金方面相对更为活跃,但这些保险公司配置于股权投资的资本规模有限,再加上它们早已是各家GP争抢的对象,市场竞争也已经较为激烈。

此外,从保险资金的投资偏好来说,往往会更倾向于国有背景的投资机构,纯民营背景的机构也只会是屈指可数的那几家顶级机构,这既与保险资本注重安全,强调审慎稳健的要求有关,也与其内部决策体系对投资决策风险的规避有关。

即便是对于市场上有业绩、有口碑、满足险资投资要求的头部机构来说,要想拿到险资的通行证,绝非易事。一位知名PE基金负责人便直言:“没有两三年时间,不要指望能够把保险公司啃下来。”

因此,从现实来看,至少从目前行业的现状来看,保险资金是不可能成为大部分股权投资机构们的LP的。

 

从根源上看,人民币GP还需向LP证明赚钱的能力

 

对险资开闸放水的期待,折射了股权投资行业对资本的渴求。从2018年以来,股权投资开始面临募资困境,近两年更是雪上加霜,全行业募集金额断崖式下跌。

外部募资环境的严峻自然是募资难困境首当其冲的原因,但同样需要正视的是,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上,赚钱效应的缺失才是深层次的原因。

从过去十年人民币大类资产投资风险和收益对比图,从中可以,A股在此期间的持续回报只有区区2.4%,波动率却高达24.5%,几乎是表现最不理想的大类资产。而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严重依赖A股市场,由此可以得见,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并未能给投资人提供可观的风险调整后收益。

这也意味着,站在投资人角度,回过头来看过去10年间最不应该配置的大类资产之一就是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类资产,因为这类资产起码从理论上是很难为投资人提供满意的长期投资回报。这也许正是现在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进入漫漫寒冬的根本原因。 

如果把新修订的《合伙企业法》正式施行为标志,2007年可以说是人民币股权投资的元年,过去十多年间,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不断获得支持政策加持,也获得了大量资本的青睐,甚至一度还形成了全民PE的沸腾局面。


但投资回报终究是检验这个市场吸引力的根本指标,造富神话还是变成了一地鸡毛,这既有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的原因,GP也同样难辞其咎,因为并没有多少GP真正向投资人证明了自己赚钱的能力,这导致了许多以追求财务回报为目的的资本逐渐对这个行业失去了信心。

最典型的例子是,全国社保基金投资从2008年开始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其也投资了不少基金,彼时投资的力度也很大,对一些基金的出资甚至达到数十亿元。但十多年过去了,全国社保基金目前还没有一只基金完全实现退出,这不得不说是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的一大尴尬。

说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近两年股权投资行业募资难带来的挑战一定会加速行业的洗牌,但相信去劣存优、大浪淘沙后,股权投资行业会找到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资本是最精明的,当你证明了你能给投资人带来赚钱能力后,一定能够引得资本追捧,甚至哪怕是有监管政策的限制,有时候都无法真正阻挡住资本的热情。

不要轻易把梦想寄托在其他人身上,或许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