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BASED GLOBAL PLATFORM FOR GPs & LPs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投资人如何应对焦虑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July 08, 2020

提到“焦虑”,我们看待它的眼光似乎已不再刻板,焦虑不代表每天都是愁眉苦脸或是惴惴不安的状态。焦虑的本质,其实是人从现状中感受到的不确定性。

 

任何人,只要不断有追求,就会不断感受到焦虑。只要环境的不确定性在,焦虑,就会一直存在。我们会一直想着,怎样能把事情做得更好?有限的时间应该花在哪里?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市场是一个极具不确定性的环境,身在市场中的投资人,也一定逃不开焦虑这件事,但当我们理解了焦虑的意义,明确了目标,坚定了自己要前行的路径,那面对焦虑,我们将不再是一筹莫展。因为焦虑背后,是存在解决方案的。

 

如何看待和应对焦虑?


作者符绩勋


一、焦虑和选择是来回转化的


 

最初进入投资领域,我就是带着焦虑来的。

 

1993年,我第一次到硅谷,那几年在美国和新加坡之间来回跑。到1997年之前,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四小龙已经崛起,整个东南亚经济也在腾飞,我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未来在哪里?企业的未来又在哪里?后来我得出答案:未来必须跟创新有关系。而因为我是做科研出身,就更认可科技上的创新。于是我就萌生了想法:一定要进入到创投行业。

 

那时,我还在惠普的新加坡公司做工程师——搞研发,做产品。而在当时的情况下,那些外企驱动的科研不太会把最前沿的技术放在新加坡。如果留在原地,可能很快就会遇到个人发展的天花板。于是,我把目光锁定在新加坡国家科技局,打算以科技局为跳板,进入科技创投领域。

 

那是1996年,我不到30岁。

 

然而,这个选择为我带来了不小的焦虑感。国家科技局是个政府机关,和之前所处的工作环境很不一样,新的工作状态让我很不适应。当然,更大的问题在于我是降薪过去的,而这步棋对于未来而言是否走对了,还是个未知数。

 

开始的两年,我看到自己的朋友、同学,事业上都比我做得好。有些在石油公司,有些在航空公司,有些在金融行业,都做得有声有色。我记得每年12月31号,我们高中同学都会聚在一起喝酒,每个人都要报一下自己今年的情况——奖金怎么样,职业发展生涯怎么样,等等。

 

当时,我就没什么话可以讲。在那个年代,什么“创业”,“科技”,“创新”,这些话题还都太小众,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东西。我很难对他人讲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有怎样的价值。

 

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是焦虑的——因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而势必要承受的焦虑。


然而回过头看,我当时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放弃薪水更高的大公司岗位,去科技局做一份看上去没那么耀眼的工作?那也正是因为我在原本的现状中感受到了焦虑。我看到了世界在发生变化,我看到了去做更有价值的事的可能。焦虑,迫使我思考,从而做出选择。

 

所以说,选择与焦虑,真的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到了2010年,我40岁的时候,做了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如何让风投行业更好地迎接未来?一家VC机构如何应对复杂的内部与外部环境?面对这些新的焦虑,有的时候需要做减法,有的时候需要做加法。而无论是加法和减法,都是在做选择。我依然处在从选择到焦虑,再迫使自己作出新选择的循环之中。

 

我想,只要自己还没停步,还在追求做到更好,这种“焦虑-选择”的循环也就将终生进行下去。

 

 

二、应对焦虑,离不开这三种方式


 

焦虑产生了,当然要想办法去应对,去缓解。我大体上有三种应对方式,概括来说就是:通过事情,通过他人,通过自己。

 

通过事情来应对压力,就是说当焦虑来临,我不能任由它困扰自己,不能原地等待。我要先行动起来,干起来。亲身投入到事情之中,投入到那些不确定性之中,从而去改变事情,去明确那些不确定性。

 

通过他人来应对压力,主要指的是对适当的人进行倾诉。对象可以是亲密的家人,也可以是工作上好朋友。不过,这种倾诉不是诉苦,不是去寻求安慰,而是很坦诚地分享自己的想法。


这样做,一方面,你会收到对方的反馈。在和对方交流时,你可能就会慢慢想明白自己要什么。如果这条路你认为是对的,那就坚持走下去。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你可以在倾诉的过程中理清自己的思路。有时候,很多想法堆在脑子里面,像一团糨糊,毫无头绪,自己就会更加迷茫。而如果有个值得信任的人,让你能敞开心扉地说一说,你会发现往往无需对方给出什么意见,自己说着说着,就会把思路理清了。

 

而通过自己去应对焦虑,我认为主要是在内心明确、坚定自己的判断。用实际的选择,终结内心的纠结。再有,就是主动寻求一些自我放空的方式。我喜欢旅游,喜欢滑雪、潜水,也会去打打游戏、打打德扑。我觉得,当自己足够放松过之后,就自然会想回来,继续冲刺,不畏惧面对那些焦虑。

 

 

三、焦虑是我们前行的源动力


 

我认为创业者都是焦虑的,虽然他们不一定会透露给投资人,因为他们要体现自己自信的一面。但是,大部分创业者都在面对着极大的不确定性,都在思考自己遇到的挑战和问题,都在被迫做出各种选择。

 

有焦虑不是坏事,关键是看他们如何把焦虑转化成思考,从而转化成行动。焦虑,完全可以成为创业者前行的源动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年轻人正是生活的创业者,他们也在面对着更多不确定性,面对焦虑。今天,许多年轻人存在一种焦虑:时代发展的红利,会不会已经在上一代人手中采集完?属于他们的机会,还会像前辈遇到的那样多吗?

 

其实,从历史的角度去看未来,我认为年轻人大可不必有这样的焦虑。中国的崛起,我们目前所经历的进程,从改革开放至今也不过40年。今天,中国人均GDP是1万美元,相比于美国的6万美元,未来还是会有很长上升空间的。

很多年前,我就在看中国的互联网。2003年,GGV看到了电商的红利,投资了阿里巴巴。谁也没有想像到阿里巴巴能成为一个5000亿美金的公司,然而它最终成为了现实。

 

市场会不断地演变。消费的升级,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的变化,生活效率的提高,这些都会不断酝酿出机会。我相信,中国未来20年、30年、50年,等待年轻人去采集的果实还有很多。

 

寻找一个行业,一件事,去投身自己,投入自己的时间,自己的青春,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或许是应对焦虑的最好姿态。


*作者介绍:符绩勋是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他在风险投资领域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曾与众多成功企业家合作。
推荐阅读
2022年莆田市兴莆产业投资基金参股投资子基金申报指南
高瓴正式杀入种子轮,Aseed+计划三年“共创”100家企业
GP如何把握募资机会,为LP带来财务回报
雅惠投资新一期双币基金完成超额募集
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邮箱地址
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创建一个新帐户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名称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阅读并同意
母基金条款和条件
已有账户? 登录!
请到邮箱确认注册
中国
全球平台
用于GPs和lp
FOF WEEKLY Account terms of service
1. 本网站注册会员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不得发布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传播病毒、政治言论、商业信息等信息。
2,在所有的文章发表在网站,该网站编辑最后的权利,并有权打印或发布给第三方,如果您的信息不全,我们将有权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工作发表在网站。
3.在注册过程中,您将选择注册名称和密码。登记名称的选择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您必须对您的密码保密,并且您将对以您的注册名称和密码进行的所有活动负责。
已有账户? 登录!
邮箱地址

投资人如何应对焦虑

母基金周刊 Updated July 08, 2020

提到“焦虑”,我们看待它的眼光似乎已不再刻板,焦虑不代表每天都是愁眉苦脸或是惴惴不安的状态。焦虑的本质,其实是人从现状中感受到的不确定性。

 

任何人,只要不断有追求,就会不断感受到焦虑。只要环境的不确定性在,焦虑,就会一直存在。我们会一直想着,怎样能把事情做得更好?有限的时间应该花在哪里?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市场是一个极具不确定性的环境,身在市场中的投资人,也一定逃不开焦虑这件事,但当我们理解了焦虑的意义,明确了目标,坚定了自己要前行的路径,那面对焦虑,我们将不再是一筹莫展。因为焦虑背后,是存在解决方案的。

 

如何看待和应对焦虑?


作者符绩勋


一、焦虑和选择是来回转化的


 

最初进入投资领域,我就是带着焦虑来的。

 

1993年,我第一次到硅谷,那几年在美国和新加坡之间来回跑。到1997年之前,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四小龙已经崛起,整个东南亚经济也在腾飞,我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未来在哪里?企业的未来又在哪里?后来我得出答案:未来必须跟创新有关系。而因为我是做科研出身,就更认可科技上的创新。于是我就萌生了想法:一定要进入到创投行业。

 

那时,我还在惠普的新加坡公司做工程师——搞研发,做产品。而在当时的情况下,那些外企驱动的科研不太会把最前沿的技术放在新加坡。如果留在原地,可能很快就会遇到个人发展的天花板。于是,我把目光锁定在新加坡国家科技局,打算以科技局为跳板,进入科技创投领域。

 

那是1996年,我不到30岁。

 

然而,这个选择为我带来了不小的焦虑感。国家科技局是个政府机关,和之前所处的工作环境很不一样,新的工作状态让我很不适应。当然,更大的问题在于我是降薪过去的,而这步棋对于未来而言是否走对了,还是个未知数。

 

开始的两年,我看到自己的朋友、同学,事业上都比我做得好。有些在石油公司,有些在航空公司,有些在金融行业,都做得有声有色。我记得每年12月31号,我们高中同学都会聚在一起喝酒,每个人都要报一下自己今年的情况——奖金怎么样,职业发展生涯怎么样,等等。

 

当时,我就没什么话可以讲。在那个年代,什么“创业”,“科技”,“创新”,这些话题还都太小众,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东西。我很难对他人讲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有怎样的价值。

 

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是焦虑的——因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而势必要承受的焦虑。


然而回过头看,我当时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放弃薪水更高的大公司岗位,去科技局做一份看上去没那么耀眼的工作?那也正是因为我在原本的现状中感受到了焦虑。我看到了世界在发生变化,我看到了去做更有价值的事的可能。焦虑,迫使我思考,从而做出选择。

 

所以说,选择与焦虑,真的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到了2010年,我40岁的时候,做了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如何让风投行业更好地迎接未来?一家VC机构如何应对复杂的内部与外部环境?面对这些新的焦虑,有的时候需要做减法,有的时候需要做加法。而无论是加法和减法,都是在做选择。我依然处在从选择到焦虑,再迫使自己作出新选择的循环之中。

 

我想,只要自己还没停步,还在追求做到更好,这种“焦虑-选择”的循环也就将终生进行下去。

 

 

二、应对焦虑,离不开这三种方式


 

焦虑产生了,当然要想办法去应对,去缓解。我大体上有三种应对方式,概括来说就是:通过事情,通过他人,通过自己。

 

通过事情来应对压力,就是说当焦虑来临,我不能任由它困扰自己,不能原地等待。我要先行动起来,干起来。亲身投入到事情之中,投入到那些不确定性之中,从而去改变事情,去明确那些不确定性。

 

通过他人来应对压力,主要指的是对适当的人进行倾诉。对象可以是亲密的家人,也可以是工作上好朋友。不过,这种倾诉不是诉苦,不是去寻求安慰,而是很坦诚地分享自己的想法。


这样做,一方面,你会收到对方的反馈。在和对方交流时,你可能就会慢慢想明白自己要什么。如果这条路你认为是对的,那就坚持走下去。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你可以在倾诉的过程中理清自己的思路。有时候,很多想法堆在脑子里面,像一团糨糊,毫无头绪,自己就会更加迷茫。而如果有个值得信任的人,让你能敞开心扉地说一说,你会发现往往无需对方给出什么意见,自己说着说着,就会把思路理清了。

 

而通过自己去应对焦虑,我认为主要是在内心明确、坚定自己的判断。用实际的选择,终结内心的纠结。再有,就是主动寻求一些自我放空的方式。我喜欢旅游,喜欢滑雪、潜水,也会去打打游戏、打打德扑。我觉得,当自己足够放松过之后,就自然会想回来,继续冲刺,不畏惧面对那些焦虑。

 

 

三、焦虑是我们前行的源动力


 

我认为创业者都是焦虑的,虽然他们不一定会透露给投资人,因为他们要体现自己自信的一面。但是,大部分创业者都在面对着极大的不确定性,都在思考自己遇到的挑战和问题,都在被迫做出各种选择。

 

有焦虑不是坏事,关键是看他们如何把焦虑转化成思考,从而转化成行动。焦虑,完全可以成为创业者前行的源动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年轻人正是生活的创业者,他们也在面对着更多不确定性,面对焦虑。今天,许多年轻人存在一种焦虑:时代发展的红利,会不会已经在上一代人手中采集完?属于他们的机会,还会像前辈遇到的那样多吗?

 

其实,从历史的角度去看未来,我认为年轻人大可不必有这样的焦虑。中国的崛起,我们目前所经历的进程,从改革开放至今也不过40年。今天,中国人均GDP是1万美元,相比于美国的6万美元,未来还是会有很长上升空间的。

很多年前,我就在看中国的互联网。2003年,GGV看到了电商的红利,投资了阿里巴巴。谁也没有想像到阿里巴巴能成为一个5000亿美金的公司,然而它最终成为了现实。

 

市场会不断地演变。消费的升级,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的变化,生活效率的提高,这些都会不断酝酿出机会。我相信,中国未来20年、30年、50年,等待年轻人去采集的果实还有很多。

 

寻找一个行业,一件事,去投身自己,投入自己的时间,自己的青春,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或许是应对焦虑的最好姿态。


*作者介绍:符绩勋是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他在风险投资领域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曾与众多成功企业家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