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双循环”背景下的中国股权投资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在8月中旬的一次峰会上,重庆市原市长、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提及应当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时这样表示。
黄奇帆看来,如今美国单方面发出“脱钩”信号,会在短期内造成阶段性的逆流障碍。但从历史的长河来说,全球化发展的大势不会变。且目前中国已经在筹划更深层次的改革和更高水平的开放,并致力于加快形成“内循环为主体、双向循环互动”的良性格局。
放诸投资领域,黄奇帆提出,伴随未来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领域,国内会逐步放开在贸易、教育、数字经济领域的投资限制,充分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全方位提高股权投资基金对新兴产业的扶持力度。
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关口,投资行业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同时出现在眼前。





投资领域的新机遇


 

黄奇帆曾呼吁,在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和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下,我们要以高水平开放助推国际经济大循环。

而对于资本市场来说,严峻的形势中也存在机遇的发端。

第一,自新冠疫情爆发、蔓延至今,放眼全球,唯有中国市场在“抗疫”方面成果显著。同比其他国家的资本市场,中国的投资风险最小,是资本最好的避风港之一。

第二,伴随国家持续改善营商环境、降低关税、进一步吸引国际资金背后的产业资本入驻,部分行业及细分领域或将迎来一波新的活跃期。

基于此,“不仅外资转移产业的计划将被打消,还将帮中国迅速完成补链、扩链和强链”,黄奇帆表示。

具体来看,6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对外发布了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进一步缩减了负面清单条目,全面放宽了一、二、三产业的外资准入限制。

其中,全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

从产业角度来看,国家在金融领域取消了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在制造业领域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在农业领域则将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

这些针对投资行业的利好,都为我国抓住机遇引资补链创造了条件。

总而言之,形势越困难,就越是要保持开放、扩大开放。之于投资领域,则愈要在危机中找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

 

股权投资的新使命

 

“在国外需求依旧疲软的时候可以通过努力营造以当地需求、国内需求为拉动的产业小循环;当国外市场复苏的时候,扩大产业集群规模和发展质量,可带动全球产业链的大循环”,黄奇帆表示。

在当前的市场格局下,国内亟需拉动内需形成产业循环,其中便离不开创新型企业的成长壮大。

黄奇帆在一次论坛中指出,从过往经验来看,创新型企业一般诞生于将技术转化成果变成大规模生产能力的阶段,它们的技术含量和商业模式都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趋势,产品具有时代意义、全球意义和巨大市场,成长潜力巨大。

不止如此,创新型企业在成长过程中通常需要经历多轮融资且资金规模大,最终顺利成长起来的企业往往市值巨大。

由此不难发现,与传统行业的企业不同,创新型企业主要依靠核心技术竞争,并在多轮融资中成长。从全世界范围看,培育创新型企业的任务单纯依靠政府补贴难以实现,唯有建立成熟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特别是发挥股权投资基金的价值功能,才能助力中国创新企业的发展壮大。

黄奇帆表示,在新的历史时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承担以下使命:

首先,股权投资基金将继续扮演企业价值发现者的角色。这些股权投资基金的管理人凭借自己的行业经验慧眼识珠,在各阶段提供合理的价格支撑,促使企业得到合理的估值。

与此同时,股权投资基金也是在充当企业发展的“催化剂”。鉴于新兴产业普遍都是长周期、高投入,单纯依靠几百上千万的财政扶持难以为这些成长期的创业公司持续输血。相比之下,股权投资基金资本实力雄厚,不会迫使企业马上盈利套现;并且可以长期追踪,一轮接一轮的巨额投注。

对于在“募投管退”环节中都建有完备机制的基金来说,它们还是创业企业背后的智囊团。通过其自身的行业认知和业内资源,这些股权投资者可以帮助创业企业指明发展方向、补足业务短板、引进高端人才、完善组织管理,加速实现底层突破。

伴随科创板注册制的不断建设成熟,如今股权投资基金正在迎来崭新的发展窗口。

 

股权投资的新方向

 

即便股权投资在国内资本市场的存在感日益增强,但回顾过去,国内私募投资基金的资本总量较欧美国家小,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房地产、股票等投机型领域,真正瞄准科技产业的长期投资少之又少。

而如今,我们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的时期,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黄奇帆强调,未来有5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或将成为股权投资基金的发力方向。

一是人工智能产业。

人工智能是一项让机器学习理解并超越人类智能的高新技术。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超过238亿元,预计到2020年可以达到500亿元。另据麦肯锡预测,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可为全球GDP增长贡献1.2个百分点,为全球经济活动增加13万亿美元产值。

在AlphaGo充分展现了人工智能技术的独特优势和巨大潜力后,全球主要国家纷纷制定政策,并投入巨额资金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据悉,我国已经于2017年出台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并着重在AI芯片、语音识别、应用层等方面进行研发推广,这必然需要政府和市场的持续投入、合力攻坚。

二是5G产业。

继4G技术孕育了互联网经济之后,具有高速率、广连接、高可靠、低延时等特点的5G技术,随即为实现“万物互联”的产业互联网时代提供了方向。

2019年6月,工信部正式发放5G牌照,标志着我国5G商用时代的到来。当前,我国已经在5G基站、终端等领域具备了先发优势,但芯片环节仍是关键性制约。

下一步,我国将在芯片等“卡脖子”的科研领域加大资本支出、加快补齐短板,力推5G产业成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坚实支撑,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万亿元以上。

三是新材料产业。

新材料是战略性、基础性产业,是高技术竞争的关键领域。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先后制定新材料产业发展指南等政策,实施“重点新材料研发及应用”重大工程,新材料产业总产值由6000多亿元增加到3.1万亿元,增速基本和全球保持一致。

但相对发达国家,我国新材料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超过30%的关键材料领域仍属空白。对股权基金而言,未来应当聚焦化工、钢铁等先进基础材料,稀土、先进半导体等关键战略材料,以及3D打印、石墨烯等前沿新材料,从而提高关键材料的综合保障能力,致力于实现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赶超跨越。

四是生物产业,五是数字创意产业,这两大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前沿技术产业亟待新资本的进入,以期吸引更多全球产业链相关企业落户中国、加入区域产业链集群,进而打造战略新兴产业链集群。


结语:


时值资本市场迎来新机遇、新使命、新方向的崭新历史时期,为了充分发挥股权基金的投资潜能,黄奇帆建议——

未来应充分发挥各级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撬动作用,大胆放权给专业的GP团队;同时适当给予股权投资基金以税收优惠,并严格施行“负面清单”管理,杜绝非法集资、名股实债、固定收益回报、高息放贷和投机活动等金融乱象,推动资本市场稳步发展。


「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9月9日-11日 即将开


2020年9月9日-11日,《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将携手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将齐聚厦门,举办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并作为“2020厦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平行论坛之一,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黄奇帆会发表主题演讲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