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新业态:崛起的单兵基金

这两年美国的风险投资行业出现了一个新的业态,一级市场的投资行业经历过几次周期,逐渐成熟了,GP、LP的关系也走向了一个新的时代。

有些顶级机构的重要GP跟传统LP们的关系很好,他们有着专业的投资判断框架和完整的基金流程管理能力,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做个团队,多投几个投资经理推过来的项目并不会给基金回报带来本质差别,因此一条龙地自行拉群、陪聊、call款,出来单干,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 
有别于传统的个人天使投资人,这群人并非使用个人资产进行投资,虽然出来单干,但是依然遵循着传统的基金回报模式与架构,另一方面,他们又是顶级机构的重要合伙人,标准的机构投资人,只是不招其他员工。所以我把他们称作“单兵基金”,而非“个人天使”。

溯元育新团队丨作者

溯元育新丨来源



一种并不常见的投资角色正在蔚然成风

Notion 2019年的时候以8亿美元的估值做了一个大天使轮,融了1000万美元。比较罕见的是,在他们的投资人中,没有机构投资者的身影。领投的几个人也不是传统的个人天使,而是顶尖机构的前合伙人/前高管:Daniel Gross是前YC合伙人,Josh Kopelman是First Round Capital创始合伙人,Lachy Groom是前Stripe高管。
这意味着什么?
天使投资人一直都是企业融资生态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但过去几年,越来越多个人投资者不满足于早期阶段投资,转向A轮或更后轮次。他们不仅使用自己的资金,更设立deal fund和基金向传统LP们募资。
而且这些个人投资者不仅会随机构跟投,更会和机构争夺领投权,在企业和传统机构合伙人接触前,抢先和他们签TS。这些人既不是我们所认知的天使投资人,也不是风投机构,准确而言,这群新出现的投资者,应该叫“单兵基金”。
溯元观点:越来越多个人投资者不满足于早期阶段投资,转向A轮或更后轮次。他们不仅会随机构跟投,更会和机构争夺领投权。

从天使投资人,到超级天使,再到单兵基金

十年前,“超级天使” 一般指代那些曾经是天使投资人,后来组建小型机构的人。他们包括后来成立Felicis Ventures的 Aydin Senkut,创立Thrive Capital的Josh Kushner(川普女婿的亲弟弟)等等。但也有一些人保持独立,比如前ebay副总裁Michael Dearing,和Instagram早期投资人Steve Anderson。
超级天使在维基百科上,被形容为只关注A轮前融资的投资人。但不少投资者过去十年都开始打破这一定义。Twitter 2013年上市前,拥有最多17.9%股权的外部投资者,是一个叫做Rizvi Traverse在当时不为人知的机构。
后来人们才发现这一机构是Twitter早期投资人,超级天使Chris Sacca和名叫Suhail Rizvi的朋友秘密设立的。他们从石油巨头和中东的王室成员那里筹集了10亿美元,在推特pre-IPO阶段买进了市场上他们能买到的所有二手股,获得超过50亿美元回报。单兵基金们追逐的便是这样规模的成功投资。
Baselin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Steve Anderson说Sacca这一招 “重新定义了投资二手股份的方式,很多他用的交易结构和条款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而Sacca正是由超级天使,茁壮生长成单兵基金的典型。

在A轮乃至后续轮次,都能和VC机构竞争领投位置的新角色

单兵基金有哪些特征?
1.他自己就是一支基金团队;
2.单兵的形象 = 基金的品牌;
3.单兵基金募资和投资额都比 “大天使轮”投资者高得多:募资额在5000万美金左右,单笔投资金额约为500万美元;
4.他们在种子轮,A轮,乃至更后轮次,都能和其他VC机构竞争领投位置。
单兵基金的优势显而易见。他们可以快速做出投资决策(不用说服其他合伙人);可以更加专注地探索新投资机会及帮助被投公司(不用像机构合伙人那样维护复杂的内部关系);在分配董事会席位和股权份额上也更加灵活。
溯元观点:单兵基金决策时无需说服其他合伙人,也不用维护机构复杂的内部关系。因此可快速作出决策、专注探索新机会,及帮助被投公司。

并非是个人天使,也不是投资机构,但确实是机构投资人

前GGV合伙人Semil Sahah提到过:如果说2010年代属于Felicis Ventures,Costanoa这样新崛起风投机构;接下来十年,受到LP们大力追捧的专业个体投资者(单兵基金),将和传统VC在A/B轮正面对决。
如今,包括 Semil Sahah在内,有很多向LP募资的个体GP:他们符合单兵基金部分属性,但不是全部。他们大多数人的基金规模都不大,难以支持他们在A轮领投,所以只能做种子轮和pre-seed投资。这些投资者更像是十年前的“超级天使”。
也有一些人走上了组建团队的道路,这样他们就不会在未来成为单兵基金。
这也凸显了单兵基金发展的关键问题:这种模式该如何扩大规模?时至今日,风险投资仍是个很难规模化的业务。当你独自经营时,就更难了。
溯元观点:接下来十年,受到LP们大力追捧的专业个体投资者,将和传统VC在A/B轮正面对决。
而在单兵基金遇到瓶颈前,观察他们最多能管理多少资金和公司,非常有意义。
不过,无法规模化可能反而给单兵基金带来利好。当风投行业基金规模水涨船高,单兵基金明确的规模上限,反倒能吸引部分LP,因为保持一个精品的规模,GP能够更加专注为LP赚取回报,不靠管理费而是靠carry赚钱。
也有观点更前卫的LP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单兵基金都会是传统风投机构的最大威胁。
在这个LP看来,个人品牌对风险投资的重要性会一直攀升。越来越多企业家选择投资人时,更多考虑的是两人私人关系、投资人的形象和见识,而非他来自哪个机构。
按这样的逻辑发展,投资人的品牌便决定了机构的品牌,而这正是单兵基金的要素之一。

风险投资新的一页,和一些充满未知数的问题

和传统机构相比,个体投资者可以更快做出决策。创始人也只需要和利益取向相同的一个投资人对接。且双方在股权比例、董事会结构和席位的分配上,可以脱离机构机构条条框框,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且由于个体基金规模有上限,个体投资者可能获得更高比例的回报。
当下,我们还处于单兵基金发展的早期阶段,许多问题仍是未知之数:
· 为什么单兵基金会在当下时刻崛起?
· LP们还会像支持超级天使基金那样,支持单兵基金吗?
· 企业家会否因为风投机构同质化,转而和决策更加简单的个人投资者合作?
· 创业者们是否真的不在意机构所提供的 “投后服务”?
· 单兵基金会有能力像传统机构一样,在后续轮次不断追投吗?
· 经济下行的苦日子来临时,单兵基金有承受能力吗?
· 他们可以像传统机构那样为公司搭建退出渠道吗?
· 单兵基金的崛起,会改变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在投资时的合作关系吗?
欢迎在文末留言与我们讨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评论

表情

All 0
  • 暂无

相关文章