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五种心魔

投资的本质是认知的变现。一方面,我们需要对外界事物(如:行业、企业、人)进行合理认知,以便看清楚事实。同时,我们也需要对自我进行合理认知,时常内视反观。楼主本期将结合人们常说的"五毒心",聊一聊投资中的心境。

说明:本文为关于投资心态的探讨,不涉及任何的宗教。

 


何谓“贪”?不属于自己、或暂时不应属于自己的却想拥有,即为“贪”。简单说就是不知足、没有节制。有童鞋可能要问:“你一做投资的,不贪你怎么赚钱呀?难道给LP喝西北风?”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
楼主爱打羽毛球,经常参加一些业余比赛。一般来说,如果比赛能发挥平时正常水平的80%,就算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临场发挥。这是因为,比赛时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平时专注打球乐趣的你,忽然发现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比分牌上。过于关注结果、失了平常心,以至于忘了技术细节、忘了战术布置。甚至在某一瞬间,幻想着不打球自己这边的比分牌也能蹭蹭上涨。一瞬间,对胜利的贪念占据了意识,结果反而适得其反。
那么,高手是怎样应对的呢?像林丹、李宗伟这样的顶尖高手,当胜负心影响心智时,会用理智将自己拉出来,把注意力放在诸如以下的技术层面:“应当发短球还是偷后场?打控制还是提速?要不要擦个汗打乱一下对手节奏?”到了后期,林李这样的高人,比赛时已经能做到完全脱离胜负心,由于技战术水平相当,每一次碰撞的输赢,最终更多取决于二人当天的身体状态。
举几个因为“贪”而影响投资的栗子:
1、今年投的项目,妄想明年IPO过会、后年解禁退出。一旦IPO进程遇到阻力,很有可能从乐观之顶直接落入悲观之谷,自我认知面临全面崩塌(完了,我以前为什么会那样盲目乐观?我还适不适合做投资啊?)这种情况,源于“暂时不应属于自己的却想拥有”。
2、有些不专业的天使投资人,欺负人家创业团队在初创期一穷二白,小几百万就占了60-70%的股权,认为占了大便宜。结果,干活的人没股权,拿股权的人不干活。创业团队丧失动力,后续融资也没法整,最后只得一拍两散。这种属于“追求不应属于自己的东西”。
3、@老韩叔叔说过,尽职调查最大的敌人是惰性。尽职调查,常常需要闻鸡起舞、披星戴月,白天做访谈晚上赶工报告。一不自律,便会贪爱懒惰,该访的人不问了,该去现场的电话了,该深挖的异常点被无视了。最终迷失于贪(懒)之中。

嗔,怒也。就是对于违背自己所贪爱执着的境界不顺之境不能忍受,起了生气、忿怒、嫉妒等心念。

有句话说得有道理:愤怒是无能的表现。老上海黑社会老大阿杜把人分为四种:有脾气没本事的人为下,有本事没脾气的人为上。愤怒,总是夹杂着无能、失落、沮丧、寻求补偿之类复杂的情感。

举个栗子。

楼主在本科的时候,经常扫雷游戏一玩一下午。为啥?皆因每次的失败,都伴随着深深的不甘。我怎么可能就这种水平?叉掉,再来一局!同样,吃鸡游戏、CF这类电玩也抓住了同样的心态,让被KO的人心有不甘,继而留在游戏中继续打打杀杀。

投资中,类似的例子也屡见不鲜:NND,今天怎么又被套了?来来来,补仓降成本!OMG,继续下跌?我就不信了,杠杆走起!于是,嗔怒让人失去了理性,令投资决策偏离合理的轨道,最终着了市场先生的道。看到同事一个个项目都赚几百倍,于是心生嫉妒、怨天不公:为啥我天天要去折腾对赌回购?长叹。。。

如何化解?

让人不要嗔,并不是要去刻意压制怒火,而是:

1、平时就要多悟多磨炼,降低自己的怒气暴击阈值;

2、生怒时,要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生气这个事实,而不是愤怒占据理智却不自知;

3、要能够快速找到愤怒的原因,还原自己情绪变化的机理,找到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4、待情绪平复,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总之,投资的魅力便在于不确定性,其中必然会存在与预期不一致的情况发生,避免意气用事、因小失大。嗔的本源,来自不切实际的幻想,即贪。

 

何谓“痴”?根据知乎,也称为愚痴。不明事理,是非不分,无有智慧,称为痴。

在楼主看来,痴是在投资中犯错频率挺高的一种。举几个典型栗子:

1、错误的归因。投资成也好、败也好,最重要的是找到决定成败的真正原因,才能优化自己的决策体系,进而令未来的决策趋于合理。如果不能正确归因,比如:曾有网友认为,2020年妖股多为三个字的股票,因而决然不买4字股票。这都属于不明事理、缺少智慧,需要经常切磋。对于投资而言,若归因错误,以前赚了的,以后会加倍还回去。

2、Wish for thinking。投资过程中颇具破坏性的一种,便是Wish for thinking。说白了就是预设立场,偏执解读。只要我认为是好的,无论事实如何,我都能往好的方面去靠,反之亦然。这种一厢情愿,对投资而言是大忌。如果深陷而不自知,一朝醒悟,世界观亦有可能完全崩坏。

如何克服?

第一,学会左右互搏。比如:如果自己是推项目的,就预设自己为反方立场,以毙掉项目为目的、从所有可能的角度进行批判。

第二,进行头脑风暴,对反面意见打起十二分精神重视,且不因职级高低、年龄大小和经验丰富程度而有所偏见。

第三,推演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并提前做好预案,有助于获得否定自己、接受事实的勇气。

投资的本质是认知的变现,在“痴”这点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慢,意思就是傲慢、我慢。目空一切,自以为是。

这一条,对于投资新手可能还好(少年得志除外),对于有一定积累的投资人杀伤力反而更大。以下情景便属于这类事故的多发地:

1、最近手风特顺,投啥啥赚钱。

2、刚投了一个项目,赚了100倍。

3、经过数年积累小有成就,请自己去论坛做panel的情况越来越多。

4、刚刚升职,在公司里叫自己总的人越来越多。

5、已经初步形成自己的投资分析和决策框架。

因为轻慢而造成的投资失败,常常是因为:

1、过分依赖甚至迷信过往经验,忽略个案独有的影响因素,将个案结论错误归纳为一般规律。

2、端着自己,听不进别人、特别是低职级同事的意见。

3、过于自信,该做的DD不到位,在缺乏事实验证的情形下,直接把假设当结论。

4、缺乏应有的敬畏心。

怎么破?

1、保持开放,用新事物、新观点迭代自己。

2、放空自己,定期将认知框架推倒重来。

3、保持敬畏心。

投资老手们“投得越多、出手越是谨小慎微”的心理状态,大多包含一些幸存者的后怕意味在其中。



疑,是指对于一切人和事都不信任,心怀疑虑,妄生猜忌。

有童鞋又要问了:“你不是说不能‘慢’吗?难道不应保持谨慎怀疑?”

“别扯了,上次我还听大佬说投资做久了,心理会阴暗,看谁都是坏人。”

楼主的理解,“职业谨慎”和此处“疑”的区别,在于”疑”得是否有根据。对于“职业谨慎”而言,投资人依据过往经验和当下观察,对企业提出各种疑问,首先这些关于疑问的假设提出是有理可循的。接下来,投资人会通过细致的DD,基于事实对各种疑问进行证实和证伪,最终得出相对合理的投资判断。

而此处的”疑”,则是一种缺乏根据的怀疑一切,有点儿类似于“被害妄想症”之类。其根源可能来自于成长环境、教育环境等带来的不安全感。职业谨慎基于理性,后者则完全自发。

这类思辨文章,写着写着意识就飘忽了,赶紧打住。总而言之,投资投的是人,投资也是人在投,对人性的把握贯穿始终。走出去看看别人,跳出来看看自己,视角将会大有不同。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